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90後風水師
90後風水師 連載中

90後風水師

來源:google 作者:塵二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十一 趙曼

一眼看富貴,兩眼斷生死從看出女神有災禍開始,李十一踏上了一條無法回頭的死亡之路展開

《90後風水師》章節試讀:

  我怎麼也沒想到,趙曼的新家在千思湖!

  「李十一,你怎麼了?臉都青了。」趙曼見我臉色不對,不安道。

  我好一會兒才穩住神搖搖頭,這些事不能與外人說,我得自個兒琢磨。

  我就沒跟她多說,下樓叫個車趕緊回家。

  一路上我越想越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感覺渾身不自在,彷彿有人在拽我似的。

  回家後一晚睡得也不安寧,夢裡老感覺被人拽着,一直往下沉,涼颼颼的,我還夢見了紅毛綠眼的爺爺,就在窗外看我。

  早晨驚醒,我頭痛腦殼暈,忙到鏡前一看自己臉面,不由大吃一驚。

  我印堂有黑線,臉上泛青,下眼瞼呈現三角形的黑圈,這是中邪了!

  老話說印堂發黑臉發青,不是腎虛就是精。這裡的精是指精怪,說白了就是鬼。至於下眼瞼呈三角形,那是眼中神光開始消散的跡象,一般人熬夜兩三天也會這樣,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我睡飽了一整夜也這樣,那八成是中邪了。

  千思湖果然是我遭遇大難的地方,我昨晚去了一趟,中邪了!

  暗中有陰邪鬼魅纏上我了,這就是我本命年的大劫,撐過去就一生平安,撐不過就得翻開我李家的《天地太清神鑒》,徹徹底底繼承爺爺的衣缽。

  我心裏難安,一時半會都穩不下來。

  這時趙曼給我發來了語音,說她出發去退房了,問我住哪裡她開新車來接我。

  她又要把我接去千思湖了。

  對正常人來說,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是打死也不敢去了,但我知道,我沒有回頭路了。

  爺爺算出來的大劫應驗了,而我中了邪,如果就此逃避,那必死無疑。

  必須將邪祟送走,如此才能安穩,所以,千思湖不去也得去。

  我深吸一口氣,跟趙曼說了租房地址,同時要她去買幾樣東西,不買到就不去千思湖了。

  趙曼哪兒敢不買,她一小時後才來接我,東西都買齊了。

  「香燭、筷子、紙錢、糯米、雞公碗都買到了,我們走……」趙曼一下車就急切道,不過見我面色不對不由岔了話,「李十一,你臉色怎麼……」

  「昨晚沒睡好而已,走吧。」我擺擺手,利索上車。

  趙曼就開車帶我去千思湖。

  很快,我們又到了千思湖小區,趙曼要直奔售樓部,我說別急,我得先看看你那房子到底怎麼回事。

  「不是撞煞嗎?」趙曼還以為事情解決了,只想着退房。

  我心想要是撞煞,我能中邪嗎?

  這場劫難不是趙曼的,而是我的,她只是個引子。

  「你別問了,總之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我板起了臉,趙曼沒有多問,開車回到了她那小洋樓。

  到了小洋樓趙曼又開始怕了,眼巴巴望着我。

  我說你拿着東西跟我上去,她就提起香燭等物,提心弔膽跟着我進去。

  由於是白天,我眼光亮堂,一眼掃過去,將小洋樓的布局收入眼中。

  從一樓開始,一直看到了三樓,都沒有任何問題,這房子後有山前有水,是個好地方,怎麼著也不該引來邪祟,還讓我中了招。

  不過走到三樓半,也就是小閣樓的時候,我目光一凝,盯着那大玻璃窗看了起來。

  這大玻璃窗得有兩米長,裝上玻璃就成了星空窗,夜晚可以在這裡看星星,講究一個浪漫。

  這小閣樓我昨晚可沒有看過。

  「這星空窗是個賣點,我就是看中了這個窗,晚上在這裡睡覺多愜意。」趙曼道,眼中有點小資女人的情調。

  我不說話,站在窗邊看了看外面,那外面就是小區邊緣了,靠着一座可以登爬的山,這會山上還有人在散步。

  沒有問題,很不錯的風水格局。

  但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我尋思了一下,回身又看屋裡,發現這小閣樓廳口不過一米五左右,左邊是樓梯,右邊是牆體,過道還不如窗戶寬。

  我當場臉色一沉。

  趙曼好奇道:「李十一,怎麼了?」

  「你家開了陰門,人邪祟天天擱你家串門呢。」趙曼家宅布局不好只是小問題,這陰門才是大問題!

  「什麼是陰門?」趙曼還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我指着星空窗道:「這星空窗就是一個門,這過道就是廳,窗寬廳宅,前寬後窄,形成了陰宅格局。」

  「啥又是陰宅?」

  「就是墳墓!」

  趙曼嚇得一哆嗦,不自覺拉住我的手。

  「墓……那……那更要退房了,我的錢……」趙曼語氣不利索了,還想往下面跑,不肯面對星空窗。

  我心想要是能退房跑路就好了,可我中了邪,能跑哪裡去?

  「你去往雞公碗里打半碗水,捧上來,快點。」我喝道,事關生死,我可不對趙曼溫柔了。

  而且她現在怕了,我得吼她,這叫怒目金剛,震懾邪祟,讓她保持冷靜。

  趙曼又是一哆嗦,趕緊從袋子里取出雞公碗,跑去打了半碗水。

  我則把香燭、筷子、紙錢都取了出來,等趙曼回來了,我把雞公碗放在地上,然後在旁邊點燃香燭和紙錢。

  趙曼不安地看着我,想問話。

  我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再說話了。

  眼看香燭和紙錢燒得旺,我抓起三根筷子,用右手輕輕扶着,立在了雞公碗的清水中。

  這叫立筷問鬼,如果真有鬼,我鬆手後筷子會立着,這個辦法比用羅盤精準了幾十倍。

  這也是我第一次用這個法門,難免緊張,先深吸一口氣,然後才開口:「攔了你的馬路,撞了你的橋頭,不管你是撞死的、弔死的、溺死的,燒死的……無意衝撞,不要見怪。既然找到這裡了,就獻你點水飯,你安息吧。」

  念完了詞,我當即鬆手。

  一瞬間,彷彿腦袋插進了大雪地里,我渾身上下冷得一哆嗦,空氣驟然陰冷無比!

  再看那三根筷子,竟是全部立着,彷彿清水中有東西托着它!

  趙曼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

  我也驚得不輕,立筷問鬼,還真問到鬼了,就是這鬼讓我中邪了!

  我趕忙下一步,將糯米取出來,撒在了雞公碗四周,同時念念有詞:「靈界的朋友,小弟家貧,吃了這口飯,喝了這碗水,就去別家吃吧。」

  這話一落,糯米迅速變黑,連袋子里沒有取出的糯米都變得跟黑炭一樣。

  趙曼看着這一幕,嚇得大氣不敢喘,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又深吸一口氣,抓起雞公碗將清水往肩後一倒:「吃飽喝足,掃你到abc 門外!」

  一陣風從肩頭吹過,我鬆了口氣,那邪祟走了。

  我不由一屁股坐下來,這是我第一次驅邪,真刺激。

  趙曼已經要嚇暈了,抖着腿說快走吧李十一,我怕。

  「怕什麼?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又喝了一聲,然後穩住神往樓下走,那些物件全不要了。

  趙曼也跟着我跑,沒跑幾步,我忽地聽見了異響,不由回頭一看。

  這一看我頭皮發麻,渾身炸毛。

  因為筷子全立了起來,包括剛用完的三根和袋子里的一把,全立着敲地板跟升堂一樣。

  趙曼也回頭一看,當場嚇暈過去。

  我暗罵一聲,扛起她就跑。

  等跑到小區道上,站在陽光下我才感覺身體有了溫度,趙曼則還在昏迷。

  「醒醒!」我猛掐趙曼人中,她迷迷糊糊醒來,一把抱緊我,在我懷裡不肯下來,半響才顫聲道:「那是啥?」

  「一大群鬼擱你家串門,邪乎。」我說著,隔着幾十米看小洋樓的三樓陽台,看了一會兒忽地明白了。

  剛才我計較着陰宅,以為是有邪祟住進來了,還讓我中邪了,送走就是了,卻忽略了陽台。

  三樓陽台跟閣樓星空窗雖然不是同一層,但空間位置上是正對正的,一條直線斜着畫就能連上窗和陽台。

  這叫窗戶對陽台,不請鬼自來。

  不過鬼是來了,但又走了。

  陰門入,陽台出。

  說白了,趙曼這小洋樓只是個中轉站,人家邪祟擱她星空窗進來,再從陽台出去,一個接一個,所以我請走了一個鬼大爺,還有千千萬萬個鬼大爺。

  鬼大爺們見我餵了一位,就全想吃,立着筷子叫我喂飯呢。

  我甩了一把汗,心想有驚無險,我這邪應該是驅了,那吃我飯的鬼大爺就是讓我中邪的,我一來它肯定最先擱旁邊蹲着,它能感應我的陽氣。

  不過千千萬萬個鬼大爺為啥要在這兒中轉呢?

  我盯着陽台又看了一會兒,然後轉身看千思湖。

  千思湖波瀾壯闊,雖然是人工打造的,但完全不亞於公園裡的大湖,湖上小橋涼亭好幾個,是個賞風賞月的好去處。

  鬼大爺們從陽台出,只能跑湖裡去。

  鬼沖湖?餵魚呢?

  怪了。

  正想着,旁邊趙曼忽地指着我的眼睛道:「好紅!」

  我當下一驚,掏出手機相機看看,果然看見了眼球里密密麻麻的紅血絲。

  而且下眼瞼的三角黑圈並沒有消除。

  我心想完了,我讓鬼大爺白蹭飯了,它壓根不是讓我中邪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