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敗神
敗神 連載中

敗神

來源:google 作者:唔識四叔唔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唔識四叔唔驚 曾戈靖 都市小說

文學理工化,文藝工業化我們認為文學服務於人,文藝服務於社會,根源在人,因此不可能遭遇如同製造業那樣的「降維打擊」可我始終堅信,就在不遠的將來,人工智能文學將把人類文學拌上一個趔趄當人類再回首,才發現今天已經是人類文學的最後繁華看不完的華美詞藻、經典歌賦,化為數據庫里的待調詞行;數不盡的悲約歡離合、愛恨情仇變為運行庫里的隨機函數;大數據分析文學受眾的個人經歷推算閱讀喜好;窮舉法組合篩選出最優秀的文學作品人工智能用遠優秀於人類的文學作品滋養一代又一代人類的精神家園或許你會說我是一個悲觀的科學末日論者,搭配變態的反社會人格和計算機智能的外行;屬於不自量力的時代絆腳石,註定會被歷史的滾滾巨輪輾成齏粉但你錯了,我其實會擁抱這個時代的到來因為只有人類真正的被時代圈養,文明的真諦才會出現在柵欄的盡頭於是在這個時代到來之前,請允請我沐浴人類文學的最後餘暉靜靜的欣賞你們這一群掘墓人加油干,小夥子們!展開

《敗神》章節試讀:

西平村是個容納了兩萬外來人口的城中村,除了一條通往村中心的夜市大道外,周邊全是被五至七層村民自建樓夾着的昏暗小道。自建房裡的戶型以十餘平米的單間配套為主,因為每月房租只要五六百元,這個村子就成了打工人的蝸居天堂。曾戈靖在去年實習的時候就開始住在這裡。

兩人到達時,正是下班高峰期,村口夜市大道上的各色小攤還沒有擺上。曾戈靖把車在路口的邊上停下,立即感覺到一股殺氣飄了過來。

「曾戈靖~」

一個喊聲嚇了曾戈靖的全身一哆嗦。這是所有人從學生時代起就被刻在DNA里的恐懼,死囚臨死前被點的也是全名。

他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后座的夏溪瀾愣了一下,也跟着從后座上下了車。

一個女孩從一棵路樹下繞了出來,面罩寒霜,臉上似笑非笑。

只見她身材有致,容貌靚麗。一條牛仔熱褲勉強裹住**長腿高跟鞋的高海拔上升段,腰間細細一小截蕾絲若隱若現,短款白色背綁修身衫在正面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臉上輕飾的粉黛恰到好處的搭配了那頭精心打理過的齊肩小捲髮,整個人看起來真的是辣而不俗,熱而不媚。

「霧潮!」曾戈靖心裏感嘆一句,旋即又頓感吃虧。

「秋薇,你在等我嗎?今天穿得真好看,就是容易着涼!」

「哼!老娘打扮成這樣還不是為了便宜你嗎!」葉秋薇心裏暗自腹誹着。

她控制着自己以一種不急不緩的步速走向二人,力爭營造出一種母儀天下的威儀。

夏溪瀾快速的向前走了兩步:

「你好,我是夏溪瀾,曾哥的初中同學。」

猝不及防的提前踩點,破了葉秋薇的氣場,頗有些將軍對陣馬失前蹄之感。

「你好,我是葉秋薇,曾戈靖的女朋友。」

葉秋薇微笑的伸出手,用語氣划了重點。

「是嘛~」

夏溪瀾的語調微微上揚,顯出有些意外的樣子,也伸出手和葉秋薇輕握了一下。她也笑着道:

「曾戈靖可真會保密,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他提都沒提過!」

曾戈靖一聽,針尖對麥芒,這是要死的節奏啊!在這個女權高漲的社會裡,男人就象貨物一樣被人下了訂就沒了自主權。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那個文藝年代,二女爭夫公平競爭的優良傳統怎麼就沒有流傳下來呢!

「我今天車子被偷了,小夏順路就送我回來了。」曾戈靖打了個岔。

葉秋薇瞪了他一眼,意思是這是重點嗎!

曾戈靖回瞪了一眼,意思是這個怎麼就不是重點?

夏溪瀾看着兩人「眉來眼去」,心裏有些不爽,眼睛滴溜溜的一轉,發現了新大陸。

「咦,這蛋糕好漂亮,誰過生日啊?」

原來葉秋薇的手裡還拎着一個蛋糕。

「給他過生日唄!」

葉秋薇向曾戈靖努了努嘴,接着臉色一垮,用很疲憊的聲音對他說道:

「人家在路邊站了一個多小時等你,都快累死了。」

「啊~」曾戈靖聞言一陣的心痛,一個多小時啊,這得便宜了多少路過的猥瑣男。

「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呢!」

「人家怕打擾到你工作嘛,怕你又在跟哪個主任在談話。」

葉秋薇感覺自己佔了點上風,不自覺的用上了點撒嬌的語氣,曾戈靖的骨頭都酥了。

「我不方便時會關手機的,你以後想找我就直接打電話好了。」

夏溪瀾眉頭微舒,看來兩人關係應該還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沒到那種互知長短深淺,大小軟硬的地步。突然她想起了什麼,脫口而出道:

「不對啊!曾哥的生日是明天,3月14日啊!你是不是記錯他的生日了?」

葉秋薇又瞪了曾戈靖一眼,可以啊!這小三是啥都知道呢!

「過了十二點就是了~」

葉秋薇說完這句話突然就扭捏了起來。

曾戈靖聞言眼前一亮,秒懂。

這意味着什麼同志們!

這意味着什麼啊?同志們!

這意味着今天晚上葉秋薇會陪他到十二點以後啊!

怪不得今天她打扮得跟往常不一樣呢。一年多了,這妹子終於想通了,這身打扮是禮物包裝呢!

「唉,」夏溪瀾暗自輕嘆一聲,看着曾戈靖這想拆包裝的猴急樣,這局敗了。

「那我在這裡先祝你生日快樂了」

夏溪瀾心一橫,向前一步給了曾戈靖輕輕的一個擁抱。

「今天沒有準備,生日禮物過後補給你的。」

曾戈靖大腦直接死機,不帶這麼玩的啊!哥沒帥到要判無期的地步啊!平時的夏溪瀾斯斯文文,落落大方,怎麼會那麼大膽?哥還有大好前途要闖,還有萬千世界要拯救,萬萬不能淪為感情倫理慘劇的男主角啊!

「拜拜~」

夏溪瀾的擁抱其實是一觸即松,符合國際標準禮儀。她趁着葉秋薇還沒反應過來,怒氣值還沒有拉到最滿,趕緊騎着自己的小電車翩然而去。

「曾戈靖!」

還在象一根木樁那樣杵着的曾戈靖耳邊響起一聲尖叫,接着膝彎就上挨了一記高跟鞋,人還沒倒下頭上就又挨了一記蛋糕!

單間出租房內,曾戈靖把頭洗了一遍雙一遍,但是蛋糕的奶油質量似乎很好,洗了那麼多次頭上還是油膩膩的。

洗澡間旁邊就是一個簡單的灶台,一個簡單的單人電飯鍋里燜着泡麵。反正房裡也沒有別人,曾戈靖就開着洗澡間的門邊洗澡邊煮泡麵。一邊搓揉着自己一邊自怨自艾,原本今天應該會有個美好的夜晚~!

突然間,單間的大門被人很用力的錘響。

「來了,來了!」曾戈靖見門敲得那麼的急,迅速抹乾了身,套上一條短褲和T恤,趿着拖鞋打開大門。

只見葉秋薇氣鼓鼓的站在走廊里,臉上的妝溝溝壑壑的顯然在哪個角落裡狠哭了一場。看到曾戈靖把大門打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言不發的走了進來。

曾戈靖看到葉秋薇如此傷心,自是忍不住的一陣陣心痛,有心想安慰一下她,卻又不知如何說起。

「我~我~,吶個~」曾戈靖囁嚅着「你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啊!」

「滾!」葉秋薇沒聲好氣的又踹了曾戈靖一腳。

「好勒!」

曾戈靖立馬在床上翻了幾個跟斗,全然不記得自己是穿了條大短褲,一不小心就透底走了光。

葉秋薇臉上飛起一朵紅霞,心底輕啐一聲要死,滿腹的牢騷瞬間湧上心頭,眼睛一紅又要落淚。

曾戈靖一看大事不好,趕緊將這個可人兒攬入懷中,指天為誓劃地為咒的表示今天的事情純屬意外,又扮豬耍猴似的上竄下跳一番,才讓葉秋薇收了淚眼神通。

「你換件衣服,我們出去吃飯吧。」

葉秋薇整理好了心情,對曾戈靖說:

「對不起,剛才我發脾氣把蛋糕砸了,等會我再買個蛋糕陪你。」

「啊~好的,」

曾戈靖稍微猶豫了一下,他現在身上只有一千塊不到,明天還得預着九百多的修車錢,去外面吃肯定就付不了修車錢了。不過他還是又馬上答應了,修車大不了拖一下,後天十五號就發工資了。沒錯,無良公司就是十五號才發工資。

葉秋薇看出了曾戈靖的端倪,剛想說些什麼就聽見曾戈靖放在床頭的手機里傳來了微信紅包的嘩啦聲。

神使鬼差一般,葉秋薇就朝手機上瞄了一眼,想看一看是哪一位「及時雨」。沒想到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氣歪了鼻子。

夏溪瀾給曾戈靖發了一個生日快樂520紅包!

這下曾戈靖當場就坐了蠟,微信紅包紅彤彤的真是殺人又誅心。

「呵呵,真的是富婆啊~」

葉秋薇冷冷的笑道,「出手就是五百多!」

「我~我~」現在曾戈靖真的是體會到什麼叫帥是一種罪了!

「多年同學不見,可能就是她們城裡人的普通表示吧!我給她退回去~」

「退什麼退!」葉秋薇橫了曾戈靖一眼:

「有人送錢給我老公還不好嗎!把紅包收了請我吃飯去,一分都不許剩。吃的時候發個朋友圈,謝謝人家老闆!」

「啥?誒誒!」

曾戈靖稍微一愣,葉秋薇好象叫自己老公噯?懷着一絲竊喜他唯唯諾諾的點開了紅包,傻裡傻氣的順手回了個默認表情。

葉秋薇看着那個「謝謝老闆,恭喜發財」的跪拜表情,一撫額頭,這個男人好像是真有點智障!

那邊廂,城西某高檔住宅小區的一個大平層內,夏溪瀾看着自己微信里恭喜發財的表情下又跳出來一個拿刀砍人的表情,心中瞭然。這是葉秋薇自信的接下了自己的戰書啊。

她微微一笑,收起了手機,抬起頭來向身前的兩位老人喊了一聲:

「爸、媽!」

「哎!」兩人同時應了一聲,赫然就是神出鬼沒的看車大媽和幹啥都很快的修車大爺!

「瀾瀾,」修車大爺夏世仁一臉溺愛的對夏溪瀾說道:「這樣是不是太委屈自己了?」

「哪有的事!」夏溪瀾展顏笑道:「倒是委屈你這一個大老闆配合演出了。」

「哼,」看車大媽於化鳳輕哼一聲:「你們兩個活寶就作吧!」

「切~」夏溪瀾衝著於化鳳做了個鬼臉,說道:

「也不知道當年是誰一天到晚的扎我爸的車胎!」

「瀾瀾,別瞎說!那是當年產品質量不行造成的。」

夏世仁嚇得臉色都變了。當年他蹲守在車棚里見識了於化鳳掏刀子扎輪胎的狠勁,硬是把抓賊啊三個字咽下了肚子,直接導致自己被她騎了幾十年。地肥牛瘦,夫綱不張啊!

夏溪瀾吐了吐丁香小舌,泚溜一下溜回了自己的房間。

於化鳳看着女兒關上了房門,才有些擔憂的對着自己的丈夫說道:

「你真的覺得那小子配得上我們女兒?」

夏世仁溫柔的坐到妻子身旁,輕聲而又堅定的說道:

「我夏世仁寵女兒只問女兒喜不喜歡,不問什麼配不配。只要女兒喜歡,以我們的家境,哪怕是塊爛泥我至少也能扶他上牆!」

這時夏溪瀾房門背後傳來了尖利的抗議聲:「他才不是爛泥!」

夏世仁吃驚的看着自家寬闊的大廳,心中震驚不已:

「卧槽!這房子這麼不隔音啊!晚上動靜可得小點~」

與此同時,曾戈靖和葉秋薇也找到了西平美食街里的一家網紅餐廳。葉秋薇做主狠狠的點了幾個好菜,依例朋友圈先吃。很快就有人點贊,正是夏溪瀾。葉秋薇也不着惱,只是藉此又稍微敲打了一下曾戈靖後便吃了起來。

吃到一半,又上了兩聽啤酒,喝着喝着葉秋薇的眼圈突然又紅了。曾戈靖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暗道今晚這個生日過得好不坎坷,於是急忙詢問葉秋薇:

「怎麼了?」

「那女孩家裡條件一定很好吧」葉秋薇反問曾戈靖。

「她家裡怎麼樣我怎麼知道,我只是和她在初中同學過三年。前段時間我跑三院的業務才碰上她的。」

曾戈靖急忙撇清關係,「更何況我就不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

「我知道你不是,但是也有人說絕對的忠誠是不存在的,只是背叛的砝碼還不夠!雖然她只是穿着工作服,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來她的家境很不一般。我怕有一天,她拿着張支票給你,讓你離開我~」

「你這個劇本不對!」曾戈靖打斷她的話:

「應該是拿一張支票給你,讓你離開我。」

「呃~對!」葉秋薇似乎有點微醉,順着曾戈靖的思路往下編:

「有一天她拿着一張支票讓我離開你。」

「那你覺得多少錢可以把我賣了?」曾戈靖逗葉秋薇。

葉秋薇可愛的歪着腦袋想了想:

「一個億吧!有一個億我就把你賣了!」

曾戈靖覺得有些好笑,說道:

「那不如要兩個億,分我一半我就同意了。」

「那好,就要兩個億!咱們對半分賬!」葉秋薇一錘定音。

可是沒過一會她又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皺起了眉頭。

「不行啊,好像個人帳戶不能收現金支票的!那我們不是白忙活一場?」

曾戈靖見她說得認真,也跟着入了戲:「那咱就開家公司用來收錢!」

「不行,要交稅,而且怎麼寫入項?經得起洗錢調查嗎?合同有沒有效?會不會構成非法交易罪?」

「呃~」曾戈靖沒有想過賣個身都那麼複雜,於是兩人各自拿出手機查了起來。查了幾分鐘兩人又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傻不傻啊!

笑了一會,葉秋薇又嚴肅了起來:

「你覺得我們有未來嗎?」

曾戈靖好一陣頭痛,今天葉秋薇總是這樣患得患失的。

但曾戈靖也能夠理解,葉秋薇是D省人,他們那嫁女一直是要較高的彩禮。葉秋薇家裡一直不寬裕,自家情況也差不多。並且葉秋薇家裡還有一個還在讀高中的弟弟,加上葉秋薇自身條件也很出色,她的父母對她的期望很高。

葉秋薇估計家裡為了保障弟弟,可能會索要三四十萬左右的彩禮。曾戈靖知道與自己共處了兩年的葉秋薇是個能夠與自己同甘共苦,共渡一生的女孩子。可自己卻遲遲給不了葉秋薇一個確定的未來。為了維繫關係,兩個人共處中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免提起未來的話,心照不宣的固執認定只要年輕就有無限的可能。

只是這個「可能」總是不來,時間卻把葉秋薇給逼急了。她賭上命運選擇了在今天把身體交給自己。她相信自己不會令她失望,相信自己能在家裡把她逼崩潰之前娶得了她!只是賭桌上梭哈之前,內心的忐忑是免不了的。

性感的女人總能激發起男人的荷爾蒙激素,從而令其盲目自信!

啊呸!寫錯了!

看着楚楚可憐的葉秋薇,曾戈靖內心堅定起來:

「會有的!現在我的工資不高,但是我還可以去做兼職,明天我就去送外賣。最多四年,我一定娶你回家!」

看着正氣凜然發誓的曾戈靖,葉秋薇輕啐了一口,莫名的鬆了口氣。

「呸!牛別吹得太大!四年後我二十六,你要是不娶我,我要你好看!」

其實她的心理底線是七年,再久她實在是沒信心扛住家裡的壓力。四年,夠了!

「我吃好了,咱們回去吧!」葉秋薇輕聲道,媚眼如絲。

「好的好的」曾戈靖慌忙不迭的用手機買了單,挽起葉秋薇的手就往家趕。

出租房內只有一盞日光燈,葉秋薇一進門就羞紅了臉,死活不許開燈。

黑!真的是太黑了!暗室中那真的就是:

伊人嬌嬌催征急,

將軍威威欲引弓。

丟盔卸甲輕身陣,

循絲撥霧覓敵蹤!

陰丘咸泉飲渴馬,

朱絳一點盤狂龍。

柳蔓楊枝盤根錯,

老漢怒推觀音坐!

山崩地裂難得徑,

雲翻雨覆未承恩。

只嘆玉龍初探水,

雲霽風清聖人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