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的囚籠
愛的囚籠 連載中

愛的囚籠

來源:google 作者:悠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心悅 現代言情 陸志恆

一個是錯信人渣,及時止損的溫柔女人;一個是深陷泥沼,努力擺脫黑暗的硬漢男人;柳心悅遇到陸志恆,是命運的牢籠還是靈魂的互相救贖……展開

《愛的囚籠》章節試讀:

雖然秋天的風不是冷的,但在此刻也涼透人心。

柳心悅穿着睡衣跟拖鞋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着,看着萬家燈火,卻不知自己該去何處。爸媽那是不能回去了,自己跟楚益康的事情真不知道怎麼說,婚事自己也是同意的,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情,是自己識人不清,現在回去只能讓他們擔心自己。

不知不覺走到了慧一寵物醫療美容醫院,這是柳心悅的好朋友李慧一,在市中心開的一家24小時營業的,高級寵物美容醫院。裏面包含了寵物美容、寵物游泳、寵物洗浴還有寵物美食城、寵物醫療。總之,市內所有的有錢人或者條件好的家裡的毛孩子,都會去她家。

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熱烈的迎接,「女士您好,歡迎來到毛孩子的家……」還沒等迎賓小姐說完,柳心悅打斷她道:「我找你們老闆」。

迎賓小姐看了看身穿睡衣的柳心悅微笑着說道:「我們老闆不在,要不女士您明天再來?」一看就是新來的,不然寵物醫院的所有人都認識柳心悅。

柳心悅看了下手機屏幕的時間已然是凌晨3點,現在的李慧一應該剛到家才對。於是毫不猶豫的撥通了李慧一的電話,「嘟……嘟……小六子呀,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太想我這膚白貌美大長腿啦」,剛接通電話李慧一那自戀又不正經的聲音便傳了過來,還伴隨着那震耳欲聾的車載音樂。因為柳心悅的姓氏柳字跟六差不多的讀音,所以自打認識的那天起,李慧一就喊柳心悅為小六子。

「見面再說吧,你在哪」柳心悅有氣無力的說道。

聽着柳心悅聲音的不對勁,李慧一正色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不過20分鐘,只見遠處一輛粉紅色邁凱倫伴隨着聲浪高速飛馳而來,精準的停在了寵物醫院的門口。

車門打開的瞬間一雙粉色高跟鞋邁了出來,高挑的身材,白色的緊身性感連衣裙,齊腰的奶茶色性感**浪,潔白的皮膚。此刻的柳心悅一身睡衣蓬頭垢面,跟李慧一一比,簡直就是掃地大媽跟性感女神的對比。

「我說你不是吧,怎麼這身打扮就出門了,出什麼事了?你沒事吧?」李慧一走向柳心悅,擔心的問道。

看着自己唯一的好友這麼擔心自己,而那個新婚丈夫一個電話都沒有給自己打,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危,柳心悅不爭氣的哭了。不是委屈的哭,而是覺得自己太傻,為什麼婚前的種種都沒能讓自己離開這個渣男,還天真的以為他是愛自己的,更沒想到他會酒後變態到這種程度。

李慧一拉着哭的梨花帶雨的柳心悅走到了寵物醫院三樓,李慧一的院長辦公室。坐在沙發上等到柳心悅哭的差不多了,便問柳心悅怎麼回事,柳心悅就把發生的事給李慧一說了一遍。

「什麼?喪心病狂的混蛋,居然敢對你動手,看我怎麼收拾他」李慧一說著便走到辦公桌的柜子里拿出了棒球棍,朝着門口走去。

柳心悅看着李慧一的舉動,感動的同時理智的上前一步攔住了她,說道:「一一,你別衝動,我還沒想好怎麼跟我爸媽說,你說我剛結婚,他就這麼對我,我怕我爸媽會擔心我。再說你這麼衝過去,他剛喝完酒不理智再傷害到你就不好了。」

聽完柳心悅這麼說,李慧一停下了腳步,用力的把棒球棍摔在了地上,說道:「行,聽你的我不自己去,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他」。

看到李慧一這麼氣憤,柳心悅便提起了明天要去鄉鎮醫院的事情。「我明天本來是去市中心醫院骨科報到的,但因為要去鄉鎮醫院支援,就派我這個新報到的護士去了,所以今天我得早點睡,你看這都快4點了,我明早8點就得到醫院集合,咱們先睡吧,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說」。

聽到柳心悅這麼說,李慧一便把怒氣放在了心裏「那行,你先進去睡,我有點事得打個電話」說完便下樓去了。

柳心悅獨自躺在辦公室內室的雙人大床上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到底怎麼辦了。這個婚姻是沒辦法繼續了,雖然才剛剛結婚就離婚很丟臉,但是總比自己委屈一輩子強。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意離婚,也有可能他明天會向自己道歉今天的所作所為,可是現在對自己心裏的傷害是無法彌補的。

想着想着便進入了夢鄉。這一夜,柳心悅睡得很不安穩,夢裡一遍一遍循環着那踹向自己的腳,還有楚益康一遍一遍的說自己沒有用,說為什麼要娶自己。在夢裡楚益康即將伸向自己的手,那手馬上就要抓住自己的頭髮了,柳心悅一聲尖叫坐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呼~幸好只是夢,柳心悅在心裏想着。

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是6點50,才睡了2個多小時,反正也沒關係,只有一天沒有睡好覺,對於一個天天睡懶覺的人來說不算什麼。不過李慧一去哪裡了。

此時的李慧一正開着她那粉紅色的邁凱倫在馬路上飛馳着,後面還跟了兩輛商務車。

不一會兒目的地到了,正是柳心悅跟楚益康的新房。

當李慧一下車的那一刻,兩輛商務車上下來了10多個手拿棒球棍的男人跟着李慧一浩浩蕩蕩的進了小區。

叮咚……叮咚……叮叮叮……,聽着門鈴不停地響,楚母終於從睡夢中醒來。

自從昨天柳心悅給楚母打完電話,楚母趕緊就來到了兒子的新房。進到屋裡看到的就是楚益康程大字型躺在客廳的地板上,這可給楚母心疼壞了,又在心裏罵了柳心悅千百遍。

這個賤女人居然敢讓她的寶貝兒子自己在家躺在地上都沒人管,楚母趕緊上前把楚益康艱難的扶了起來,慢慢拖動着把楚益康放在了床上。這時的楚益康已經不省人事了,但嘴裏還在嘟囔着柳心悅的不是。楚母心裏想着等柳心悅回來的看自己怎麼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