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連載中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昭坤揚 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五萬年前,先賢觀摩世間萬物,歷時良久,拉開了人族修鍊的帷幕......三萬年前,人族統一聖元大陸,人族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史稱「輝煌年代」......一萬五千年前,人族出現巨大危機,諸多強者隕落,無數無上傳承斷絕......一萬年前,魔族自域外而來,佔領了聖元大陸,人族與夾縫中求生......四千年前,人族誕生一絕世妖孽,橫掃世間,一統大陸,創立了萬族平等的時代......兩千年前,絕世妖孽去往域外,開通了聖元大陸與其他位面的界門......而今天......展開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章節試讀:

經過了數日的長途跋涉,終於看到了濱城的輪廓。

單從外面來看,濱城單就這一面城牆,就比南風城要寬近十倍,可見其面積更是不知要比南風城大多少倍。

徐雁抬手拭去額頭的汗水,聲音中帶着驚喜,「快看,這就是濱城。」

濱城,聖盟東岸臨海城市中最大的三座主城之一,其繁華程度遠超大部分內陸城市,單就這三座主城每年給聖盟帶來的收益就佔據了總收益的七分之一,要知道聖盟治下的主城就超過四十餘座,其他中小城市上千,鄉鎮更是不計其數。

當然,這些都是徐雁告訴他的,畢竟他可沒這麼多的見識。

「快走吧,等進了城,我先帶你去海源學院,嗯,不行,還是先帶你去換身衣服吧!」徐雁說著,拉起昭坤揚就往城門方向趕去。

「不用那麼麻煩,你帶我先去將狼皮賣了,然後我再用賣的錢買身衣服,之後再去海源學院,怎麼樣?」昭坤揚建議道,畢竟自己背了這一路,為的不就是拿這些狼皮換錢嗎?

「也好,先去處理了這些狼皮。」徐雁略一思索,同意了昭坤揚的建議。

城門口的守城人員雖然對昭坤揚的打扮很好奇,但見到是徐雁帶進城的,也就沒有阻攔,很顯然,他們認識徐雁。

進了城,昭坤揚好奇道:「徐姑娘,他們認識你?」

徐雁一臉理所當然,說:「當然了,我可是天才少女,在海源學院的新生考核中可是第一名。好了,趕緊去雜貨鋪賣狼皮吧!」說著就拉昭坤揚往街上走去。

彎彎繞繞了有十幾分鐘,終於在一家看似破舊的小店前停了下來。

店門口掛着一塊歪歪斜斜的招牌,上面印着「雜貨」字樣。

徐雁徑直走了進去,昭坤揚也緊隨其後。

昭坤揚進去之後,發現小店內確實不大,只見一個老者拿着秤在稱着什麼。

「張老闆,來生意了。」徐雁衝著老者說道,並示意昭坤揚將狼皮放下。

張老闆回過頭,看着地上的狼皮,說:「品質一般,賣相一般,不過數量還行,看在徐小姐的份上,給你個公道價,4鐵幣一張,你身上的賣不賣?」

昭坤揚一愣,說:「我倒想賣,可是賣了之後就得光溜溜的出去,恐怕不太好吧?」

徐雁俏臉一紅,說:「張老闆,麻煩您給他拿套衣服,錢就直接抵扣吧。」

昭坤揚聞言,點了點頭,說:「嗯,這樣不錯,那就麻煩老闆您了。」

張老闆不置可否,起身從旁邊的柜子里翻出一套粗布衣服,看上去質量還不錯,也沒有補丁什麼的。

昭坤揚趕緊上前接過衣服,並在張老闆的示意下到裡間去換衣服。

「徐小姐,這小子哪撿的?看上去好像從未修行過,但是他這個地方有點兒意思。」張老闆說著,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

徐雁有些好奇,說:「精神力?能讓您覺得有意思,看來他的精神力不低啊。我在外面遊歷的時候遇到的,據我觀察,他確實沒有修行過,甚至對修士的了解還不如普通人。」

張老闆微微搖了搖頭,說:「可惜起步太晚了,具體情況還是要測試了才知道。」

說話間,昭坤揚已經換好了衣服,拿着換下來的兩張狼皮走了出來,向著張老闆道謝:「謝謝老闆,您看扣完之後還剩多少錢?」

張老闆接過狼皮,順手放在一旁,說:「十張狼皮就是40鐵幣,這套衣服算你7鐵幣,算下來我該給你33鐵幣。」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鐵幣,數出33個遞給了他。

昭坤揚接過鐵幣,點頭稱謝。

「既然完事了,那我們走吧!張老闆,再見。」徐雁見事情忙完,招呼着昭坤揚離開。

出了雜貨店,昭坤揚跟着徐雁又是一路彎彎繞繞,這次時間比較長,差不多花了四五十分鐘,才來到目的地——海源學院。

門口有一個守衛,見到二人靠近,便開口說道:「徐小姐,這位是?」

徐雁停下腳步,說:「放心吧,規矩我懂。」

說著轉頭看向昭坤揚,「除老師、學員和工作人員外,其餘人進入學院都需要進行登記,就在旁邊的門衛室,由我做擔保,很快的。」

昭坤揚點了點頭,跟着守衛到旁邊的門衛室做登記,也就是填了一下名字、性別等基本信息,再加上徐雁的擔保簽名,很快就放行了。

「走吧,現在學院還沒開學,很多老師也都還沒返校,我們就直接去找李老師,他平時就住在學院內。」徐雁說著,向海源學院的教師宿舍走去。

測試?不就是正常的測個力量和年齡嗎?然後我就可以正式開始修鍊了?

學院很大,儘管教師宿舍離學院大門並不遠,兩人也還是走了足足六七分鐘。

由於學院還在放假,教師宿舍的大門並沒有關閉,也沒有守衛,兩人很順利地就進去了。

當走到某個宿舍門口時,徐雁停下了腳步,輕輕地敲了敲門,問道:「李老師,您在嗎?」

很快,房間內傳來腳步聲,緊接着「吱呀」一聲,門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男人,看上去三十六七的年紀,相貌端莊,看上去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李書翰問道:「原來是徐雁啊,有什麼事嗎?」

徐雁說道:「是這樣的,我趁着學院放假,就外出遊歷,路上遇到了他。」

徐雁說著拉了拉昭坤揚的衣袖,昭坤揚會意,開口說:「李老師,您好,我叫昭坤揚,原本是在南風城的一所孤兒院長大,三年前院長遭遇不測,孤兒院也就此解散,之後我就一直四處流浪,直到前段時間遇到了徐姑娘。」

徐雁接著說道:「我發現他尚未開始修鍊,就想着帶他來學院測試一下,應該能達到進入附屬學堂的資格。」

李書翰想到自己剛剛在宿舍內正閑得沒事幹,也就答應了下來,旋即關上房門,領着兩人去往測試大廳。

到了測試大廳,李書翰直接走到一台儀器前,將其激活,然後示意昭坤揚上前。

李書翰看着滿臉疑惑的昭坤揚,解釋道:「使用全力,擊打這根柱子,左右手各十次,不能使用技能。」

昭坤揚看着眼前的儀器,大概兩米多高,頂端是顯示屏,其下是一根粗壯的柱子,直徑半米以上,外面裹着一層厚厚的不知是什麼的東西,像是獸皮,又像是橡膠。

昭坤揚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右手一拳轟向力量測試儀,緊接着左手也轟了上去,一下接一下。

「砰砰——砰砰——砰砰......」

很快,二十拳就打完了,顯示屏上顯示出一個數值:12。

這意味着昭坤揚的力量已經達到了12點,還在意料之中,畢竟這些天背着八張狼皮,走了那麼多路,有所增長也屬於正常情況,但肯定比正規修鍊要慢上不少。

「嗯,再來測試一下年齡。」李書翰說著,遞給昭坤揚一根小鐵簽。

昭坤揚接過,不一會兒,鐵簽上就浮現出數字:15。

李書翰拿回鐵簽,撇了撇嘴,說:「15歲,力量12,這就算進了附屬學堂,也是墊底的那一個,畢竟海源學院的附屬學堂比起其他幾家學院的附屬學堂要更加嚴苛,是要求在20歲前達到三階才算是合格的,也只有達到了三階才有資格正式進入學院學習,濱城的其他幾家學院要求低點兒,22歲前達到三階就行。」

「畢竟現在可不是一萬年前了,那時能在20歲前突破到三階的都是不得了的天才,可以得到來自聖盟的獎勵,可是現在只能算是正常水平。」

昭坤揚聽着有些驚訝,問道:「李老師,那一萬年前的修士豈不是比現在要弱很多?」

李書翰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想什麼呢?我剛剛說的只是平均水平,不論在什麼時代,都不缺少妖孽,就拿最早達到九階來說,目前史上最早記錄是二十歲,由一萬五千年的一位光明魔法師創下,就連被譽為人族歷史上最偉大的領袖的永恆大人,也是在二十二歲才達到九階修為。」

此時的昭坤揚內心彷彿有一萬頭大象踐踏而過:二十歲九階,這是什麼概念?在絕大部分人才開始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的年紀,妖孽已經達到修行巔峰了,這誰敢想像?我現在還在糾結如何才能達到正常水平呢,你居然給我說這個,這已經不是打擊我了,這叫摧殘!意思不掛的摧殘!

看到昭坤揚的臉色漸漸變黑,徐雁上前勸慰道:「好了,你也別想這麼多,像李老師剛剛說的那種妖孽,幾千年才出一回,無需太過在意,我們只需要和大部分人相比不落後就行了,要實在不行,就和自己比,只要自己每天都在進步就好!」

聽了徐雁的話,昭坤揚臉色漸漸好轉,問出了自己心中最近這段時間最大的疑惑:「我想問一下,你的實力到什麼地步了?」系統雖然能查詢綁定對象的境界,但卻不能查看具體情況。

徐雁遲疑了一下,說:「也沒多少,我前不久才突破到三階,目前還只是三階一級,離突破還有不小的距離,只要你努力,說不定也可以早日突破到三階。」

這時,徐雁突然想到先前張老闆的話,於是對李書翰說道:「李老師,您測一下他的精神力,看看有多少。」

李書翰一愣,暗道:在沒有專門進行精神力修鍊之前,15歲正常情況下也就幾點精神力而已,超過10點就被認為具有成為魔法師和召喚師的天賦,難不成這小子的精神力超過了10點?

心裏雖然這樣想着,但還是引着昭坤揚到一張帶有頭盔的座椅前,示意他坐下,並戴上頭盔,而自己則在一旁的操作台前輸入指令,開始測試昭坤揚的精神力。

昭坤揚只感覺有輕微的刺激從頭盔傳向頭部,沒什麼其他感覺。

很快,操作台上顯示出測試結果:24。但在下一瞬,數字變成了25,然後不再變動。

徐雁看着李書翰的表情從不以為然到神色凝重,再到目瞪口呆。於是也走上前去看測試結果。

「這......這怎麼可能?」徐雁失聲道。

李書翰漸漸回過神來,走到昭坤揚身旁,取下了頭盔,說:「起來吧,徐雁,你過來測一下。」

昭坤揚立即起身,給徐雁讓座。

接着就算給徐雁測試了一下精神力,結果是37點。

看到這個結果,昭坤揚心想:我還以為我的精神力很高呢,結果還是很低。

李書翰關閉了儀器,說:「你有專門修鍊過精神力嗎?」

昭坤揚有些心不在焉,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從未修鍊過精神力,只是從小就記性好,只不過雖然記得快,但不知為什麼身體很容易累。」

李書翰若有所悟,解釋道:「那就正常了,畢竟你的精神力遠高於自身力量,所以身體負擔不住也很正常,要知道,你的精神力天賦很不錯。」

昭坤揚眼中充斥着不解,問道:「可是,我的精神力才25,遠比徐姑娘的精神力要低啊!」

徐雁這時也開口解釋道:「從晉入三階開始,每一次突破都會促進精神力的增長,我在二階巔峰的時候,精神力也不過才17點而已,而且我的力量遠高於你,體質的加強在一定程度上也會促進精神力的增長。」

昭坤揚漸漸聽懂了,說道:「也就是說,我雖然起步晚了點兒,但還是有機會趕上正常水平的,對嗎?」

李書翰點了點頭,說:「徐雁,還有幾天才開學,關於他的事情,我會向院長反映,後續安排再聯繫,畢竟初始精神力這麼高的着實少見,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海源學院沒出過這種人,雖然起步晚了點兒,但好好培養的話,未來成就應該不低。」

李書翰說完,轉身離去,看上去有些急切。

徐雁看着昭坤揚,眨了眨眼,說:「走吧,我先給你找個住處,之後的事兒再說吧,不過入學是沒什麼問題,說不好還有優待。」

昭坤揚看着李書翰急匆匆離去,心中還有不少疑惑尚未得到解答,於是看向了徐雁。

徐雁這時已經向外面走去,留下一句:「有什麼問題,邊走邊說吧!」

昭坤揚立刻跟了上去,說:「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