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嬌妻:被糙漢老公和崽爭着寵
八零嬌妻:被糙漢老公和崽爭着寵 連載中

八零嬌妻:被糙漢老公和崽爭着寵

來源:google 作者:紫陌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鵑 現代言情 蔡建軍

重生+八零+系統+雙向寵愛+萌寶+靈獸+致富杜鵑成為植物人半年,只有骨瘦如柴的前夫蔡建軍悉心照料,這才知道,蔡建軍愛她如命,願意與她共同赴死他握着她的手,流下一行濁淚,「阿娟,坤坤已經長大了,你再也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們永遠在一起」重活一世,杜鵑睜開眼睛,看見坤坤將熱烘烘的童子尿尿到蔡建軍身上多麼溫馨的一幕啊!這一世,她要和蔡建軍一起陪着坤坤長大!展開

《八零嬌妻:被糙漢老公和崽爭着寵》章節試讀:

「蔡建江~」

「羅小強~」

杜鵑清亮的聲音回蕩在山谷中。

羅小強和蔡建江像兩隻野猴子一樣,正趴在樹上摘野果。

羅小強耳朵尖,似乎聽見有人在叫他,

「建江,你聽沒聽到有人在叫我們倆?」

蔡建江將橙黃色果子塞進嘴裏,

「沒有啊~呸~好酸~」

「你再仔細聽聽,我怎麼覺得有點像你二嫂的聲音。」

「那不可能,就我家那個懶貨二嫂,這會說不定還在睡大頭覺呢!」

「你聽嘛!聲音越來越近了,你二嫂可不就是這種甜甜的聲音,說起話來可好聽了。」

「去去去,瞧你那猥瑣樣,我二嫂除了樣子過得去,別的一無是處,也就二哥稀罕她!」

兩人打鬧着,將口裡酸澀的野果丟了一地。

「呸~一個能吃的都沒有,來給你吃點好吃的。」

小強從兜里掏出一把花生米,分一半放在建江手上。

兩人坐在樹丫上,晃着雙腿,開始吃花生米。

這個時代,能吃飽肚子就不錯了,哪還能吃到零食。

一把花生米,就顯得格外珍惜。

只見建江先把花生掰開兩瓣,然後用牙齒一點一點地咬,直到整顆花生都進嘴裏,再慢慢地嚼。

兩個少年,一把花生米吃出了頂級大餐的幸福感。

這一幕,恰好被進山找人的杜鵑看到。

兩個孩子坐得高,顯眼,她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向大樹靠近,邊跑邊喊:

「別吃花生米。」

建江和小強看到氣喘吁吁跑過來的杜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十分詫異!

剛才沒有幻聽。

真的是建江的二嫂。

小強一顆花生米已經到了嘴邊,

「二嫂,花生米為啥不能吃?」

杜鵑跑得呼哧呼哧的,臉蛋紅撲撲的,手撐着肚子,氣都沒喘勻。

「別聽她的,咸吃蘿蔔淡操心。我侄連口奶都喝不上,還來管我吃花生米。」

建江斜睨了他一眼,繼續吧嗒着嘴,萬分珍惜地嚼着花生米。

「花生米里有……有老鼠藥!」

杜鵑的話像一道晴天霹靂,炸得兩人頭皮發毛。

「呸~呸~呸~」

他們趕緊把口裡的花生沫吐了,跟沾了屎一樣,把手上的花生米全扔了,使勁在衣服上擦。

要死了~要死了~

誰不知道老鼠藥會吃死人的。

不然村頭寡婦是怎麼來的。

杜鵑看着他們驚慌失措的樣子,趕緊讓他們從樹上下來。

建江精瘦精瘦的,掛在樹枝上一悠,便從樹上跳了下來。

小強有點虛胖,一邊朝外吐着口水,一邊順着樹榦慢慢往下溜。

杜鵑將水壺從身上取下,遞給他們,讓他們趕緊漱口。

「你們吃了多少啊?」

杜鵑心想,幸虧發現及時,身體還沒吸收,吐出來應該就沒事。

「我吃了五顆。」

「我吃得多,我吃了十多顆~呸~」

兩人輪流漱口,將口腔沖刷個乾乾淨淨。

突然,小強感覺肚子一陣絞痛,他捂着肚子,額頭上冒出細細密密的汗。

許是有了心理暗示,建江的肚子也開始隱隱疼起來。

杜鵑心急如焚,這裡離村裡小診所還很遠,等趕過去,藥物都被吸收了,更危險。

最好的辦法是,現場催吐!

這時,蔡建軍聽到這邊有嘔吐聲,也尋了過來。

「建軍,得想辦法讓他們吐出來~越快越好~」

建軍知道兩個臭小子吃了帶老鼠藥的花生米,臉色陰沉,照着建江的腿肚子踢了一腳。

「渾小子,越大越不懂事。嘴巴怎麼那麼貪吃。」

建江委屈巴巴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倔強着沒有掉下來。

他都快死了,還要踢他,真沒人性~

杜鵑知道建軍這是心疼弟弟,忙拉住他的胳膊,讓他冷靜下來。

建軍給了杜鵑一個瞭然的眼神,開始教兩個半大小子,如何給自己催吐。

「對,就這樣,用手使勁摳自己的喉嚨,是不是感到噁心?」

「怎麼還吐不出來呢?笨死了!」

建軍見兩個小子,摳了半天喉嚨,也沒有吐出來,恨不得自己現場演示一遍給他們看。

想到肚子里是剛才媳婦夾給他吃的炒雞蛋,他還是放棄了那個念頭。

倒不是心疼雞蛋,

主要是媳婦第一次給他夾菜吃,值得紀念。

杜鵑看到他們這樣,心裏也急,電光火石間,她靈機一動。

她彎腰拉開建江的褲腿,發現他腳上光溜溜的。

又拉開建軍的褲腿,發現他穿着一雙黑色的襪子。

她讓建軍趕緊將襪子脫下。

建軍扭扭捏捏死活不脫。

「脫我襪子幹什麼?都破洞了~」

「再說,我就這一雙襪子,好幾天沒洗了,太臭~」

杜鵑二話不說,抬起他一隻腿,把他的膠鞋脫了,將他的襪子擼下來。

難怪不願意脫,腳趾頭都露出來了,腳跟處也磨得只剩下一層紗了~

兩個小子不知道杜鵑在幹什麼,等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襪子已經堵在了他們嘴邊。

「哇~」

「哇~」

真帶勁,他們膽汁都吐了出來。

等羅嬸帶着大夥找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他們吐得稀里嘩啦。

兩人恨不得找個山洞住進去。

回去後,羅嬸不放心,又去診所拿了一些清熱解毒的葯,叫他們吃下。

建江回去的時候,低頭縮着脖子,大氣不敢出一口。

劉桂芳又是心疼又是惱怒地將他罵了一通,癱在椅子上抹眼淚。

杜鵑安慰道:「媽,不用擔心,建江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劉桂芳詫異地看着她,幾年沒有叫過一聲『媽』的人,今天這一聲『媽』叫得那叫一個親熱。

不過,她怎麼知道建江會沒事,吃了老鼠藥能沒事?

「小娟啊~你爹去得早,要是建江有個好歹,我怎麼跟列祖列宗交代啊!」

劉桂芳今年五十歲,已經將自己劃入老年行列,凡事喜歡上綱上線。

杜鵑還想說什麼,一旁抱着坤坤的小花憋不住了,

「二嫂,你肯定不着急了,我們家的事,你什麼時候操過心啊!」

說完,還將坤坤往杜鵑手上塞,嘴裏嘟囔着,

「自己的孩子,自己看着!」

蔡建軍的臉頓時拉得比生產隊的驢還長,

「說什麼屁話!閉嘴吧你!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二嫂,建江可能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