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世邪君
傲世邪君 連載中

傲世邪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君莫邪 管清寒

世間毀譽,世人冷眼,與我何干?我自淡然一笑;以吾本性,快意恩仇,以吾本心,遨遊世間,我命由我不由天!一代牛人穿越異界,看其如何踏上異世巔峰,成為一代邪君!...展開

《傲世邪君》章節試讀:

  「你不用銀子!」唐源頓時來了精神,小眼睛一眨巴道:「李峰和孟海洲提出條件,說是君三少好久沒來了,只要我將你帶了去跟他們賭幾鋪,借據就能還給我。」

  「我居然有這麼大面子?」君邪對此表示懷疑。

  「千真萬確啊!三少,他們的確就是這麼說的!說只要你到場,就馬上將借據給我,什麼事都沒了。」唐源激動道。

  「哦?他們真這麼說?」君邪一皺眉,眼中瞬間閃過一絲陰霾。

  本來是這胖子輸了老婆,怎麼卻慢慢的將所有事情都轉變到自己身上來了?似乎這裏面有個什麼詭秘,而目標就是自己?

  這絕對是一個圈套!

  不對,相信針對自己也只是表面一層而已,沒有人有興趣對一個完全無害的紈絝子動這樣的心計,他們真正要針對的應該是君老爺子!

  而在他們身後,或者還另有人指使!

  君邪審視的看着眼前的胖子,暗自盤算着這胖子在這個局中又是充當了什麼角色?到底是敵是友呢?

  看着唐源此刻表現出來的幾乎屁滾尿流的樣子,君邪暗中下了定論:若是這胖子不是裝出來的,那他實在是一個超級的傻逼!

  如果這胖子現在是裝出來的,那麼,估計是一位超級演技派的影帝級選手,而且還是一個隱藏得非常深的危險人物!

  去?還是不去?

  君邪瞬間就做了決定,這麼好玩的事情,不去怎麼行?憑自己的賭術,難道還能輸了不成?

  再說了,若是不去,怎麼能知道,究竟是誰想要對付自己?

  君邪向來沒有任由敵人隱在暗處的習慣!抓出來幹掉,這是他的一貫作風。

  暗中運轉了一**內的造化神功,君邪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就算是賭博,我也是不會輸的,這股內力想要作弊實在是太簡單了……。

  「咱們還有多少銀票子?」主意打定,君邪轉身問侍女可兒。

  「自從上次老爺剋扣了少爺的開銷之後,目前少爺的銀箱里還有十二萬兩銀票,金票三萬兩,金葉子三百兩,白銀一百錠,碎銀子……」

  「夠了夠了。用不了這麼多。」見可兒還要細細的數算下去,君邪趕緊打住。

  「取出五萬兩銀票,另外再多預備十來兩碎銀子就行了。」君邪道。

  出門便是東風大街,往南走不遠便是一座酒樓,千里飄香樓;正是李家的產業;酒樓後面是一座閑置的大院子,便是唐源口中的『千金堂』了!

  這裡地形隱蔽,正是貴族少爺們一擲千金的銷金窟!

  君邪正要策馬前進,突然路邊轉過來幾個人,當先的兩人乃是兩個少女,一人氣鼓鼓的走在前面,似乎很生氣的樣子,口中大叫:「不要再跟着我啦!煩死人了啊!」

  另一人一路小跑追着,口中不住勸解。

  在兩人身後,同樣是八個面無表情的侍衛緊緊跟隨着,看起來也像是某個豪門的千金小姐。

  君邪一眼看去,見那少女嘟着嘴,一臉的刁蠻,長得卻是甚是漂亮。

  那少女本就正在氣頭上,一眼看見君邪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不由得啐了口唾沫,叉起腰來罵道:「看什麼看?登徒子!」

  兩世為人,君邪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姑娘嚇到,當下微笑道:「這位姑娘,我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我對你甚是眼熟。」

  那少女咬着牙瞪着他:「呸,本姑娘對你這敗類也很是眼熟!君三少,今天你又想耍什麼花招?扮初遇嗎!」

  呃?原來還真是認識的?

  君邪迅速的從記憶中調出了面前這刁蠻女的資料,不由得尷尬的一笑:「真是有緣啊,原來我們竟然認識的,獨孤小姐。」

  這樣就是有緣?這是什麼話?

  那「獨孤」小姐錯愕的瞪着眼睛,身後那名少女卻是忍不住噗哧一笑。

  敢跟天香國第一刁蠻女獨孤小藝這麼說話的,相信在整個天香城都找不出幾個!

  獨孤小藝瞪着眼睛,看着君邪,眼中慢慢的泛出凶光:「君莫邪,是不是上一次挨打還沒挨夠?正好本姑娘今天心情不好,可以親自幫你鬆鬆筋骨!」

  君邪一怔,這才想起獨孤小藝卻是君莫邪最為害怕的一人,曾經被獨孤小藝暴打了一頓,半個來月才能下床……

  「獨孤小姐別來無恙,小弟其實還有事,就先告辭了。」君邪準備腳底抹油,此刻還是明哲保身,好男不跟女斗嘛!

  「給本姑娘站住,你們要到哪裡去!」獨孤小藝冷聲道。

  「千金堂,賭錢,你總不會想跟着一塊去吧?」君邪開口道。

  獨孤小藝雙眼頓時一亮:「我還真沒賭過錢,帶我去!」

  命令似的口氣,不容辯駁,獨孤小藝當下一把揪住君邪的耳朵,讓他前面帶路。

  身後八名侍衛人人面帶苦笑,相對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千金堂,唐源急不可待的沖了進去,大叫一聲:「君三少來了,快點把那啥……還給我。」

  隨着一陣得意的笑聲,正廳門口出現了六個青年,一露面,還未來得及說話,便看到了正擰着君邪耳朵進來的獨孤小藝,頓時人人面色驟變,臉如土色。

  目前在皇子之間保持中立的兩大派系,一是獨孤,二是君家。

  偏偏這兩大勢力無論在朝在軍,都有舉足輕重的超然地位。

  而獨孤小藝,正是獨孤世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深受老爺子獨孤嘯天的寵愛。

  說起老爺子獨孤嘯天,也是一位超級玄氣高手,據說其造詣已然達到了天級境界,更是在帝國唯一一個能夠與君家君戰天當面叫板的老傢伙,職位也是相當,亦為帝國大公爵。

  至於獨孤小藝的父親獨孤無敵和三個叔叔如今都是帝國大將軍,他的七個哥哥均在軍部任職。

  簡而言之,那就是他們根本惹不起!

  唐源可不管他們心中怎麼想,兩眼早已經冒出了火光:「一個個愣着幹什麼,趕緊把我的那啥還給我!君三少已經來了又跑不了,這可是你們答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