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愛情,只是路過
愛情,只是路過 連載中

愛情,只是路過

來源:google 作者:胡不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山 其他小說 阮意歡

因為一場手術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在陰謀和欺騙中,互相仇恨卻又互相利用,心靠近,愛卻越走越遠……展開

《愛情,只是路過》章節試讀:

  傍晚,各大新聞頭條像是瘋了一般,瘋狂的轉載一條新聞。

  而作為主角的阮意歡,自然沒有錯過。

  「出軌VS殺人犯,阮意歡背叛丈夫,害死生父,嘴臉醜惡。」看見這樣的標題,阮意歡緊緊地握着管家送來的報紙,氣的指尖發顫。

  瀏覽過一遍之後,她的胸腔里積壓了一股強大的氣體。這配圖,明明就是出自封雲陵的手。這明明是上午她跟封雲陵站在窗邊的照片。

  想到上午被封雲陵摁在窗邊吻過的唇,阮意歡又抬起袖子不顧形象的用力蹭了蹭嘴唇,直到重重的擦到灼痛才罷手。

  阮意歡跪坐在地上,雙眼紅通通的看着地上的報紙,她想不明白封雲陵在這新聞里,到底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他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推到公眾的視野里……

  但是不管什麼樣的角色,她都不能這樣忍受下去,她必須要一個身份,堂堂正正的站在封雲陵身邊,而不是被人如此的肆意詆毀。

  又或者,他封雲陵真的不肯幫她也沒關係,但是她決定不再受這份折辱。

  她今天一定要弄個明明白白!

  想到這兒阮意歡爬起來便一路飛奔到了封雲陵的書房,雙手用力的將門推開,大步走到封雲陵的桌前,重重的將報紙拍在了封雲陵的面前,動作一氣呵成。

  看見突然衝進來的阮意歡封雲陵臉色驟變,雙眉蹙在一起,語調也不自知的提高:「阮意歡你瘋了嗎?」

  「是,我是瘋了!」阮意歡衝到了他的面前,眼睛裏帶着一抹猩紅色的光芒:「你滿意了?我是被你逼瘋的!」

  封雲陵聞聲,銳利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細線,被他逼瘋的?剛剛才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不會被打倒,現在卻這麼衝動?

  朽木不可雕。

  「我?」封雲陵將手裡的文件合上,表情一如往常的淡定。

  「不要妄想把自己撇清」阮意歡氣的渾身都在顫抖:「封雲陵迄今為止所有的照片,都是你策劃好的,看看這些角度既清楚又準確,難道不是你為了折辱我而專門做的么?」

  封雲陵來到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軀將她整個人都籠罩住,一雙黑眸漆黑攝人。

  「阮意歡,不要把自己看的太中」他的聲音淡漠極了,甚至伸出手去捏住了她的臉。

  阮意歡感受到他的力氣大,卻顧不得臉上的痛意,反手就要給他一巴掌,她的行動自然是沒有得逞,手再次被封雲陵鉗制住。

  「既然我不重要,那你三番五次的折辱我又是為什麼?藉此取樂么?」阮意歡咬着牙說道:「害死生父這樣的罪名你也往我的頭上按,將心比心,你沒父親么?竟然禽獸不如的用這種標題來博眼球?」

  父親?封雲陵眉頭蹙起,似乎有一道陰暗的光芒將他整個人都籠罩起來,周圍的空氣瞬間停止流動,泛着陣陣寒意。

  阮意歡看不清楚,看不清楚這一刻男人的眼中的情緒,因為他的睫毛垂落,完全將他的眼睛遮蓋住了,但是她卻很明顯的感到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殺氣。

  這樣的封雲陵,她沒見過。她更猜不出來,他接下來會做什麼。

  也正是如此

  「你沒有資格提他!」封雲陵的語氣冷的像冰,再抬起頭來,他那像是毫無生氣的眼神,讓人覺得前所未有的可怖。

  阮意歡本能的想逃,可卻見封雲陵的手極快的伸向她,並且準確的扣住了她的脖子。

  人憤怒的時候力氣最大,這句話一點兒也不假,阮意歡想呼救卻發不出一絲的聲音,不過幾秒的時間,她就感覺呼吸越來越稀薄,眼前也開始發暈,眼珠更是想要被他掐的凸出來。

  她用力的去掰他的手,可他的手卻紋絲不動,那種狠勁像是一定要將她掐死。

  「阮意歡,你給我記住,你永遠都不配提及我父親。」

  他的聲音中帶着濃濃的怒氣與恨意,臉色泛着一抹蒼白色,顯得眼眸更加黑滲滲,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

  阮意歡的臉色也變成了蒼白的顏色,額角甚至滲出了細密如針尖大小的汗珠,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要瀕臨死亡的小動物一般,沒有任何反抗或者迴旋的餘地。

  而就在阮意歡決定放棄的時候,封雲陵的手卻突然放開了。

  直到她感覺,眼前的黑色越來越黑,直到她以為死亡就這麼觸手可及的時刻,封雲陵鬆開了手。

  極其虛弱的阮意歡直接栽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氣。

  「滾!」封雲陵的聲音淡漠涼薄,轉過身去再不看阮意歡。

  「滾?我倒是希望自己真的能滾遠一點兒。」

  阮意歡緩和了幾秒鐘,冷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毫不留戀的走了出去,如果他剛才再堅持幾秒鐘的話,她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活着了。

  而他,處心積慮的安排了這一出又一出的戲碼,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阮意歡伸手扶住牆壁,呼吸薄弱。

  她不能再繼續留在這裡了,因為封雲陵這個男人太可怕了,他這樣費盡心思的樣子,令她感到可怕極了。

  他的最終目的,一定是要報復阮家,要不然怎麼會在剛才的時候對她下那樣的狠手呢?

  想到這裡,她對着頭頂的天花板,冷冷的嗤笑:「阮意歡,你以為他真的會幫你嗎?做夢!」

  像是封雲陵這樣的惡魔,就只會欺負別人,就只會不斷的壓迫她,甚至是報復她,蹂躪她,來得到他內心的滿足和快感。

  看着窗外的夜色降臨,阮意歡的臉上閃過一抹堅定的情緒,這一次,不論如何她也要逃離這個鬼地方。

  經過了她的一番準備之後,夜深人靜,阮意歡從漆黑的壞境里摸下樓,又找了一處合適的地方翻牆出去。

  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可她沒有預料到的是,此時的夜色里,一輛白色的麵包車裡,正有兩個狗仔拿着相機,對着她拍攝。

  「傅總,有新的進展了。」麵包車裡坐着的王秘書,第一時間打電話跟傅山邀功。

  傅山此刻剛從顧倩雯的身上爬下來,還喘着粗氣:「什麼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