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阿琅
阿琅 連載中

阿琅

來源:google 作者:倦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生 張嬤嬤 現代言情

阿琅重回京華侯門,父母已雙亡,她成了寄人籬下的一介燕雀面對粉墨登場的鬼魅魍魎,你爭我斗互相傾軋,她自魏然不動身處絕境又何妨,命運只有我做主披荊斬棘有何怕,我身由我不由天當冠蓋滿京華時,天下誰人不識君?且看阿琅如何破祖母與假妹妹的算計,腳踢窩囊小白臉前未婚夫,手刃殺害養父親爹幕後的兇手蕭珩表面是個閑散王爺,還是個不婚不嗣的玉人她知道他的秘密,他也知道她的秘密,於是……蕭珩邪魅一笑:你想什麼我明白,我不說還可助你,不過……阿琅風中凌亂:我當你是兄弟,你卻用我來擋那些爛桃花!阿琅一步一個腳印,始終帶着自己的信念!拐了個夫君陪自個日後走天涯?想想也也挺不錯……風動,幡動,顧雲琅的心也動了展開

《阿琅》章節試讀:

東風三月春江水,只見桃花不見人。

大周二十一年的春天來的比往年要早些。

阿琅扶在船舷邊,從前跟着父親在外遊歷時,也不是沒坐過船,從沒有一次如現在般被盪得七暈八素。

「哎喲喲,姑娘,找了你好一會,你怎麼到船頭來了?只有那小門小戶的才拋頭露面……」

「老夫人最討厭沒規矩的人了……」

阿琅回頭看着眼前的婦人,眯起眼。

這個靖安侯府,既不歡迎她,那還尋她回去干甚!

這位張嬤嬤是侯府老夫人身邊得力之人,從前天見到她就數落她沒有閨秀的風範,又是大家為了找她如何如何的辛苦等等。

是啊,這一尋就是十多年,怎麼前腳養父剛去世,他們就來了。

從玉縣到上京,千里路,陸路轉水路,大周第一侯門靖安侯府就派了個婆子來接自己丟失多年的千金。

「……姑娘,回艙房吧,靖安侯府可是將門,沒見過坐個船還暈的……」

「六姑……七姑娘身子最是康健,從小可是連個傷風都沒得過,最得老夫人的歡喜。」

張嬤嬤口中的七姑娘,據說就是和阿琅一母同胞的孿生姐妹,當年遇到匪患,下人把雙胞胎之一的她給弄丟了。

見阿琅不動,她拔高聲音,「姑娘還是聽我一句勸,會艙房學學怎麼行禮,到時可是要給老夫人請安問好的……」

阿琅低頭看着撐在船舷上的手腕,那個桃花胎記就是認親的作證,因為太過用力抓着船舷的指節有些發白,她收回手,慢慢地轉動了下,淡淡地說道,

「就算我學好了禮儀,你們老夫人也不會喜歡我的。」

她不是胡攪蠻纏的人,這些年跟着父親,不對,現應叫養父,一直在外面遊歷,每到一處,誰人不喜歡她?不說她好?

她去上京,可不是去忍氣吞聲的,大不了她繼續回去做孤女,除了沒親人,但她有大把的家產啊。

「哎喲,姑娘,瞧你這話說的,靖安侯府是你的家,府里的主子就是你親人,莫要這般不遜!到時丟的可是侯府臉面……」

張嬤嬤被氣個仰倒,鄉下人,沒見識,蠢笨,窮酸,沒規矩,手指着阿琅,痛心疾首。

可惜了,家裡的七姑娘,老夫人親自教養,模樣好,性情好,上京雙姝之一,本來行六,為了這位,生生退了個排行,就連原本的婚事,也要讓給這位。

希望她這次跑這一趟差事,不會得罪七姑娘。

張嬤嬤忍了這口氣,就算是真千金,回了侯府,那還不是得在老夫人手底下討生活。

接下來幾日,倒和阿琅相安無事,只等着回侯府丟下這個大包袱。

阿琅也是樂得清閑,旅途無聊,每到一處就用自製的炭筆將沿岸景色繪在四尺宣上打發時間,慢慢的,竟裝成一本小本子了。

這天夜裡,阿琅剛完成百船夜航圖,就見張嬤嬤推門進來,面無表情地道:「明日中午就能到通州了。」也就是快到京城了。

阿琅頷首,隨後目光轉向門邊。

張嬤嬤嗤笑聲,「你是顧家姑娘,規矩不能錯,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是趕她走呢!

照例來了一番長篇大論的訓示,說罷,約莫被阿琅打了臉子的氣終於消了些,轉身甩門,揚長而去。

阿琅看着垂眸斂目,卻壓根沒聽張嬤嬤說什麼,見她走了,伸了個懶腰,明日就到京城了,今日可得睡好,才能看戲呀。

阿琅躺在船艙中,聽耳邊的風呼嘯而過,江水堆疊時輕輕拍打着船沿的嘩啦聲,然後,她覺得水聲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這麼想着時,遠方傳來了一記彷彿從水中透來的悶響,她猛地睜開眼。

有事發生!

她掀開被子起身,奔到門邊,停了下,又折回床邊,從枕下摸出一樣東西塞到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