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36同學聚會,丈母娘是我初戀
36同學聚會,丈母娘是我初戀 連載中

36同學聚會,丈母娘是我初戀

來源:google 作者:心隨雲飄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御北辰 都市小說 顧陌離

36高中同學聚會,班長要求所有人帶上家眷聚會這一天,消失了20年的御北辰突然出現只為看一眼他那20年未見的初戀女友顧陌離:這些年怎麼樣?成家了嗎?御北辰:沒有!剛交了一個新女友顧陌離:唉!我女兒都是二十歲了你可得加油喲,你該不會還沒忘了我吧?這話問得御北辰一臉苦笑剛說完,顧思君驚艷的走了出來媽,親愛的你們怎麼都在這裡?展開

《36同學聚會,丈母娘是我初戀》章節試讀:

御北辰除了讀心術,還有一些超於常人的能力。

也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特殊的能力,他創辦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

希望有朝一日與父母團聚,不會再因為這些身外之物而煩惱。

顯然,御北辰做到了。

三年時間,莫妮集團從一家小小的門店,搖身一變成了陽城數一數二的上市公司,市值總額高達幾億元。

公司員工數以萬計,一大半都是陽城的青年才俊。

當然,這些都歸功於他這些驚人的特殊能力。

平時,就算不去公司,也不會出什麼亂子。

所有大小事務都交給了秘書,自己則當起了甩手掌柜。

不在公司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遊戲人間。

昨夜與自己一度春風的女子,就是他尋覓而來的獵物。

雖然美麗動人,且落落大方,但他從未為了誰而動情。

都是一夜風流後,拿錢給打發掉。

就算再美麗,再優秀的女子也只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眼前遇到的這位,名叫周景琰的男孩,很明顯觸動了他的心弦。

讓他想起了這一幕幕往事。

稍作停留後,便開車帶着他往醫院方向而去。

路上,也得知了周景琰家裡的一些情況。

在御北辰眼裡,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不算事。

何況周景琰跟曾經的自己遭遇很像,也算是一種緣分。

來到醫院交完了錢,讓醫生給安排了最好的病房,跟周景琰交代了一番後,便離開了醫院。

正在考慮去哪的時候,突然接到秘書的電話。

想必是遇到一些她搞不定的事情,不然一般情況秘書是不會給他打電話。

開着車,一會就到了莫妮集團。

公司門口的保安,看見御北辰的車子一出現。

便迅速的跑上前,接過車鑰匙,幫他把車子泊好。

莫妮集團是一家大型內衣、**生產銷售一體化的大型集團公司。

在陽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這家公司的主人就是御北辰。

「總裁好!」

大廳內的員工紛紛恭敬的朝他問好。

御北辰走向了專屬電梯,直接往18層總裁辦而去。

「王小姐!您不能坐那個位置,這是御總的位置…」

「怎麼?你一個秘書是不是有點多管閑事了?」

女子一副心機婊的嘴臉。

「沒,沒有!這是御總交待的,請您不要讓我為難…」

啪!

秘書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得有點懵。

右手捂着臉,心中的委屈無人可知。

「你個狐狸精!別佔著有幾分姿色,就在本小姐面前耀武揚威…」

說完,王小姐便直接坐在了總裁座位上。

「請你讓開,御總馬上就來了…」

秘書依然倔犟的捍衛着總裁寶座。

因為這是御北辰在兩年前,她入職時交代的。

秘書一直當作聖旨一般,銘記於心。

顯然這位王小姐壓根沒有當回事。

不屑道:「哼!本小姐都懷了你們御總的孩子,坐個座位怎麼了?

等你們御總來了,我讓他第一個把你給開除掉。」

聽到這個消息,秘書感覺天塌了一般。

他們御總在她眼裡猶如神一般的存在。

她對御北辰既崇拜又喜歡,當然也只是單相思。

不過,她從來沒有聽說過御總有女朋友或者老婆。

難道這位王小姐真的是…?

想到這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癱軟的坐在地上,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

這時。

推門而入的御北辰看到總裁辦公室里的這番景象。

還以為走錯地方了,再三確認了一遍,發現並沒有走錯。

走到了面前,道:「琳娜!發生了什麼,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看到御北辰出現,秘書琳娜哭的更加傷心了。

「嗚嗚嗚…」

她覺得從今天過後,再也見不到她朝思暮想的御總了。

御北辰眼裡只關心琳娜去了,沒注意到自己座位上的女子。

「辰哥哥!您來啦,你快幫我把這狐狸精給開除了,她欺負我…」

王小姐看到御北辰出現,迅速從座位上跑到了他面前。

用撒嬌的語氣惡人先告狀。

啪!啪!

御北辰聽到這話,毫不猶豫的給了王小姐幾巴掌。

臉上瞬間紅腫了起來,嘴角處鮮血淋漓,俏媚的臉蛋破了相。

御北辰心裏清楚,琳娜那麼善良可愛。

連一隻螞蟻都不願意傷害,何況欺負別人。

他一直把琳娜當成妹妹看待,也無比的信任她。

「嗚嗚嗚!我不活了,你個負心漢。我懷了你的骨肉,你竟然幫一個外人打我…」

王小姐強忍着疼痛,開始了精彩的表演。

然而,御北辰絲毫沒有理會她的意思。

彎下腰,將琳娜扶了起來。

把她擁入了懷中,安慰道:「傻姑娘!我的好琳娜不哭了,我給教訓了那個不長眼的了…」

琳娜聽到這句話,頓時心花怒放。

「我的琳娜?御總說我是他的…」

小臉羞紅,將御北辰抱得更緊了。

御北辰輕輕將她抱起,往沙發旁走去,姿勢非常的曖昧。

隨後走到了王小姐面前。

見狀。

「嗚嗚嗚!你讓我去死吧,我不活了。」

說著就要往牆上撞去。

御北辰就這樣看着她表演,等了半天,也不見她下一步動作。

想着早點打發掉眼前的女人,便開了口。

「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叫王嫣兒吧?」

「你個負心漢!虧你還記得我的名字,你可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嗚嗚嗚!」

看着王嫣兒做作的表情,御北辰不想再跟她糾纏下去了。

「說吧!要多少錢…」

一聽到御北辰提錢,王嫣兒停止了哭泣。

「你不僅打我,還如此羞辱我!難道你連你的骨肉都不要了嗎?」

唰唰唰!

一番操作行雲流水,一張支票丟在了王嫣兒面前。

「拿着錢滾蛋!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王嫣兒低頭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數字。

心情不悅了起來,拿起支票當著御北辰面撕掉了。

「我不要你的臭錢!你快活完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你今天不給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一個交代,我就不出去…」

一副撒潑打滾的模樣,令御北辰厭惡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