精彩小說盡在碧柔小說 - 免費繁體TXT小説線上看!

小說首頁

首頁 > 現代言情 > 毒妻難為 > 第一章 枉死

第一章 枉死

蕭懷瑾

入夜,一片靜謐,一輪彎月獨掛在夜空中,月光照射在大地上,一切猶如披上了霜,偌大的越王府中各處皆各自安歇,府中侍衛來回走動巡邏。

   前院,守門的小廝正在打瞌睡,突然一聲響動將小廝驚醒,一個黑影自他身前跑過,小廝愣了一會,大聲叫喚,有刺客。

   小廝的叫喊驚動了其他人,瞬間府中燈火通明,下人們一路追蹤賊人到西角的一個院落外。

   眾人面面相覷,正當所有人猶豫不決時,其中一個膽大的侍衛直接一腳踢開了大門,巨大的聲音將院內的下人吵醒。

   一個身着綠裳的丫鬟匆匆跑出來,「你們夜闖錦瑟院所謂何事?不知道王妃正在歇息嗎?當心我告訴王爺治你們的罪。」

   為首的侍衛上前一步,「剛才有刺客闖府,我等奉王爺之名搜查刺客,望綠籮姑娘不要刁難。」

   喚做綠籮的丫鬟皺了皺眉,「不行,這是王妃的院子,任何人不許進入。」

  「本王到要看看本王能不能進去,給本王搜,一隻蒼蠅也不能飛出去。」

   越王夏景文快速走來,身後跟着一群人。

  「是」 

   得到了命令,侍衛們魚貫而入,綠籮阻攔不得,反而險些被推倒。

   不一會兒便有侍衛來報,「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地方,只是王妃的屋子沒有搜查。」

   綠籮這才反應過來,這麼大的聲音,而王妃的屋子什麼動靜也沒有,綠籮焦急朝裏面看去。

  「走,去王妃的屋子。」

   綠籮眼角一跳,像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綠籮心中不停安慰自己,不會的,王妃沒事。

   侍衛推開了房門,夏景文先入內,下人們緊跟着進去。

 進去那一剎那,所有人的傻眼了,綠籮獃獃的望着床上,手抑制不住的開始發抖。

   只見床上躺着兩個人,其中一個是王妃蕭懷瑾,另外一個分明是陌生的男子。

  「愣着幹什麼,給本王把這對狗男女抓起來。」夏景文咬牙切齒,聲音充滿暴怒。

   幾個侍衛衝進去,將床上還在酣睡的兩個人抓起來,一番折騰兩人都沒有醒來,侍衛端來一盆冷水澆下,蕭懷瑾夢囈一聲,幽幽轉醒。

   看見站在身前的夏景文,剛想問怎麼回事,卻發現自己渾身濕透,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夏景文彎下身子,左手用力托起蕭懷瑾的下巴,「蕭懷瑾,本王的好王妃,本王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懷着孕還紅杏出牆。」

   說完厭惡的收回了手,抽出絲帕仔細的擦乾淨手後,隨手將絲帕扔在地上。

   紅杏出牆?蕭懷瑾腦中一片混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抬頭環顧四周,一個五花大綁衣衫不整的男子正在瑟瑟發抖,低頭一看,自己同樣衣衫不整。

   蕭懷瑾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急忙開口,「王爺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

   「王爺親眼所見,姐姐還想解釋什麼。」

   人未到語先至,只見來人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挽迤三尺有餘,使得步態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絲挽成墮馬髻,頭上插着金步搖,一顆拇指大的明珠垂在額頭,在月光下徐徐生輝,更稱得人花容月貌,如同神妃仙子。

   夏景文皺了一下眉頭,「寧兒,你來做什麼?事很快就結束了,你先出去吧。」話中是說不出的寵溺。

   「寧兒聽到有刺客擔心王爺嘛,只是沒想到,這次姐姐真的是太過份了,居然紅杏出牆。。。。。。」蕭懷寧幽幽地說道,眼中卻充滿了幸災樂禍。 

    看着兩人樣子,蕭懷瑾一片恍惚,以前綠籮一直說蕭懷寧看夏景文的眼神不對,讓自己多多提防,但自己一直以為和蕭懷寧姐妹情深,蕭懷寧不會作出出閣的事。

   「來人,將這個姦夫拉出去,五馬分屍,挫骨揚灰。」

瑟瑟發抖的男子吃驚的抬頭,卻來不及說一句話便被堵上嘴拉了出去。

其餘人心驚膽戰,撞見了王妃的好事,王爺豈會繞過他們,一時人人自危,暗恨自己不該來淌渾水。

「姦夫死了,姐姐怎麼辦呢?姐姐肚中的孩子只怕也是個野種。」

   站在一旁的綠蘿再也忍不住,護在蕭懷瑾的身前,「四小姐你血口噴人,小世子明明是王爺的子嗣。」

   「主子說話,哪有奴才說話的道理,姐姐,妹妹今日就幫你教導下人,來人,拉出去,杖斃。」鮮紅嘴唇中吐出的話惡毒無比。

蕭懷瑾這才回過神來,苦苦哀求道,「王爺,看在綠蘿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求你放了綠蘿。」

夏景文不為所動,蕭懷寧眼珠一轉,「不用拉出去了,就在這兒行刑吧。」

    立刻有下人過來將綠蘿按在地上,綠蘿慘叫一聲,幾十板子之後,就只剩下出的氣兒。

    蕭懷瑾咬咬牙,眸光一閃,握緊拳頭快速沖了上去,卻只碰到蕭懷寧的衣角就被踢了出去,手中的發簪也落在地上。

   越王摟着蕭懷寧,焦急問道,「寧兒你沒事吧,她有沒有傷着你?要不要叫太醫?」

   蕭懷寧頭倚在夏景文的胸前,雙頰緋紅,似不好意思,「姐夫,我沒事,姐夫不用擔心。」看向蕭懷瑾時眼中儘是得意。

   夏景文鬆了一口氣,「來人,灌落子湯。」

青衣婆子拿着一碗漆黑的葯進來,一個人按住蕭懷瑾,另外一個人灌藥,蕭懷瑾動彈不得,葯滑入喉嚨,嘴中儘是苦味,淚水止不住的下流。

   「啊。。。」痛苦的**自口中溢出,腹中絞痛難忍。

   「王

章節 設置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 枉死 第二章 重生

設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