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世丹神
傲世丹神 連載中

傲世丹神

來源:google 作者:沈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天虎 沈翔

少年沈翔得到無上傳承,獲得逆天神脈,學得絕世神功,掌握超絕丹術,這使他在武道之路春風得意……餓的時煉點丹藥當零食吃,無聊時耍耍那些來求丹的武道高人……展開

《傲世丹神》章節試讀:

天空中烏雲密布,時不時會冒出一道閃電,伴隨着一聲聲悶雷,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卧虎城中,沈翔仰頭看着天空,喃喃說道:「不能再拖了,我要快點找到好的靈藥,否則我難以有翻身的機會。」

沈翔今年十六歲,有着比同齡人要健壯高大的身軀,這身軀和那張帶着稚氣的俊俏臉蛋有着鮮明對比,但他那雙與年齡不相稱的深邃眸子,看起來閑得要比同齡人成熟一些。

沈翔此時要去採藥,他雖然是沈家族長的孫子,但他卻因為沒有靈脈,不能成為一個厲害的武者,因此,他從小就非常勤奮的鍛煉自己的身體,經常外出去進行各種秘密訓練,甚至還和虎獸進行過身上搏鬥,他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有過幾次生死經歷,心境和意志都遠勝同齡人。

「這不是沈翔嗎?就要下大雨了,你還要去鍛煉?」一個老管家走過來說道,看見沈翔如此發奮,他不由得欽佩,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惋惜。

沈翔每天都勤學苦練,至今六年,但還是停留在凡武境三重,和他同齡的大多數沈家子弟都進入了凡武境四重,厲害的更是進入了五重。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有靈脈的緣故,所以才不被家族重視,而如今他只是沈家中一個很普通的人。

雖然沒有靈脈,但沈翔卻從來不氣餒,一直都在努力鍛煉自己,至少努力的過程讓他感覺自己很充實。

「老馬,我是去採藥。」沈翔跑到老管家身後,嘻笑着扯住他那光頭上的一條鞭子。

「沒用的,你沒有靈脈,不管怎麼努力都是無濟於事!」那老管家搖頭嘆道。

對於這樣的話,沈翔聽過無數遍了,但他卻依然得堅持,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棄。

「翔兒,天氣這樣就別去了!」這時,一個中年男子走來。

沈翔撇撇嘴,說道:「老爹,下雨天採藥可是一個好時機,至少不用和別人搶得頭破血流。」

中年男子名叫沈天虎,是沈翔的父親,是個名動一方的強大武者,也是最有希望繼承下任沈家族長的人,雖然他兒子沒有靈脈,但他卻一直鼓勵沈翔,還時不時給一些珍貴的丹藥他,只不過還是無濟於事。

「拿着。」沈天虎無奈一笑,拋給沈翔一個小盒子。

沈翔接過盒子,看也不看裏面的東西,他知道裏面放的丹藥,嘻笑道:「多謝老爹,這樣我就不用去偷馬老頭養的那些雞來補身子了。」

這讓那馬管家滿臉苦澀,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盯上。

看着沈翔的背影消失,沈天虎只能嘆氣,他雖然在沈家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沈家的長老對丹藥這些稀有珍貴的修鍊資源卻管理得非常嚴,他只能省出自己的一份來給沈翔,但那卻起不到什麼作用,因為丹藥太少。

做父親的,哪個不想望子成龍?只不過沈天虎也沒有辦法,他只能儘力而為,替沈翔爭取丹藥。

……

仙魔崖,這是個非常荒涼的地方,此刻懸崖上卻攀爬着一個赤着上身的少年。

此時下着傾盆大雨,沈翔卻在這個地方攀崖,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要知道這仙魔崖下面可是深不見底的,而且下面常年瀰漫著一種帶着死亡氣息的黑氣,所以很多人都不想靠近這個地方。

但沈翔卻來這裡採藥,還攀爬在崖壁上,慢慢向下着,如果讓別人知道,一定會笑話他是個不要命的瘋子,誰都知道這種鳥不拉屎,死氣濃重的地方是絕不會有什麼好的靈藥。

沈翔不但不傻,還很聰明,他知道這仙魔崖存在了許多年,特別是下面的那些死氣,更是沒人知道存在多少年。

在尋常人的認知裏面,毫無生氣的地方是沒有靈藥的,而沈翔卻不這麼認為,物極必反道理他是知道的,他十分肯定這崖壁上一定有一種傳說中的珍貴靈藥。

「地獄靈芝」這種靈藥聽起來很可怕,但卻是一種有起死人肉白骨之效的靈藥,一般生長在古戰場,墳場這些死氣重的地方,是一味奇葯。

雨天能讓一些黑氣下沉,這樣沈翔就能看清深一些的崖壁,他就去到較深的地方,這樣他就能尋找到那「地獄靈芝」。

雖然他不需要地獄靈芝,但他得到這聖葯之後,卻絕對能換到許多珍貴的丹藥,能讓他擺脫窘境,擁有強大的實力。

雨點打在沈翔的身上,讓他感到很不舒服,同時也讓峭壁上的岩石變得更滑。這讓他更加謹慎,小心翼翼的從峭壁上攀爬下去,否則一不小心他會摔下去。

沒人知道仙魔崖下面有着什麼,雖然下去過的人也有不少,但能上來的人卻一個都沒有,掉下去就意味着死!

兩個時辰過去,大雨還在下着,沈翔憑藉著他多年鍛鍊出來的強壯身體,下到好幾十丈深的崖壁中。

沈翔找到了一個比較好的落腳處,這時候他仔細觀察下面,突然,他看見了一些什麼,這讓他激動得心臟劇烈跳動起來。

「地獄靈芝!」沈翔興奮的喊了一聲,目光激動地凝視下方,在他腳下十來丈的地方有着一塊如同白色大餅的東西緊貼着崖壁,他非常肯定這就是傳說在地獄靈芝。

這裡常年都被黑色死氣覆蓋著,而地獄靈芝的顏色和崖壁非常相似,很難發現。

沈翔興奮不已,他讓自己鎮定下來,休息了片刻,才緩慢的向下攀爬着。

不用多久,沈翔就來到那一株地獄靈芝的旁邊,他吞了吞口水,看着那如同臉盆般大的白色地獄靈芝,他現在還能感受到那地獄靈芝散發出的旺盛的生命之力。

沈翔只能用一隻手去採摘這株地獄靈芝,他估計這是千年以上的地獄靈芝,拿去拍賣的話,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沈翔費了很大勁才把靈芝採下,放入那珍貴的儲物袋裏面,他咧嘴笑着:「哈哈,老子鹹魚翻身的時候到了!」

他只要把這地獄靈芝賣掉,就能購買許多品階不錯的丹藥,到時候他就能突飛猛進!

雨漸漸小了,沈翔是個很知足的人,所以他沒有繼續搜尋着偌大的崖壁,而是選擇攀爬上去,畢竟他體力有限,爬上去也是非常艱苦和危險的。

就在他爬了半個多時辰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崖壁正在微微的顫抖起來!

沈翔心中一驚,那顆激動而興奮的心立即一沉,他有不好的預感。他看向上方,只見許多小石塊從崖壁上掉落下來,跌入深不見底的深淵下面,而原本微微顫抖的崖壁也抖動得越來越劇烈。

「他娘的,好不容易得到地獄靈芝,老天你可別和我開玩笑呀!」突如其來的山搖地動,讓沈翔不由得低罵起來。

他要保持鎮定,讓自己緊抓住凹凸不平的崖壁,否則他就會被震得掉下去。

不斷加劇的震顫讓沈翔漸漸絕望,這時候他看見上面不斷掉落更大的石塊,而他感覺到他雙手抓着的岩石也產生了裂縫。

「老天爺,我剛得到地獄靈芝,你就讓我下地獄,耍我的吧!」沈翔不由得破口大罵起來,也在這時,下面的黑氣升騰起來,沈翔所抓的岩石突然裂開……

「啊——」沈翔的身體墜入了黑氣瀰漫的深淵之中,他那充滿不甘的聲音在下面回蕩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翔睜開了眼睛,他竟然能看到光亮,這可是深淵底下,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在水中,而且他還能呼吸!

沈翔浮到水面,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水潭,而水潭卻冒着白色聖潔的光霞。

讓沈翔目瞪口呆的是,在水池不遠處竟然盤坐着兩名亂髮披肩,容貌極美的女子。

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眼前這兩個宛若天仙的女子竟然都沒有穿衣服!兩具完美無瑕的玉體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面前!

那兩名赤.裸的女子就好像是用羊脂玉精心雕磨成的一樣,沒有絲毫雜色。她們雙峰都豐盈堅挺,腰肢都一樣嬌細,她們都美得讓人窒息……這是沈翔見過最美的女人。

如此具有衝擊力的香艷畫面讓沈翔整個人瞬間石化,面紅耳赤,心跳和呼吸都彷彿停止了!

兩名女子盤坐在地,她們看着對方,完全沒有發現沈翔,這讓沈翔有種被藐視的感覺,他竟然被兩個大美人無視了。

一陣失神之後,沈翔才看見這這深淵底下滿目瘡痍,有着許多裂縫和凹坑,碎石滿地,碎石中還有許多很碎的白色絲綢,看起來像是發生過戰鬥,他很猜測是那兩名女子戰鬥造成的,也因此導致衣服碎爛。

沈翔雖然不知道這兩名傾城絕色的女子為什麼會在這深淵下面戰鬥,但他卻看得這兩女很強,而且強大得超出他的認知範疇,竟然能施展出地動山搖的力量來。

「真是紅顏禍水,竟然把我給震下來了,幸好命大沒有摔死!」沈翔心中低罵,不過他很好奇這兩名神秘的女子。

沈翔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這兩具毫無瑕疵的玉體,同時朝兩女輕輕走了過去。

仙魔崖旁邊的深淵被稱之為地獄,而此時呆在這地獄下面的沈翔卻如同在仙境一般,這裡有着一潭散發聖潔白光的水,最重要的是水潭邊還有兩個沒穿衣服的絕美女子。

那兩名女子這時候才意識到不遠處有一雙火熱的眼睛掃視着她們,這讓她們羞怒不已。

兩名絕美的女子並沒有動,只是俏臉上布滿滔天的殺意,那兩雙美眸都飽含怒意斜視着他,她們竟然連頭都無法扭動。

「兩位大姐,你們……你們不冷嗎?為什麼不穿衣服,我感覺很冷。」沈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胡亂地問了一句。

這時,那冷艷高貴,滿面寒霜的女子冷冷喝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定然會讓受盡蝕骨之痛,生不如死。」

這女子的聲音雖然空靈清脆,但卻毫無感情,讓人有覺得有一種美中不足之意。這女子和她的聲音一樣,無論是神情還是氣質,都有着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覺,一雙寒芒閃爍的美眸更是透着濃濃的戾氣。

「小子,你若敢靠近,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另一個女子低吟道,這女子的聲音如同銀鈴般嬌媚,流盼間媚態橫生,勾人奪魄,這是一個艷麗妖撓,媚到骨子裡的絕世尤物。

眼前的香艷的參加,對於沈翔這個未經人事的雛鳥來說有很大的誘惑力,雖然他自認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也不是那種奸詐小人,眼前兩名女子無法動彈,他更不會趁人之危。

沈翔暗暗定下神來,禮貌地說道:「兩位姑娘,這個……我不是故意的,我在上面懸崖採藥,然後我就被震下來了,我沒有死已經算是命大了。」

說話間,沈翔拿出了兩件大袍子,朝那冷艷女子走過去,他看得出來這兩個女子都不能動,為了不讓她們感到害羞,他只能先掩蓋住她們的那裸露的身體。

被沈翔如此近距離的看着她的玉體,冷艷女子只能閉上眼眸,忍受着沈翔那火辣的眼神灼燒她的玉體!她渾身微微顫抖着,散發出一種透人骨髓的陰冷寒氣殺氣,讓沈翔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沈翔渾身冒着冷汗,有些不舍地把一件大袍子蓋在那冷艷女子的身體上,這讓她微微哼了一聲,而臉色也變得緩和許多,沒有先前那般殺氣騰騰。

沈翔又來到那妖媚女子的身邊,只見那妖媚女子朝他微微一笑,媚態萬千,這讓沈翔老臉微微一紅,他深吸了一口氣,才把那大袍子蓋在她身上。

沈翔此舉,讓兩個女子心中都暗暗感激着,她們心中也有些愧疚,她們之前還那番威脅人家,而且還把人家給震下來,如果不是沈翔命大,恐怕就摔死了。

兩個女子都鬆了一口氣,沈翔沒有對她們做出齷齪的事情來,這番定力讓她們讚賞不已,她們都很清楚此時的自己對男人的誘惑力是最強的。

「兩位姑娘,你們是不是在這下面呆很久了?能告訴我怎麼上去嗎?我不能呆在這裡一輩子,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沈翔有些沮喪地說道。

妖媚女子柔聲淺笑道:「小弟弟,我看你沒有靈脈,此生是無法踏入武道強者的境界!不過嘛……我可以贈你一條至陽神脈,傳授你強大的神功,教你煉丹製藥,讓你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但我有一個條件。」

妖媚女子朝沈翔拋了一個媚眼,那媚意濃濃的神態,讓沈翔不由得心神一盪,這女子的話也讓他微微吃驚。不過他卻有些疑惑,他看得出這兩個女子很強,只不過現在受傷而不能動彈,他能幫助她們什麼?

冷艷女子眼眸一亮,她冷冷說道:「小子,我贈你一條至陰神脈!同時把我所修鍊的魔功傳授給你,我的魔功絕不比我師妹的神功差!我們絕不食言。」

沈翔渾身一震,上品靈脈就是天才了,而靈脈之上還有更稀有的玄脈,玄脈之上還有天脈,而天脈之上就是傳說中的神脈!

擁有一條神脈的話,那可是非常逆天的!

「你們是不是從上面摔下來摔壞腦袋了?別拿我尋開心了,我可沒功夫和你們在這裡傻。」沈翔剛才雖然震驚了一下,但他還是無法相信。

「如果你得到這些的話,要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一點都不難!不過你到時候可要幫助我們恢復實力。」妖媚女子嬌滴滴地說道,聲音讓沈翔感到骨頭一陣酥軟。

冷艷女子說道:「我們是被一個仇家困在這裡,身受重傷,無法動彈,修為盡失,而這下面會有強大的妖獸出沒,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她們現在都不能動,她們傷得非常嚴重,體內的經脈、骨骼、丹田,五臟六腑都受到重創,可以說是完全廢掉了,這都是她們剛才和仇家大戰而造成的,也是在那時導致地動山搖把沈翔震下來。

而沈翔這個善良的少年出現,對她們來說無疑是一個翻身的機會,要知道這下面經常有妖獸出沒,她們毫無反抗之力,最後只會成為妖獸的食物。

「你現在必須相信我們,否則你這輩子就別想上去。」那妖媚女子認真說道。

沈翔很難接受這兩個女子可以隨意賜予別人神脈,而且還身懷魔功和神功。但現在他只能選擇相信。

沈翔苦嘆了一聲,說道:「小子名叫沈翔,兩位姐姐芳名?但願你們沒有耍我玩。」

冷艷女子冷冷說道:「白幽幽。」

嬌媚女子淺笑道:「蘇媚瑤。」

沈翔微笑道:「真是人如其名呀!那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蘇媚瑤說道:「我們會和你結下一個血契,保證我們雙方都互不背叛,因為我們要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把神脈轉移到你身上也是很簡單的事情,我和師姐都是雙神脈,給你一條也沒什麼。」

雙神脈!兩人都是,沈翔嘴角抽搐着,這讓他更加難以相信。不過他心中有些激動,因為這兩個厲害女子要和他在一起很長的時間,這對於男人來說可是妙不可言的事情,而且她們在還要依靠他來恢復實力。

白幽幽冷冷說道:「我們都不了解對方,為了防止過河拆橋,結血契是必須的。」

蘇媚瑤簡單的把那血契的事情講解了一下,然後訂血契的步驟詳細的說了一遍。

血契很簡單,就是先用三人的血液浸泡一張獸皮,然後在上面畫出血契紋路,在血契上面寫下契約內容,最後三人滴血在血契上面,血契形成之後會形成一種靈魂與靈魂只見的聯繫,能讓人清晰感覺到契約的內容。

沈翔完成了血契之後,對這種玄奧之術感到震驚不已,此時他已經相信這兩個女子說的是真的!心中有着說不出的激動,他知道以後將會和這兩個美人兒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且他這條爛鹹魚不但能翻身,還很翻到天山去。

就這樣,兩個貌若天仙的女子和沈翔搭成了協議。

「兩位姐姐,你們不能動是因為體內的骨骼經脈受到重傷了嗎?」沈翔問道,他剛剛採到地獄靈芝,這地獄靈芝有肉白骨之效,對於這種傷勢幫助很大。

白幽幽點頭道:「我們的仇家很強,但那賤人卻因為血契的緣故,不能親手把我們殺死,所以就把我們廢掉,然後讓我們坐在這裡等死。」

沈翔的出,無疑是救了她們,所以她們也願意把自己認為多餘的神脈贈給沈翔。

沈翔心驚不已,這兩個有雙神脈的神秘女子,都如此強悍了,而她們的仇家更是強悍,能讓她們落到如此田地。

「我在崖壁上採到了地獄靈芝,這對你們的傷勢有幫助嗎?」沈翔問道,他很快就能得到兩條神脈,所以也不吝嗇那地獄靈芝。

蘇媚瑤臉上一喜,說道:「當然有用,這能然我們能很快可以動彈。」

沈翔咧嘴憨厚地笑着,拿出一大半「地獄靈芝」將之分成兩份,喂入兩女的口中,給美女餵食,也讓沈翔頗為享受……

地獄靈芝雖然不能讓兩女完全恢復傷勢,但讓卻能讓她們修復體內碎裂的骨骼,能讓她們可以走動,不過她們現在卻毫無實力。

「兩位姐姐,你們到底什麼來頭?仇敵還那麼厲害,你們的仇敵又是誰?」這是沈翔一直都非常好奇的。

白幽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契約上面沒有提到我要告訴你這些,我可以不回答你!」

蘇媚瑤整理着秀髮,輕聲說道:「這些事你就不要問了,牽涉太廣,你一個小嘍啰為了滿足好奇心知道這些而引來殺身之禍那可是不好的。下面開始把神脈挪移到你身上。」

沈翔盤坐在地上,集中精神力,等待神脈挪到他的身上。

白幽幽和蘇媚瑤把縴手按在沈翔的腹部上,只見她們的玉手分別冒出了一百一黑的霧氣,黑色是白幽幽的至陰神脈,白色是蘇媚瑤的至陽神脈,看起來非常神異。

沈翔身體中出現了一白一黑好像氣流的東西,在他體內的肌肉、骨骼、經脈中遊走,循環流動起來,他的經脈正在慢慢變大,骨骼和肌肉得到了強化,無數次循環之後,最後那一白一黑的氣流匯聚在他的丹田之中形成一副太極陰陽圖,這就是陰陽神脈!

蘇媚瑤和白幽幽看見沈翔成功融合至陰至陽兩條神脈,都不由得動容,心中興奮不已,她們原本還以為至陰至陽兩條神脈難以相融,而她們也抱着嘗試的形態在沈翔身上實驗,但沒想到卻成功了。

蘇媚瑤和白幽幽慢慢後退,看着身上冒着一百一黑氣霧的沈翔,她們不約而同的用一種複雜而驚訝的眼神對視着。在她們師姐妹的認知中,擁有陰陽兩條神脈的人從未有過,此時她們能知道眼前這個毛頭小子只要得到栽培,說不定能成為一個舉世無雙的強者。

沈翔睜開了眼睛,此時他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舒爽,而且他覺得自己好像變強了一點。

「這就是神脈嗎!感覺真好,我以後能進入真武境嗎?」沈翔有些激動地說道,臉上閃現出一抹邪異的笑容,看起來壞壞的,根本沒有之前那副憨厚老實的模樣,這讓那兩個美人兒心中有些擔憂。

這武道世界中,凡武境是最初的境界,分為鍊氣、淬體、武體、通脈、真氣、神識、真罡、神力、真形、大圓滿十個境界。

而在凡武境之上,還有真武之境,那是許多武者夢寐以求的境界,到達那個境界,能擁有翻江倒海之力,更是有千年的壽元。

沈翔就在就被卡在第三重的武體境,一直無法邁入四重的通脈境。

「才真武境?這簡直就是辱沒了神脈。」白幽幽不屑地冷哼道。

蘇媚瑤臉色嚴肅,說道:「你擁有了陰陽神脈,眼界就要更加開闊一些!這個世界中力量是無止盡的,而且有着眾多不同的世界,你現在所在的這個辰武大陸只是凡俗世界中一片小陸地而已!」

「你可要記得契約,你得幫助我們恢復到巔峰的實力!這可不是簡單是事情!」

沈翔重重地點頭道:「只要我還活着,我就一定會履行契約,替兩位姐姐恢復巔峰的實力。」

白幽幽滿意地說道:「幫助我們恢復實力的最快途徑就是依靠丹藥,當然,那是非常高等的丹藥!等我們恢復實力之後,我們的契約也算搭成,到時候我們會去找我們仇敵復仇。」

沈翔覺得有些失落,如果這兩個絕世美人能一直呆在他身邊,那才是天大的享受。

蘇媚瑤從她那頭美麗的秀髮中取出一枚戒指,她拋給沈翔,說道:「滴血認主,就和使用那種儲物袋一樣。把我和師姐裝進去,然後你自己爬上去!這下面不能久留,這裡是巨型妖獸經常出沒的地方。」

鮮血滴入,沈翔立即和那戒指建立了聯繫,戒指裏面的空間很小,只有一個房間大,在沈翔的認知中,傳說中的儲物戒指應該有遼闊如海的空間才對。

能裝活物的儲物法寶!這讓沈翔驚嘆不已,普通的儲物袋都十分難得了,那都是從仙山中那些門派流傳出來的,更別說裝活物的儲物法寶。

他照蘇媚瑤的話去做,把兩女收入儲物戒指。他帶上戒指之後,戒指竟然還能隱形在他的手指上,讓沈翔暗暗稱奇。

隨後拿出他父親給的丹藥吃下,有了充足的體力,便開始攀爬懸崖峭壁,離開這死氣充斥的深淵,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攀爬懸崖的過程讓沈翔十分鬱悶,因為他在黑色的死氣中什麼都看不到,加大了難度。

艱苦攀爬了一天一夜之後,沈翔終於爬了上來,原本他還以為這是難以完成的事情,但卻因為有神脈的緣故,在攀爬上來時,攝取了許多靈氣入體,清除他體內的疲勞,讓他每時每刻都龍精虎猛。

沈翔爬上去之後,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無法看見那戒指裏面的白幽幽和蘇媚瑤,不過他卻可以感應得到她們。

「兩位姐姐,你們什麼時候能傳授我神功和魔功?」沈翔心急着問道,對於那些神功魔功他都很好奇。

「你的身體太弱,還不能修鍊我的魔功。」白幽幽冰冷的聲音傳來。

蘇媚瑤說道:「我的神功隨時都可以修鍊,你回到你的住所再開始修鍊吧,到時候我還會教你煉丹製藥。」

沈翔心中一喜,便飛跑起來。

南武國,南方的卧虎城,人口百萬,這是一座繁榮而巨大的城市,裏面還坐落着一個南武國有名的武道世家,沈家!

沈家有着數千年的歷史,至今的實力依然強大,底蘊豐厚,能屹立不倒數千年,就證明沈家的強大。

沈家富可敵國,是卧虎城裏面最強大的勢力,光沈家山莊就佔地數千畝,山莊裏面庭院無數,花園眾多,有山有水,即便有人想潛入沈家,也會在裏面迷路的。

天虎園,從名字來看,就知道這是沈天虎的府邸,作為沈家地位顯赫的人,有一座巨大的宅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爹,我回來了!」沈翔一回來,就急忙奔向書房,他知道他父親在那裡。

沈天虎呵呵笑道:「你這臭小子終於回來了,你可知道有個小美人在等你?你還記得薛家的小丫頭嗎?就是你的那個小妻子。」

沈翔眉頭一皺,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粉雕玉琢的漂亮小丫頭來,那是他五六歲時候的事情了。

「老爹……你是說薛仙仙?」沈翔問道,這是薛家的一個天之嬌女,在她小時候曾經來沈家住過一段時間,當時沈翔整天和她玩耍,兩人很玩得來,然後就訂下了婚約。

沈天虎點了點頭:「沒錯,那小丫頭就在山莊裏面,你剛剛走她就來了,她可是吵着要見你。」

沈天虎說完,微笑着看向窗外,沈翔也扭過頭看去,只見院子外面正有一個長身玉立的女子走來。

女子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上帶着金光髮飾。見這女子一身裝束宛如仙女一般,沈翔不禁看得發愣。那女子不過十四五歲年紀,肌膚勝雪,容貌秀麗,讓人不可逼視。

少女透過窗子看見沈翔,嬌美無比的臉龐滿是歡喜,她嬌喊道:「小翔哥!」

聲音輕靈婉轉,動人心魄,沈翔承認,這個少女雖是豆蔻年華,但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能比肩在他戒指裏面的那兩個美人兒,更何況這少女還沒發育完全。

沈翔咽着口水,乾笑道:「真是女大十八變呀!想當年的小丫頭竟然變成了小仙女。」

這少女就是薛家的天之嬌女,薛仙仙。

「這丫頭是我的未婚妻!」沈翔內心激動地喊着。

如果是以前的話,沈翔心中多少會有些疙瘩,因為他沒有靈脈。但現在他有着陰陽神脈!只要給他時間,踏足武道巔峰絕不是空想。

薛仙仙淺淺一笑,臉頰一個可愛的小酒窩伴隨着迷人的紅暈浮現,看得沈翔又是一陣失神。

沈天虎大笑一聲,拍了下沈翔的肩膀,說道:「你們好好敘敘舊。」

沈翔嘿笑一聲,便匆匆跑出書房。

來到院子中,沈翔二話不說,挽着薛仙仙那嬌柔無骨的玉手,就快步離開他父親的視線,就好像他們小時候偷偷做壞事一樣。

沈翔帶着一個小仙女來到自己的宅院,一路上讓羨煞許多沈家子弟。

「仙仙,你要在沈家呆多久?」沈翔嘻笑着撫摸薛仙仙臉上那可愛的小酒窩。

薛仙仙只是面露嬌羞,輕聲說道:「小翔哥,我和我爹爹路過卧虎城才來看看你的,所以不會呆多久。」

在小時候,薛仙仙是因為得了怪病才來卧虎城求醫的,那時候薛仙仙的身體很虛弱,長得很瘦很小,在沈家和薛家都經常被人欺負,當時只有沈翔很照顧她,經常和她嬉鬧。那段時間讓她很開心,而且沈翔經常鼓勵她,讓她能堅強的與病痛爭鬥,還給了她幾粒珍貴的丹藥。

這些都被薛仙仙銘記在心,即便她知道沈翔沒有靈脈,沒有任何前途,她都決定要嫁給沈翔。

沈翔有些失落,他也十分喜歡薛仙仙,在小時候,家族確定沈翔沒有靈脈之後,沈翔就沒有什麼玩伴,所以他和薛仙仙在一起也很開心。

「小翔哥,家族原本要讓我和你解除婚約,但我不同意,所以他們讓我和爹爹去葯家和那個天才煉丹師見見面。」薛仙仙看見沈翔的臉色變了,便輕笑道:「放心吧,我死也不會嫁給葯家那個傢伙的,聽說他很壞。」

薛仙仙十四五歲就有凡武境六重的實力,在整個南武國中確實天才中的天才了,而葯家裏面也有一個十六歲就能煉製出丹藥的天才,在許多人眼中,他們才是最配的一對。

沈翔很淡定,他有陰陽神脈,還有兩個來歷不明的厲害女人指導他修鍊,他有信心在短時間趕超那個最年輕的天才煉丹師。

沈翔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薛仙仙張絕俗淡雅的臉頰,笑道:「仙仙,你去了葯家就說你有未婚夫了,他不服就讓他來挑戰我。」

看見沈翔如此自信,薛仙仙也非常歡喜,她踮起腳尖,親吻了一下沈翔的嘴唇,然後垂着頭,紅着臉說道:「小翔哥,你要加油,我擔心我的家族會不惜一切的拆散我們。」

說完,薛仙仙輕輕一掠,如燕一般掠出了院子,身法飄逸,而沈翔還傻愣愣的站在那裡,腦海中不斷重複着薛仙仙親吻他嘴唇的那一瞬間。

沈翔舔了舔嘴唇,笑道:「這小丫頭還真的長大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