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小妻懷裡鑽,顧爺綳不住啦
傲嬌小妻懷裡鑽,顧爺綳不住啦 連載中

傲嬌小妻懷裡鑽,顧爺綳不住啦

來源:google 作者:十味草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舒 現代言情 顧霆銳

【雙潔+先婚後愛+團寵+甜】新婚夜,新郎變二少,季舒才知道她要嫁的人已經死亡懷疑事有蹊蹺,季舒秒變小偵探,目標對準顧二少那個一向做事狠絕,心狠手辣的男人,唯獨寵溺這個和他處處作對的小女人即便她想送他去喝茶,他也想攬她入懷,寵愛有加「爺,少奶奶又跑去找證據了!」某男怒了,直接將女人扛回家「顧霆銳,你答應不攔我的!」男人指着她肚子:「帶着我的崽兒查他爹,你過分了吧!」展開

《傲嬌小妻懷裡鑽,顧爺綳不住啦》章節試讀:

「顧霆岩怎麼死的?」

裝扮喜慶的婚房裡,到處都是玫瑰花瓣。

站在鏡子前的一對新人,不是柔情蜜意的愛戀,而是劍拔弩張的對視。

她,剛剛咬傷了他的手腕。

男人深邃的眸子里染着寒流,盯着被她咬傷的傷口,俊逸的臉上冷的徹骨。

「顧霆岩怎麼死的?」

季舒再次厲聲質問,眼淚順着眼眶慢慢地滑落,掉下。

今天本該是她和顧霆岩的結婚日子,偏偏傳來顧霆岩在一個月前被人暗殺的消息。

顧家和季家為了商業利益,竟然讓二少顧霆銳代替大哥完成婚禮。

「你說啊!顧霆岩到底怎麼死的?」

誰都知道,當初顧霆岩追求季舒的時候,顧霆銳也送過花,表達過愛意。

最終季舒選擇了溫文爾雅的顧霆岩,同時特別討厭這個心狠手辣的顧霆銳。

豪門裡的骯髒事太多了,尤其顧霆銳背着東城小惡龍的名號。

有個訓練保鏢的公司,很難不讓人想到他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顧霆銳修長的手指輕輕按壓手腕上那排牙印,表情淡漠,不置一詞。

代替大哥結婚這件事他本就很抵觸。

若不是老爺子捏住他的軟肋,他絕不會和一個同大哥談過戀愛的女人結婚,哪怕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個女孩。

放手了就是放手了,他從來不喜歡丟開的東西再撿起來。

更何況,她似乎誤會顧霆岩的死和自己有關,簡直可笑!

「顧霆銳,你告訴我,你為什麼一定要傷害顧霆岩!」

顧霆銳抬起手一下子扼住了季舒的脖子,眸色幽深暗冷,聲音冷寂:「記住,不是你一個人不喜歡這場婚姻!」

說完將季舒甩到梳妝台旁,大步流星走出卧室。

門砰地關上!

季舒趴在梳妝台上,望着鏡子里穿着婚紗的自己。

說好的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給最心愛的男人,卻不想新郎不是他。

她愛的那個人一個月前離開了,她連他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

為什麼?

為什麼顧霆岩走了一個月才告訴她真相?

為什麼讓她和顧霆銳結婚?

季舒擦乾眼淚,她絕不能就這樣算了,她要查,查顧霆岩到底怎麼死的。

第二天一大早,季舒從卧室下樓,

「少奶奶!」周媽上前。

季舒沒有理會,出了客廳。

周媽走到看報紙的顧霆銳跟前說:

「二少爺,今天可是你們結婚第一天,不去前院給先生太太問安,不太好吧?」

顧霆銳放下報紙,對周媽說:「我爸媽挑的兒媳婦,他們不會介意!」

周媽又開口說道:「少爺,你還是去前院問個安吧!大少爺走了,你多去問問安,老爺太太心裏也好過一些。」

顧霆銳放下報紙,起身:「讓我像大哥一樣?我做不到!」

顧霆銳到玄關處換了鞋子,拿過外套,出門。

展寧已經將車停在院子里。

「去公司!」

「是!」

顧霆岩死了,顧氏群龍無首,爺爺讓他接替顧霆岩出來主持大局。

這樣一來,任誰不說顧霆岩的死和他有關係?

只怕除了爺爺,整個顧家都懷疑是他乾的。

季家,客廳里。

「媽,我就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讓季舒嫁給顧霆銳呢?」季悠鬧騰了好幾天。

她做夢也想嫁給顧霆銳,可沒有想到兩家竟然讓季舒嫁給了顧霆銳。

「你懂什麼啊?媽這不是為你排憂解難的嗎?你想想,季舒本來是想要嫁給顧霆岩,現在卻嫁給了顧霆銳,依她那個不依不饒的性格,還不鬧個天翻地覆,到時候顧霆銳被惹怒了,就一定會冷落她,到時候她再守不住寂寞,鬧出緋聞,顧霆銳一定會弄死她!」繼母朱美真這招就叫借刀殺人。

季悠明白了:「媽,你這是利用顧家除掉季舒?」

「媽媽這招高明吧?」

「太高明了!媽,我喜歡!到時候,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嫁給顧霆銳,取而代之了!」

兩個人的對話被季舒聽到,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也只有季悠這種女人想嫁給顧霆銳!

她本來只想問顧霆岩的死,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季舒邁步進了客廳,嚇得母女兩個差點跳起來。

很快,朱美真冷靜下來,厲聲質問:「季舒,你太不像話了!還沒到三天呢,你怎麼就跑回來了?」

季舒淡雅一笑:「阿姨,你這變臉的速度真快!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朱美真剛剛露了本來面目,這會兒想假裝來不及了,索性冷笑着說:「季舒,以前對你好,那還不是因為想讓你聽話,拿到季家的大權,現在你嫁人了,已經不是季家的人了!這個家再也沒有你說話的份了!」

「對啊,你還是好好回去享受你做顧太太的有限時光吧!」季悠洋洋自得。

「這個不勞你們費心,我會過好顧太太的每一天!」季舒眸色更冷。

季悠氣不過:「你跟你那個短命的顧霆岩一樣,不識時務!」

怎麼侮辱她都可以,侮辱她心愛的顧霆岩就不行。

季舒上前一步,揪住季悠,揚起手就是一巴掌。

朱美真上來阻攔,被季舒狠狠推開,摔倒在地。

「季悠,我忍你很久了,以前忍你是因為覺得你媽媽對我好,現在我知道了你們的真面目,誰都不用偽裝了!」

說著掄起胳膊,拍拍拍幾個大嘴巴子招呼上去。

「季舒!你幹什麼?」

季豐前狠狠瞪着打人的季舒,額頭青筋暴跳。

太不像話了!

季悠掙脫開季舒,跑到季豐前跟前,抱着季豐前哭的梨花帶淚。

「爸爸,她打我!嗚嗚……」

朱美真也跑過來拉着男人告狀:「豐前,你看看,她,她反天了!誰家女孩出嫁還不到三天就跑回來,還打人,天啊,都怪我以前對她太好了!我好苦命啊!」

女人嚎啕大哭。

「季舒,你太過分了!」季豐前渾身顫抖,指着季舒,「我們季家怎麼會養出你這樣不懂事的孩子?還不快點滾回去!」

「你放心,我是會走的,這個家我獃著噁心!」

季舒走到門口停下來,回頭看着三個人:「季悠,你想嫁給顧霆銳,等下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