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清代皇帝陵墓的地宮模仿明代晚期陵寢制度,裁撤東西配殿,只保留中軸線的地下宮殿。

券指的是石條砌起的過洞和殿堂,皇帝陵地宮是九券四門,皇后陵只有五券二門。九券分別是隧道券(墓道)、閃當券、罩門券、頭道門洞券、明堂券(前殿)、二道門洞券、穿堂券(中殿)、三道門洞券和金券(後殿,停放帝後梓宮處)。

然而早在漢代時期,墓穴多是磚石墓,封土為覆斗狀,很多封土高出地面幾十米,所以盜墓賊很容易發現漢墓。

漢高祖劉邦的長陵甚至在陵墓旁邊,設立長陵邑,所以漢墓太容易被發現,「漢墓十室九空」就能理解了。

所以劉禮才會一開始就把所看見的墓道稱為隧道券,明清時期的陵墓才有隧道券一說,漢墓稱為墓道,但現在考古界為了方便研究,也是把明清之前的陵墓以券稱謂,方便研究。

白瑪山腹,陵墓,隧道券中。

王凱貿然進入隧道券中,觸發了機關,此時一把丈長鋒利的利刃正向他迎面砍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姜森縱身一躍,在刀刃即將砍在王凱身上的一瞬間,一把將王凱推開。

刀刃從二人中間擦身而過。

「哐啷」一聲重重地砍在地面,把堅硬的地磚硬生生砍出一道一寸深的口子,二人只覺得所站的地面都抖動起來了。

倒吸一口涼氣,二人正慶幸還好躲過一劫時,落地的大刀又自動收起,縮回牆縫之中。

可就在大刀縮回的一瞬間,二人所對的牆壁又是張開一條縫隙,兩把跟剛剛大刀一模一樣的刀刃又是正對二人極速砍下!

「我靠,有完沒完啊。」才躲過致命一刀,驚魂未定的王凱見牆壁中又有刀刃襲來,不禁破口罵道。

「快躲…」

姜森身邊也是一把利刃呼呼襲擊而來,自身難保也顧不得王凱了,奮力往旁邊一閃。

刀刃速度極快,剛好擦身而過,那刀刃帶着的強風就挨着臉旁擦邊而過,姜森彷彿感覺到了那刀刃的冰冷和風刮臉龐的感覺,真的是兇險萬分。

一旁的王凱也是奮力躲避,但也是十分兇險,刀刃擦着他的肩膀而下,居然把他的衣袖砍下一截,直接露出他的肩膀來,可見剛剛王凱也是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可是還是不等二人回過神來,二人重新躲閃的地方,牆壁又是張開一條縫隙,兩把利刃又是蓄勢待發。

「完了完了,連鎖反應嗎?」王凱已經有些絕望地哀嚎起來。

「快找到觸發機制,不然這機關會無限觸發的。」

還在三角形通道口的劉禮還沒有跳下來,見此情形,突然想到墓穴中一種連鎖觸發的機關,靠的是槓桿原理和重力作用,兩頭的重物在各自的力臂長短設計下,原本保持平衡狀態,但是只要一觸發破壞平衡機制的一個點,兩邊的重物就會失去平衡在重力的作用下,上下不停地擺動,產生強大的破壞力。

「關鍵啥是觸發點啊」姜森也是焦急地說道。

王凱他們二人的處境已經命懸一線了,說話間那鋒利的大刀又是飛速砍下,姜森又是狼狽一跳,驚險躲過攻擊,但也是黔驢技窮,大口喘着粗氣,汗流浹背。

另一邊的王凱倒是急中生智,也懶得躲閃了,背包一扔,整個人往地上一躺,居然在地上打起滾來......

不過他這一招,倒也是管用,大刀砍下的瞬間,立馬翻身滾動,能躲過攻擊,還能節省體力。

「姜森,像我這樣,可暫時抵擋一陣。」王凱連忙向一旁的姜森分享經驗。

姜森也是立馬扔下背包,像王凱一樣躺下翻滾起來,不停地躲避牆壁中的極速砍下的利刃攻擊。

劉禮站在高處看着這眼前不斷翻滾身體的二人,也是忍不住這滑稽的一幕,又想笑又覺得不能笑,捂嘴憋笑間居然把臉都憋紅了。

「卧槽,老劉你他喵的還有心思看笑話,快想辦法。」

劉禮這小心思自然瞞不了姜森王凱。

「哈哈,你們倆這動作,真的太搞笑了,不好意思啊,實在沒忍住。」劉禮也是連忙解釋道,可解釋時也是滿臉止不住笑意。

「老劉快想辦法。」

姜森也是邊滾動躲避刀刃攻擊,邊焦急地向劉禮說道。

劉禮看了看整個隧道券的地面,是五列規則整齊的地磚平鋪而成,中間一列是白色的,腦袋裡思緒快速轉動,連忙說道:「你們滾到白色地磚那裡,只有中間一列是白色的,有可能那裡是安全的。」

姜森王凱已經翻滾的頭暈眼花,聽劉禮這麼一說,也是立馬照做,翻身往地磚最中間一列滾了過去。

要說這地磚也是真的大,一塊地磚估計是邊長一米的正方形那麼大,二人也是奮力翻滾了四五圈,才滾到了最中間的白色地磚上去。

可這剛滾上去,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原本二人都在靠近三角形逃生通道的這一邊,只觸發了隧道券中靠近三角通道這邊的機關,結果二人滾到隧道券最中間白色地磚那裡時,隧道券左右兩邊的機關同時觸發!

兩邊各有一把利刃極速砍下,這下二人就觸發了四把大砍刀同時砍了下來,一瞬間,半空中已是四把大砍刀朝着躺在地上的二人重重砍下。

「啊…」

劉禮已經嚇得大呼一聲,這四把大砍刀同時砍下,二人是根本無法躲閃的,看來二人已是凶多吉少,實在是不敢親眼目睹慘狀的劉禮也是習慣性地轉過頭去。

就在這生死攸關的一瞬間,姜森腦海里十幾個思緒瞬間閃過。

不該為了一己私慾讓兄弟們陪着自己來到這兇險之地的…

不該這麼魯莽貿然進入這隧道券之中…

自己應該提前就阻止王凱跳進…

......

所有的一切都已發生擺在眼前,再後悔已是無用,剛才的種種現象飛速在腦海中重現,到底什麼在不停地觸發這大砍刀的機關呢?

姜森記得,小時候他的外爺跟他講過,一般戰國之後的陵墓有很多是弩做機關,為防人防盜,就在墓門內、通道口等處安置上這種觸發性的武器。

一旦有盜墓者進入墓穴,就會碰上連接弩弓扳機的絆索,進而遭到猛烈的射擊。

這一做法,被以後漢唐陵墓所繼承,並發展到在棺槨內安裝輪機,以射殺盜墓者。

所謂輪機,就是在棺槨內壁安裝數個像現代滑輪一樣的工具,滑輪一邊置弓弩毒箭,繩索通過滑輪連接弓弩與棺槨蓋板。

一旦盜墓賊進入地下宮殿揭槨開棺,繩索將通過輪機引發弓弩數箭齊發,射殺染指棺槨者。

當然,若盜墓者曉得內情,只要小心謹慎,想法「斷其機」,便萬事皆休,任意盜掘,大發橫財了。

晚清學者俞樾在其所著的《茶香室四鈔》中引用元人吾衍在《閑居錄》中所寫的一個故事就再現了這一情景:「陳州古墓,俗雲高柴墓,為馮馬兒所發。初得石刻,曰『馮馬兒破』,遂發之不疑。毒煙飛箭,皆隨輪機而出,因斷其機,得金鑄禽鳥及玉甲片若龍鱗狀,其他異物不可數記。

鑒於弩弓發射有它的局限性,歷代的墓主們在此基礎上,又發明了一系列連環翻板、鐵索吊石等反盜墓暗器,弩弓箭頭隨着時間和年代的侵蝕,箭頭容易生鏽,箭柄也容易斷裂,所以連環弩弓後來被純鐵製作的大閘刀代替,姜森他們現在遇到的肯定是這一種。

「斷其機」是找到其觸發機制,從觸發源頭或者器械原理處加以破壞,使整個機器失去效力。

眼前這個機關的觸發源在哪裡呢?

三角逃生通道、神秘人、工兵鏟擊打......

對了!

姜森的思緒突然停在剛才自己工兵鏟擊打壁畫那一刻上,準確地說,並不是王凱第一個進入這隧道券的範圍,而是那擊打了壁畫的工兵鏟,而工兵鏟落在隧道券的地面上,並沒有觸發機關,只有王凱雙腳跳入的一瞬間,機關觸發,難道是......

想到這裡,姜森突然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空中飛舞的大砍刀近在咫尺,已經來不及有過多的思考,四把大刀同時而下,左右翻滾已經躲避不開了。

想明白原理的姜森偏頭一看,腳尖一墊,單手一撐,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腳尖和手掌,而腳尖和手掌落地之處,剛好是四塊方形地磚四個頂點相交的地方!

姜森也是絕境之中拿命一賭,白駒過隙間做好這一動作,低頭緊閉雙眼,等待着那對着自己後背砍來的大刀。

大砍刀如實砍在姜森的背上,可是原本力道十足的大砍刀突然失去了動力一般,只是輕輕的在姜森後背挨了一下,然後就軟綿綿的收了回去,下一刻縮回牆壁之中。

「成功了!」

姜森冷汗已經連串滴落,天堂地獄就這一瞬間,心臟承受能力不夠的怕是已經活活嚇暈了吧。

「凱哥?!」

突然想到什麼,姜森連忙偏頭向身旁看去,自己也是慌亂中一賭,恰巧被自己賭對了機關觸發機制,而凱哥面對剛才那種情況,顯然是無處可躲,王凱怕是......

姜森不敢想像,但他也是猛地轉頭看去,一把大刀已經攔腰切在王凱腰部,王凱已然一動不動,仰頭睜眼大張着嘴巴,面色慘白,毫無氣息!

「啊!……」

一聲絕望怒吼,帶着難受,帶着悲痛,帶着不甘,帶着無與倫比、撕心裂肺地悲傷,響徹了整個地底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