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710141
710141 連載中

710141

來源:google 作者:盛不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燁 童晗

童晗是祁氏總裁的正牌妻子,卻也是他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的這段婚姻是她一個人的獨展開

《710141》章節試讀:

這幾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謐下葬那天也有着毛毛細雨,很多人都跟着來了。
祁燁說什麼都要按着童晗讓她跪在安謐的墳墓面前,像是鐵下心讓她跪到死。
童晗掙扎着,卻被男人狠狠甩了一巴掌,「少來裝什麼無辜,你最沒資格裝無辜!」
童晗忍着疼,忽然間就笑了。
細雨中,女人笑得細長而絕望,祁燁不管不顧上前狠狠一腳踹在她嘴角,童晗整個人翻滾出去,嘔出一口血來。
祁燁的皮鞋出現在她的視野里,她望着他,忽然間心裏就沒了那種感覺。
多狠啊,這樣的男人,到底是自己錯了…… 錯就是錯在愛上他!
童晗咬牙,「你別想我對着她下跪!」
「你犯下的罪,跪都是輕的!」
男人暴怒着拎起她,又狠狠將她摔回地上,可是童晗沒喊一聲疼。
她笑了,「你在外面一堆情人小三我當做看不見,你天天新聞報紙傳緋聞我也當不知道,我這個妻子做得跟條狗一樣,你做人有沒有一點良心?
我對安謐起殺心?
她安謐算什麼人?
比家世比學歷比背景,她抵得上我童晗一根手指頭?」
「你總算露出真面目了……」 祁燁拿鞋尖挑起她的臉,「我今天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話音剛落,門口就出現了一排**,在童晗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衝上前,將她按住,乾脆利落地套上了手銬。
看着手上鐐銬的時候,童晗忽然間全身都開始掙紮起來,「你們放開我,你們憑什麼抓我?
!」
「殺人兇手!
殺人兇手!」
「呸!
還是童家小姐呢!」
「喪盡天良!
真是人心險惡!」
「祁少有這麼個老婆真是倒霉!」
記者和鏡頭齊齊對着她,將她的驚慌失措悉數捕捉在內,童晗慘白着臉,像是丟了魂一般,「誰讓你們抓我的?
誰?」
「呵?
你覺得,沒有十足的證據,在這個法制國家,他們會隨便冤枉你嗎?」
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轉過身來的時候他手裡捧着一個骨灰盒,穿着一身高級定做的西裝,如同帝王一般重新回到童晗的視野里。
童晗紅了眼睛,「祁燁,你派人抓我?」
祁燁似乎是笑了笑,「我只不過還給安謐一個真相。
警方和我一起看了監控錄像。」
「真相?
真相?」
童晗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一般,忽然間開始大笑起來,所有人都在指責她,又顧忌她現在癲狂的樣子,直播鏡頭將她這般瘋魔的模樣統統拍了下來,十三億人,她在十三億人面前像個惡鬼。
手上的手銬被她掙得作響,童晗衝著祁燁大喊,「祁燁!
你這個人有沒有一點良心!
五年夫妻情誼,哪怕是條狗也不會讓人這麼侮辱!」
「侮辱?」
祁燁上前,一把扣住童晗的下巴,「是你自己做的罪行,怎麼能叫侮辱?」
「我說了沒有,你憑什麼抓我!」
童晗慘笑一聲,最後的掙扎已經改變不了什麼,在他眼裡印出的自己,怎麼看怎麼可笑。
啪的一個巴掌,熟悉的刺痛感襲來,童晗滾落大顆的眼淚,忽然間,她兩隻手一把搶過祁燁手裡的骨灰盒,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它打落!
「祁燁,我告訴你,這輩子,我都不屑去做那種事情!
你不信我便不信我,但我絕對不會容忍一個死人騎到我頭上來!
你早晚會有報應!」
祁燁發瘋一般怒吼一聲,將童晗死死掐住,「你怎麼敢,你怎麼敢!」
「殺了我啊!」
童晗慘笑一聲,「你這麼信她,甚至不顧我的清白,你還有什麼做不出來?
你不就是仗着我愛你嗎!
你不是要誅我的心嗎!
來啊,反正我心上都千瘡百孔了,也不介意你再補一刀下去!」
**上前將童晗用力拖下,拖着她拽向警車。
大家看着一場鬧劇,看着那個面容俊美的男人臉上猙獰恐怖的表情,只覺得人心惶惶。
祁燁死死盯着童晗的背影,「童晗,你這輩子拿來贖罪都不夠!」
童晗大笑兩聲,眼淚生生逼了出來,「祁燁,你會後悔的!
沒準安謐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你的種呢!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對不起我……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間下起了大雨,冰冷的雨滴落在每個人心頭。
頃刻間越下越大,如同老天動容震怒!
滔天大雨劈裂她的身軀,童晗被按入車內,發瘋般的笑聲卻止不住地傳出來,扎在下葬現場每個人的耳朵里!
「祁燁,我若不死,我只願再也不要見到你,我若死,這便是我無上的幸運!」
百無一用是情深,不屑一顧是相思!
她明白了,她終於明白了!
祁燁根本沒給她留活路,離了婚,就把她關進監獄,一輩子,她都為她的愚蠢付出了代價!
童晗笑得咳血,警車窗戶被搖下的時候,無數鎂光燈照過來拍她這副瘋癲的樣子。
可是她卻不管不顧,視線死死鎖住祁燁。
「我錯了。」
她忽然間就沒了鬧下去的力氣,她說,「祁燁,我發現我真的做錯了……」 祁燁上前,剛想說什麼,卻見女人抬起頭來,無神地看向她,整片世界都在她眼裡慢慢摧毀着,「祁燁,我做的最錯的事情就是愛上你……」 五年婚姻,五年的愛戀,一夕之間,化成碎片!
他當真是半分信任都沒有給予過他,所以這樣殘忍無情,將她打入地獄,將她的全部付出都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祁燁,你這輩子,欠我太多!
警車在暴雨中開過,童晗的嘆息如同很快就被雨水打散在空氣中,就如同她最後那一眼,虛無縹緲而又絕望麻木,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明明該是高興的,替安謐報了仇……可是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祁燁倒退了兩步。
背後有風呼嘯而過,冰冷雨水落在肩頭涼進心裏。
當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心口為什麼就像是缺了一塊,聽着她這樣喃喃自語,彷彿針扎一般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