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連載中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來源:google 作者:吃你蘋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有才 路子瀟 都市小說

秩序與規則之下,隱藏着混沌與貪婪……我看着鏡子里透着詭異的自己:「是你把我帶到這個世界?」靜默無聲……藉助鏡中人的奇特能力,我上課擺爛,考試作弊我一步步揭露隱藏於新世界下的種種陰謀卻又一步步踏入無法回頭的深淵那是我不可企及的龐然大物……展開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章節試讀:

鏡子中的臉蠕動扭曲,像是在恐懼,又如同在啜泣。

那樣詭異,離奇。

這是離開了路子瀟控制的臉,彷彿自己有了生命,彷彿渴望與鏡子外的人對話。

「啊!」

路子瀟發出一聲慘叫,手中的打火機滑落,身子後傾坐在地上,火焰散發的微光瞬間被黑暗吞噬,不留一點痕迹。

像是被陰冷的空氣包圍起來,他感到背後發涼,等到瞳孔緩慢放大,適應黑暗的環境,他才看得真切。

鏡子中的人一直站在那。

除了臉,身子也漸漸浮現。

這不是自己的映像。

這不是幻覺。

而是一個人。

一個鏡子中的「路子瀟」。

被嚇得不輕的路子瀟不停搖着頭,試圖驅除眼前的景象,但是他越是用力,就越是清晰地感覺到眼前景象的存在,腦袋嗡嗡直響,心臟噗通噗通跳動。

他知道這是心理壓迫造成的後果,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站起身子,他嘗試直視眼前的「自己」,疑惑道:「這是怎麼回事,你是血腥瑪麗嗎?」

站在鏡子里的人搖了搖頭,詭異又恐懼地微笑,並向他伸出手,對方彷彿將要突破次元壁,如同貞子從電視里爬出來。

恐怖,靈異。

路子瀟的心臟更加極速的跳動,彷彿隨時可以從喉嚨里嘔出來。

只見鏡子里的人食指觸碰到鏡面,緊接着四指觸碰,手掌觸碰,像是被鏡面擋住一樣,它的手沒有穿透出來,而是在鏡子的那頭按出了一個掌印。

接着,看見鏡中人無聲地低語,浴室里卻沒有一點聲響。

它的眼睛看着他,又轉向自己手掌。

路子瀟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驅使着,讓他以同樣的方式伸手,食指嘗試觸碰鏡面對方的食指,突然,像是靠近了什麼具有磁力的東西,手指被往鏡子上拉扯,兩隻手指接觸,手掌與手掌相對。

寒冷迅速貫穿全身,那是一種廣闊的,孤單的,無邊無際的冷。

他不由自主的退後,驚訝地望着鏡中人。

鏡中人也驚恐微笑着,原本境內漆黑的空間彷彿有了光芒,越來越強烈,像是被陽光照射。

路子瀟的眼睛漸漸失去焦距,只剩下模糊的影子,而他的耳朵也變得越來越模糊,腦袋開始膨脹刺痛,眼睛像被死死拉扯,無法打開。

這個感覺他很熟悉,與白天穿越到這個新世界時的痛感一模一樣。

難道又被穿越了,他腦子思緒混亂。

直到耳伴清凈,路子瀟才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完全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

四周被黑色的無邊無際籠罩,彷彿沒有一絲亮光。

身邊的點點漂浮顆粒卻清晰可見,有的散發紅暈,有的閃爍耀眼,每一顆漂浮的顆粒就像是光源,將光的漣漪向周圍蕩漾,充滿整個空間,無邊無際的空間。

這是星空,漫天閃耀光點的星空。

星空中,路子瀟身處其中,不是仰望着無邊星空,而是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無限延伸,都被星空包圍。

他漂浮在其中,有種騰空的感覺,全身沒有支點,也沒有地吸引力。

待到他完全適應了漂浮的狀態,確認這不是地球,略感失望。

「難道我又穿越到了其他地方?」他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他不知道這裡是否有什麼潛伏與威脅,不想太快暴露自己的底牌,便沉默不語。

這時,只見四周的點點星光在眼前匯聚,融合成了一個人形,面容的雕刻也逐漸清晰。

另外一個自己站在面前。

這是那個詭異,離奇的鏡中人。

兩人沉默。

路子瀟作防備狀,警惕地看着對方。

而對方的表情卻時而恐懼萬分,時而莊嚴肅穆,時而又擔驚受怕。

「你是誰?」路子瀟最終按捺不住,開口詢問道。

他看到對方的表情又變得疑惑不解,似乎它的表情神態完全在模擬着路子瀟的心理。

這時,鏡中人再次伸手。

路子瀟以面無表情掩蓋內心的緊張,與之手掌相對回應,卻發現對方也開始表現出手足無措,心驚膽顫。

自己的心理完全無法對它隱藏。

瞬間,鏡中人的映像開始分崩離析,點點星光像飄散的柳絮,從人型的手腳,末端開始分離,散落。

揮之即去,突然感覺手上一空,路子瀟雙手沒有了任何東西。

星光們很快又呼之即來,重新彙集,形成一幅畫面,呈現在無邊無際的星空之下。

一個聲音從畫面里傳出。

「路子瀟就是殺人犯,我聽到他自己承認了。」

「我看了新聞,最近發生的三起殺人案,一定是他乾的。」

畫面中傳出來的聲音是嚴祺。

鏡頭向上移動,畫面背景一片漆黑, 似乎比眼前的星空更加深邃。

突然,畫面中呈現出一個穿黑色連帽衫的男人,他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

「你一定要曝光他……**來了都沒有把他抓走,看來他一定有後台……你一定要曝光他,記者vv先生。」

嚴祺的聲音有些急迫。

畫面中的男人點了點頭,伸出手和畫面外的人握手。

旋即,畫面虛無,又轉變為人型……

路子瀟看清楚了,這個畫面是嚴祺的視角,他正在向記者曝光了自己和殺人案的牽連。

兇手模仿自己發佈在網上的推理小說殺人,應該不知道作者的真實身份,如果他的身份曝光,不知道會引來什麼麻煩。

不安的感覺襲上心頭。

可是眼前的神跡,對路子瀟來說,更加值得重視,開口疑惑道:

「謝謝你的提醒,這份情報對我很重要,需不需要我用什麼東西和你交易……」

「或者代價是什麼呢?」

話畢,卻見到鏡中人只是表現滿意微笑,搖頭示意。

路子瀟依舊抱有懷疑。

可是他的懷疑心理又全面反映到了鏡中人的神態上。

這個鏡中人如同機械人一樣,只會模仿着路子瀟的喜怒哀樂,彷彿行屍走肉,可它卻真的擁有超能力。

他思考後又問道:

「我是否可以看看其他人的畫面?」

鏡中人點頭,表情謹慎中透着興奮,伸手等待。

路子瀟趕緊和它對上手掌,心中想着今天白天懷疑自己的男警員。

可是一切沒有動靜……

怎麼回事?

心中思索,隨後,大膽猜測道:

「我沒辦法通過想像一個人的樣貌來進行儀式,如果要確認一個準確的人,那是否還需要這個人的名字?」

看到鏡中人點頭,表示同意。

路子瀟後悔今天沒有看清這個男警官的證件,旋即他又問道:

「我可不可以看到過去時間的畫面?」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他將手觸碰上鏡中人,說道:

「路子瀟!」

在他心中模擬出面前這個和自己一樣的鏡中人的模樣。

畫面展開,路子瀟看着眼前的情景,是自己一天經歷的視角。

思緒開始倒流,畫面也在一幅幅倒放,回到白天自己在會議室的畫面。

吳修文警長出示證件:吳修文。

緊接着其他兩名警員也一同出示了證件:周然和鄭童欣。

路子瀟想要繼續往回倒放,可是畫面停止在他從廁所隔間起來的時候。

一片漆黑。

畫面破碎,路子瀟感覺這能力真是不可思議。

有了這種能力,今後考試簡直是行雲流水,但他轉念又覺得自己的格局太小了……

不等鏡中人的形態完全呈現,路子瀟握上對方的手,默念:「周然!」

畫面再次展開,男警員周然的視角立即被投影出來。

眼前是一間間黑暗的房間。

他的視角移動,來到窗戶旁邊,畫面突然放大,投放出對面的樓房,左右稍稍移動,對準其中一個打開了的窗戶。

窗戶內一片黑暗,看不清楚裏面的情況。

只見「視角」摘下了他的金框眼鏡,低語:

「鷹眼!」

畫面瞬間變亮,清晰。

彷彿通過高清夜視儀在觀察窗戶內的情景,窗內的景象一覽無餘。

調整焦距,視野拉近,畫面上出現一個站在洗手台旁的人,用手撫摸鏡子。

——是路子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