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霸道女婿
霸道女婿 連載中

霸道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陳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琳 都市小說 陳凡

一覺醒來,覺醒記憶從此,龍入大海,虎嘯山林男主誓死不做舔狗!一個字:霸道!展開

《霸道女婿》章節試讀:

”林醫生,心跳沒了。 ”

”呼吸也沒了。 ”

”瞳孔正在放大! ”

”完全沒生命體征了。 ”

護士大驚。

一連串的變故,林琳措手不及。

強心針和電擊器,根本沒用上。

”不可能!怎麼這麼快? ”

林琳完全沒辦法理解。

她摸着小女孩脖頸,已經慢慢涼下來。

看生命體征,已經沒了。

”人沒了。 ”

林琳無力摘下口罩,通知家屬。

”人沒了?剛才還有氣息,剛推進手術室,人就沒了? ”

黑大漢大吼道: ”你們是手術室,還是斷頭台? ”

”您聽我解釋… ”

”我聽尼瑪!老子抽死你! ”

黑大漢蒲扇般的大手,直接抽了過去。

這一巴掌要是抽在林琳白嫩臉蛋上,非出人命不可。

”別打我老婆。 ”

陳凡一手攔住。

黑大漢力氣雖大,可卻難動分毫。

老婆雖然對自己不好,可畢竟是自己老婆。

打狗還要看主人,何況打老婆?

林琳獃獃看着陳凡側臉,莫名有些恍惚。

這個窩囊廢,挺身而出的模樣,似乎有幾分小帥。

”還有,你女兒沒死。 ”

陳凡狠狠一推。

黑大漢踉蹌幾步,一屁股坐下。

”陳凡,你胡說八道什麼?你懂個屁! ”

林琳怒道: ”心跳和呼吸都沒了,瞳孔都在放大。 ”

她極不高興,剛才那一絲好感,蕩然無存。

”廢物東西,別在這裡礙眼了,你懂個屁! ”

丈母娘冷哼。

”小凡,別添亂了,這種事,不是你能處理的。 ”

老丈人嘆氣道。

”誰說呼吸和心跳沒了,就是死了? ”

陳凡反問。

”我說的,你別廢話。 ”

林琳怒道: ”滾。 ”

”就是,人都涼了,你上來湊什麼熱鬧? ”

丈母娘罵。

”陳護士,人家林醫生都束手無策,你能有辦法?搞笑吧! ”

”就是!他以為自己是閻王啊!能把死人救活? ”

”傻逼! ”

幾個小護士小聲罵著。

她們都想早點下班,要是讓陳凡再救治,又得加班,累死了。

至於小女孩生死,才不在心上。

醫護人員見慣生死,根本不怎麼把患者當人看。

陳凡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小兄弟,我女兒真沒死? ”

黑大漢反應過來。

作為父母,哪怕一線生機,都要死死攥住。

”重度休克而已。 ”

陳凡淡淡道: ”治療一下,能救回來。 ”

”小兄弟,您有辦法?您幫幫忙,剛才我有眼不識泰山,您饒命。 ”

黑大漢甩手抽了自己幾個耳光。

”幫什麼忙?人都涼了,閻王嗎?能救活死人? ”

一個護士不耐煩道: ”一陣折騰,又得加班,不用下班嗎? ”

”去尼瑪! ”

黑大漢抬手就是一巴掌,如同割草般,直接抽倒。

護士頭撞在牆上,昏死過去。

”你這人怎麼這樣?告訴你人都死了,怎麼還要讓一個男護士救? ”

林琳怒道。

”老子不管什麼男護士,老子只要救活俺女兒。 ”

黑大漢雙目血紅。

”他只是一個男護士,甚至,連護士都干不好。 ”

林琳怒道: ”一個只有中專學歷的上門女婿,窩囊廢怎麼可能救活你女兒? ”

”你行你上啊!? ”

黑大漢怒道: ”你是醫生,名牌大學,那你他媽怎麼救不了人?嗶嗶什麼玩意? ”

”你… ”

林琳啞口無言。

”沒本事就別說話,人家是窩囊廢,我看你連窩囊廢都不如。 ”

黑大漢冷哼道: ”小兄弟,快去救我女兒吧、 ”

陳凡仍舊不語,只是消毒洗手,準備進手術室。

”陳凡,你一個窩囊廢,不要添亂,出了大事,你擔待不起。 ”

丈母娘罵道。

”人都已經被你女兒治死了,還能有什麼更大的事? ”

陳凡冷冷問。

”這… ”

丈母娘說不出話來。

”死馬當活馬醫吧! ”

老丈人嘆了口氣,也是無可奈何。

”不行。 ”

林琳再次阻止,道: ”就算小女孩已經死了,也不能讓這個窩囊廢治。 ”

”為何? ”

陳凡眉眼一挑。

”因為你沒有資格,你不配! ”

林琳怒道: ”就算是一具屍體,你都不配。你是一個贅婿,窩囊廢,只會掃地洗衣服,連護士的工作都做不好。你沒資格進手術室。 ”

”今天你進去手術室,就是對所有醫護人員的侮辱。 ”

”是對所有醫護人員辛勤勞動的玷污。 ”

”所以,做好你的窩囊廢,給我滾! ”

她情緒極為激動。

除了對自己丈夫的瞧不起,更多是作為一個醫護人員的憤怒。

一個自己宣布死亡的人,他卻說能治好,對於任何一個醫生,這種事都是不能接受的。

”你錯了。 ”

陳凡不悲不怒,淡淡道: ”對醫護人員來說,最大的侮辱和玷污,是見死不救! ”

說著,昂然進去手術室,帶着身為醫護人員的良心和職責。

林琳獃獃愣在原地。

剛才陳凡的話,聲音不大,可卻振聾發聵,令每一個醫護人員心顫不已。

也讓那些急於下班的護士們,羞愧臉紅。

”琳琳,你也進去看看吧! ”

丈母娘勸道: ”別看他慷慨陳詞,好像很有把握,可終究是窩囊廢,別再出什麼大亂子。 ”

”我不管! ”

林琳怒道。

”行了,別耍小孩子脾氣! ”

老丈人也勸道: ”終究是一家人,去幫幫忙! ”

”哼! ”

林琳冷哼,雖然滿臉不高興,可,還是進了手術室。

她終究不敢太託大。

手術室內。

陳凡坐在床前,在小女孩肚皮上勾畫著什麼。

”陳凡,你在幹嘛? ”

林琳冷冷質問道: ”你這是在褻瀆屍體。 ”

陳凡用小女孩鮮血,在小女孩肚皮上,勾畫著一個猙獰的鬼怪圖案。

青面獠牙,頭生雙角,還張着血盆大口,猙獰恐怖。

”你搞什麼?巫術嗎?腦子有坑吧你? ”

林琳大怒。

肚皮上畫鬼怪,這種操作,她萬萬不能接受。

”不是巫術,是中醫。 ”

陳凡已經勾畫完,他用酒精清洗手指,眉眼不抬,看也不看林琳,彷彿進入某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中醫?你不要告訴我,你要用什麼毫針! ”

林琳冷道: ”小說看多了。 ”

”毫針,只是中醫眾多器械中的一個。 ”

陳凡解釋道: ”中醫博大精深,是一座寶庫。 ”

”不說千萬種藥材,就是推拿、艾灸、刮痧、拔罐、甚至放血得諸多治療方式,就不勝枚舉,浩如繁星。 ”

”哼! ”

林琳冷笑道: ”所以,你要用那種辦法? ”

她是西醫,一直對中醫不太信任。

”毫針! ”

陳凡翻出一個白色針囊。

診所是中西醫結合,老丈人也是老中醫,手術室都備有針囊。

”哼!我就看看你怎麼把死人救活。 ”

林琳抱着肩,冷冷道。

”她沒死。 ”

陳凡再次重申道: ”只是重度休克。 ”

說著,開始施針。

一根根毫針分別刺入鬼怪圖案的雙角、尖牙、血盆大口等關鍵所在。

一共一十三針。

最後一針,很粗,很長。

是針囊中最粗的一根。

陳凡拿在手裡,雙目微眯,一動不動。

”這麼粗?你不會要用它刺吧? ”

林琳一驚。

這是殺人,還是治病?

陳凡不言不語,抬手刺入鬼怪圖案正**。

噗!

甫一刺入,黑血就蔓延出來。

陳凡雙指搓進,一寸寸刺入。

黑血也跟着一點點流出。

最後黑血瀰漫,整個將鬼怪圖案全部淹沒。

”好了! ”

陳凡擦擦手。

”你這是什麼鬼東西? ”

林琳皺眉問。

”只是一些小手段,我在一本古書上看到的。 ”

陳凡淡淡一句。

”叫什麼名字? ”

林琳問道: ”有什麼用? ”

”叫… ”

陳凡遲疑一下,道: ”閻羅奪命針! ”

”什麼? ”

林琳皺眉更甚。

”至於有什麼用…… ”

陳凡眉目一寒,道: ”虎口奪食,閻羅嘴下奪性命! ”

那副鬼怪圖案,就是閻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