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女孩不傲嬌
傲嬌女孩不傲嬌 連載中

傲嬌女孩不傲嬌

來源:google 作者:看不見的小尾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馬珏 現代言情 白嵐兮

一位傲嬌女孩精通網絡追蹤技術,在一次和匪徒交手的過程中留下了陰影,此後她認識了兩個女孩並義結金蘭,又認識了未婚夫,最後將匪徒們繩之於法展開

《傲嬌女孩不傲嬌》章節試讀:

事情塵埃落定,白嵐兮起身回自己房間,一直沉默的白墨琛抬頭看着女兒離開的背影,一路從客廳走向樓梯,再從旋轉樓梯一階一階往上,然後消失不見 。

事情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大家就開始忙碌起來,白威霆指揮着劉管家收拾自己的物品,哪些需要跟着自己一起去京城,哪些藏品需要格外小心,甚至還有些書畫是不能見光的,劉管家都一一的記在心裏。

趙舒禾也忙碌起來,她拿出手機聯繫畫廊的人,還想着整理一下小兮的東西,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就要出發,時間就顯得格外珍貴。

唯獨白墨琛,他依舊坐在沙發上,偶爾抬頭望向樓梯的方向,良久才終於下定決心去找白嵐兮,有些話還是應該好好談一談的。

站在白嵐兮的房門口,白墨琛輕叩了兩聲,很快門就開了,少女似乎早就知道會有人來找自己,所以一直未曾沐浴換居家服。

看到像是在等自己的白嵐兮,白墨琛沒有震驚,女兒的敏銳觀察力他不是第一次見識到了:「你知道我要來找你?」

「從崔姐姐那裡你就一言不發。」

「我們談談?」

「好。」少女的大眼睛忽閃着,依舊平靜無波。

白嵐兮關上房門,和白墨琛一起往陽台的方向走去,那裡擺了一張小茶几,兩張座椅,前面是小花園,若有傭人出來也能第一時間看見,所以並不需要擔心有人會聽到父女倆的談話。

父女兩人不約而同都選擇了陽台,看來他們都不喜歡有第三人聽到談話內容。

「你真的同意去上學?不勉強嗎?」白墨琛從未將女兒當成個小姑娘看待,於是開門見山。

只是一直到現在,白墨琛始終無法相信女兒會做出輕生的舉動,他擔心事情剛發生時談論這個事情會更加刺激白嵐兮,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可崔安娜說白嵐兮比自己想像的更加堅強,白墨琛決定相信她,也是時候問清楚事情的原委了。

去上學就意味着身邊會有很多陌生人來回,環境會變得嘈雜,甚至會多很多不必要的社交,這些都是白嵐兮不喜的,可是自己的確同意了。

「剛才安娜姐姐問了我一個不一樣的問題,她問我孤獨嗎?我回答不孤獨,可是看她給你們的建議,她的診斷我應該是孤獨的。」白嵐兮的聲音逐漸低沉下來,「我好像對自己並不十分了解,所以我想聽從她的建議,去弄清楚這個答案。」

父女間又沉默下來,本就是兩個不多話的人,對於女兒會猜到去上學是崔安娜的建議,白墨琛一點都不意外,他意外的是女兒好像並不了解什麼是孤獨。

自從『327事件』後,兩人之間的日常對話就更少了,白墨琛不禁想起崔安娜說的,白嵐兮不會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她才是個小面癱嗎?

沒有出事之前,白墨琛覺得面癱不是什麼問題,畢竟女兒很聰明,遠超同齡人的聰明。

白墨琛在考慮要不要問出下一個問題,而白嵐兮則在等待,她知道最後父親一定還是會問那個問題的,這才是他今天來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父女倆安靜地坐着,等待着,卻並不覺得尷尬。樓下不斷傳來白威霆囑咐傭人們輕拿輕放的聲音,還有傭人們忙碌的來回腳步聲和搬動物件的吱呀聲。

風輕輕拂過白嵐兮的披肩發,帶着絲絲的涼意,然後就聽見了白墨琛低沉而磁性的聲音,他下定了決心還是應該問清楚的,不然自己會一直不安並不斷影響着白嵐兮。

「4月8號,那天你為什麼會選擇輕生?」

4月8號,那天是家裡所有人的噩夢,因為那天白嵐兮爬上了17層的高樓,然後一躍而下,她選擇了放棄自己的生命。

雖然最終得救,也依然在醫院裏住了一個星期,之後便聯繫上了崔安娜開始了漫長的心理疏導。

回想起那段時間的渾渾噩噩,白嵐兮長吁了一口氣,這個問題終於來了,等了這麼久果然還是會問這個問題的:「其實,那天之前,我見過吳爺爺了。」

「吳爺爺?你說的哪個吳…」

話說到一半,白墨琛的瞳仁開始急劇收縮,全身的血液似乎開始倒流,雞皮疙瘩直豎,他不可置信地轉頭盯着白嵐兮。

「對,就是那個吳爺爺 ,吳國興爺爺,他的兒子,他的兒媳婦,還有他兒媳婦肚子里的孩子都是那次事件的遇難者,他的所有至親在一夕之間都沒了。」

哪怕再強裝鎮定,哪怕早已做了心理建設,白嵐兮還是紅了眼眶,淚水無聲地滑落下來。

「你怎麼會?你跟蹤我們?」白墨琛一臉震驚的盯着白嵐兮:「你不該見他們的。」

回想那段時間,事件剛發生不久,因為影響太過惡劣,**部門決定封鎖消息,以免群眾發生恐慌。

白墨琛得知前因後果之後決定逐家前去慰問受難者家屬,不是替白嵐兮表達歉意,因為整件事情,白嵐兮從頭到尾都沒有錯,她已經做到了她能做到的最優秀,他去慰問是為自己做為公眾人物盡上的一份綿薄之力。」

「你是不是有誤解?你以為我和你母親去看望她們是因為心中有愧?」

「沒有,我沒有誤解你們。我也知道我沒有錯,當時一切未知的情況下,我的選擇是對的。」

白嵐兮的聲音逐漸低沉:「我儘力了,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可是吳爺爺對我的滔天恨意還是吞噬了我,讓當時的我覺得沒有救下他們,是因為我沒有做到更好。」

沒有做到更好嗎?原來是這樣啊,是你對自己近乎苛刻的要求把自己逼上了絕路,更好後面會不會還有更好,只要沒能救下他們,你就會覺得是你不夠好才沒能救下所有人,這麼沉重的枷鎖原來你一個人背負了這麼久。

回想那天和舒禾去看望吳國興,表明自己的身份和來意後,吳國興扔掉了自己帶去的所有慰問品,更是將自己和舒禾轟出了家門,他言語激烈,漫天的悲痛壓垮了老人的肩膀。

他甚至詛咒白嵐兮,他詛咒白嵐兮為什麼那麼懦弱沒有去替換他們,那可是17條人命啊。

他甚至舉起雙手抬頭質問上蒼,白嵐兮為什麼還不去死,她為什麼還活着!

巨大的悲傷籠罩着吳家,面對吳國興的無理和野蠻,聽到他那些激烈的言語,白墨琛是很難過的,趙舒禾更是淚流滿面。

可他們並未多做解釋,只匆匆地離開了吳家,在逝去的生命面前,一切的話語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可沒想到當時白嵐兮居然也在嗎?即便是自己和趙舒禾兩個大人,如此直面吳國興的滔天怒火和恨意,心裏都難受的無法呼吸,為老人的悲傷,也為心疼自己的女兒。

而一向驕傲的白嵐兮,她又怎麼可能熬得過那一天呢?

終於她被壓垮了,她覺得如果自己也不在這個世上了,那麼那些遇難者的家屬們,他們是否就能釋懷了,吳國興爺爺是不是就不會那麼悲痛了?這一切是不是能就此過去?

這樣的想法伴隨着吳國興咬牙切齒的吶喊,你怎麼還不去死而把白嵐兮逼上了17層的高樓,最終一躍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