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麻辣俏媳婦
八零麻辣俏媳婦 連載中

八零麻辣俏媳婦

來源:google 作者:蘇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佩佩 現代言情 顧喬月

再次睜開眼睛,顧喬月錯愕發現自己竟然重生回到了1985年這一年於她而言,就是命展開

《八零麻辣俏媳婦》章節試讀:

涼曬着金黃小麥的院子,身後是一排三間刷了白灰的土坯房子,邊上是一個低矮的灶房。
在遠處是一條只有兩米左右寬的泥土小路,一排大約十年樹齡的老楊樹,就是一片片儘是麥茬子的田地了。
耳邊是知了的聲音 視線收回,院子里是一個女人帶着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女娃在打場。
顧喬月苦笑,她這是迴光返照吧,臨死之前見到這輩子最想見的人,明明前一刻她發現丈夫外遇,被丈夫和小三聯手從樓上推下去,下一刻 果然是死了,迴光返照。
「媽!」
顧喬月不自覺的喊了一聲。
這聲音一出來,顧喬月愣住了,這如黃鸝一般的清脆悅耳的聲音不是她的聲音。
「喬月,餓了嗎?
等媽把這點弄完就去做飯。」
女人回頭看了一眼,抹了把頭上的汗,就回頭繼續幹活去了。
邊上的女娃扭頭不滿的看顧喬月。
「姐,你又偷懶,喝個水喝這麼久啊,快點把這點活幹完就能歇着了。」
那女娃分明就是她的妹妹,顧喬婉十幾歲時候的模樣。
顧喬月愣愣的站着,狠狠的在自己臉上掐了一把。
「嘶~」 臉上的疼痛清清楚楚。
怎麼回事?
「噗嗤~」 顧喬婉扭頭剛好看到顧喬月掐自己臉的一幕,熱的臉通紅的她樂的笑了出來。
「媽,姐自己掐自己臉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傻了。」
「這孩子,哪有這麼說你姐的,就剩一點你也別幹了,去樹蔭下歇會吧。」
顧喬婉高興的扔下攪糧食的木鏟就跑到了樹蔭下,端着印有五星紅旗的搪瓷缸子喝水,扭頭對着顧喬婉擠眉弄眼。
顧喬月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搪瓷缸子上,又去瞅身後綁着鞦韆的那棵大杏樹,旁邊的核桃樹和一排柿子樹。
這分明就是她小時候的家。
驀地,一個想法在她心裏產生。
重生?

「現在是那年?」
顧喬月不等回答,撒腿就往屋裡跑。
屋裡的牆壁上貼着報紙,很大的土炕上被子疊的整齊,還有隻存在於幼時記憶中的紅方桌,方方正正的大木箱子。
顧喬月記得,那裏面放着她們娘幾個的衣服。
門口的地方是一個盆架,上面是搪瓷臉盆,在往上,掛着一本萬年曆。
顧喬月腳步有些沉重的走過去,看着日曆上的日期。
1985年,6月30號。
顧喬月腦子裡轟的一下,腳下一個踉蹌直接坐在了地上,這是她1985年的家,這年她剛剛十七歲。
她重生了?


顧喬月又在自己臉上掐了一把,疼痛讓她瞬間淚流滿面。
1985年,所有苦難都還沒有來臨,渣爸和渣奶奶還沒有逼死媽媽,她沒有和那個渣男結婚,妹妹也還沒變壞被害死,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
顧喬婉進屋,看着顧喬月的樣子嚇了一跳,連忙把她扶起來:「姐,你怎麼了?
怎麼哭了啊,是不是哪裡難受?
中暑了?」
又對着外面喊:「媽,姐不知道怎麼的坐在地上哭,媽,你快過來看看姐是不是中暑了。」
外面忙活的張佩佩連忙扔下木鏟子跑到了屋裡,看着淚流滿面又是哭又是笑的顧喬月,也嚇得不輕。
「喬月,你怎麼了,有事你給媽說,是不是難受了。」
顧喬月抬頭就對上兩雙關心的眸子,只覺得一切那麼的真實。
手狠狠的掐着腿,那一瞬的疼痛竟讓她瞬間哭出聲來。
「沒事,剛才有沙子進眼裡了。」
張佩佩一聽那還得了,趕緊就把顧喬月拉到外面太陽地里,仔細的看她的眼睛。
發現沒什麼事後這才叨叨道:「你這孩子,現在到處都在收麥子,到處飛的都是麥芒,下次覺得眼睛裏有東西,可不能自己揉,萬一是麥芒揉瞎了眼可怎麼辦。」
顧喬月乖巧的點頭,不管現在這是真實的,還只是黃粱一夢,她都很享受着來之不易的缺失了很多年的母愛。
顧喬月沒事,張佩佩就去做飯了,顧喬婉湊到跟前,仔細的瞅顧喬月的眼睛。
「姐,眼睛還疼不疼。」
顧喬月搖頭,回到屋裡唯一的鏡子跟前,伸手摸了摸現在這張臉。
「真的很年輕啊。」
鵝蛋臉,濃眉大眼,鼻子挺拔秀氣,耳根後的皮膚很白,臉頰曬的有些黑,紅彤彤的,整體算不上多美,但透着端莊。
這是她十七歲的時候,現在剛好是暑假,也是一家人命運發生轉折的那年。
這年中考,顧喬月考上了高中,一家人都很開心,張佩佩給鐵路上班的顧大勇寫了信,說了這一好消息。
信剛寄出去沒兩天,顧大勇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是半夜,進屋就對張佩佩一頓毆打,說剛回來就看到一個黑影從張佩佩屋裡出去,說他不在家張佩佩就找野男人給他帶綠帽子。
當時動靜鬧得挺大,左鄰右舍都過來看熱鬧,無論張佩佩說什麼,顧大勇都不信,咬定了她找野男人。
85年的時候,人們的思想還沒那麼開化,所有人都對着張佩佩指指點點,說她浪,說她不守婦道。
顧大勇鬧了一通,說被帶了綠帽子沒臉在村裡待下去了,第二天就走了。
村裡人都覺得張佩佩不檢點,開始疏遠她,女人們沒事就嚼舌根罵張佩佩又浪又賤,都防着她,好像一個不注意張佩佩就會去勾引她家男人似的。
一些心思不正的男人半夜裡往張佩佩屋裡摸,有一次被顧喬婉看到,拿着掃把打了出去。
張佩佩承受不住村裡人說三道四,也受不住那些男人明裡暗裡的sao擾,趁着夜裡跳了井。
救上來的時候就瘋了,瘋瘋癲癲兩年後不慎跌溝里摔死了。
因為家裡的事情,顧喬月自然也沒上成高中,在家裡照顧瘋了的張佩佩,村裡人對他們一家指指點點,顧家一家人也對他們不是打就是罵。
在那種流言蜚語下,顧喬婉在學校里也不好過,初中沒畢業就不上學了,之後和外村的二流子攪和在一起,徹底變壞,二十來歲就丟了命。
顧大勇整整兩年沒回家,再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個大肚子的女人和一個剛兩歲的兒子。
後來顧喬月才知道,顧大勇是在外面有了人,回來就是離婚的,怕村裡人說他,就乾脆污衊張佩佩偷人,把她打了一頓直接走了,等到事情平息了,這才回來。
顧喬月想着這些陳年舊事,眸子中一片冰冷。
所幸,一切還來得及。
顧喬婉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顧喬月冰冷的眸子,只覺得自脊背骨竄起一陣寒意。
「姐。」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她姐今天似乎有點不一樣。
顧喬月回神,朝着顧喬婉笑了笑,問道:「喬婉,媽是不是給爸寫信了?」
她不記得顧大勇具體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但大體的日子還是記得的,就是張佩佩給顧大勇寫信後的地第三天還是第四天。
「昨晚媽給爸寫信了,你還寫了兩句,你忘了?」
 

《八零麻辣俏媳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