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暴君,快把你家丞相帶走
暴君,快把你家丞相帶走 連載中

暴君,快把你家丞相帶走

來源:google 作者:桃小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凌恆 雲淺兮 現代言情

前世,她封王拜相,風華絕代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朝不慎,被頭頂的大暴君壓住,囚禁五年,被迫產子,拚命逃出卻慘被心愛之人背叛,而跟他一起死的,卻她最恨的人!重生歸來,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初的模樣,雲淺兮看着眼前顛倒眾生的容顏,痴痴傻笑,「美人,這輩子嫁我,你不虧」展開

《暴君,快把你家丞相帶走》章節試讀:

然後就在墨熙宸要發火的時候,雲淺兮飛快縮回捏着墨熙宸下巴的小手,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自顧自的道:「想讓本姑娘給你贖身嗎?!」

「哎,這個你想都別想了,本姑娘什麼優點都沒有,就是窮。」

看着面前,墨熙宸變青變紫變紅的俊臉,雲淺兮強忍着笑意,低頭,揉了揉自己癟癟的肚子,可憐巴巴的望着墨熙宸,「美人,什麼時候能吃飯啊,我好餓。」

「如果你相公知道,你連清白都沒了,會不會打死你。」

最後幾個字,墨熙宸咬牙切齒。

恨不得把眼前的小丫頭給生吞活剝了。

可看着小丫頭蒼白如紙的容顏,墨熙宸一拳頭砸在一旁的小几上,實木做的小几,瞬間四分五裂,碎成渣渣。

雲淺兮見狀一個激靈,死死抱住墨熙宸的胳膊,「小哥哥,我錯了,你別殺我好不好。」

「我說過,我會對你負責的,真的會對你負……唔……」

未完的話語,全部吞沒在霸道張狂的吻中。

重傷的雲淺兮,被這麼一吻,險些背過氣去。

一吻過後,雲淺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就聽到頭頂傳來邪魅霸道的聲音,「這輩子,你只能是我的。」

爬在一旁的雲淺兮,聽到這話,嘴角不自覺的一勾。

看來墨熙宸心裏還是有她的……

隨即,清粥的香味傳來,雲淺兮真是餓狠了,一口氣喝了兩大碗,還要喝!

墨熙宸一把搶下雲淺兮手裡的碗,放到托盤上,「拿下去。」

「喏。」秋月立即毫不停留的把裝着清粥的托盤拿走。

「我餓!」雲淺兮不滿叫囂出聲。

「你太久沒吃東西,不能一下子吃太多。」

雲淺兮不滿嚷嚷出聲,「你不給吃肉吃也就算了,居然還不讓我吃飽。」

「美人,你是不是太窮,窮得連一碗粥都捨不得給我喝。」

被人就這麼一口一個「美人」的叫着,每聽一句,墨熙宸都覺得全身彆扭,「墨熙宸。」

某女一愣,一臉茫然,隨即抓抓頭,「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呢,我是不是在哪聽過。」

墨熙宸一口氣堵在胸口,「你相公叫什麼。」

「叫狗皇帝啊。」

「呃,狗狗皇帝好像叫叫……」

叫隨口的某女,認命的閉上眼睛,往被子里縮了縮,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幹嘛明知道對方喜怒無常,自己還往槍口上撞!

「睡吧,明天一早跟我回宮。」

雲淺兮眼睛一睜,有些詫異,「這這個不好吧。」

「人家畢竟是未出閣的……姑娘,就這麼跟你回宮,外面的人該怎麼說我……」

「不不這不行!」

墨熙宸看着忽然像個女孩子的小丫頭,嘴角失笑,像哄小孩似的輕輕拍了拍小丫頭的肩膀,「七年前,你就是皇后了。」

「再說你哥這裡,連個丫鬟都沒有。」

「你傷得這麼重,誰照顧你。」

雲淺兮聽到關於自己重傷的事情,抬眸看向墨熙宸,「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麼傷的嗎?」

關於這一點,墨熙宸並不打算多問,反正他會派人去查的,「你想說,自然會說。」

雲淺兮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那就不說了……」

翌日午後的陽光,溫暖的灑在豪華奢靡的大殿上,應得本就豪華的寢宮,更加莊嚴肅穆。

這就是墨熙宸的寢宮,天乾宮。

雲淺兮睡在清涼舒適的榻上,一點都沒有睡醒的徵兆。

她真的累了,終於從無數殺手中,撿回了一條命,安心入睡……

她睡得很沉,就連自己換了個地方睡覺都不知道,何況是有人走近了。

「嘩啦!」

一盆涼水迎面澆下來!

雲淺兮瞬間被驚醒,看着眼前滿臉橫肉的嬤嬤,有些發懵。

眸光流轉之處,忽然看到站在嬤嬤身後的一身華貴宮裝的女人。

雲淺兮的眸光瞬間一頓,這個人,她怎能不認識。

前世,墨熙宸對她怎樣,她全都看在眼裡。

雖然她最初喜歡的不是墨熙宸,但她也不是沒想過,跟墨熙宸一起過日子。

可就是眼前這個女人,對她假意逢迎,挑撥離間。

也是前世自己比較蠢,別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不過重活一世,她早就學聰明了。

「大膽奴婢,居然躺在陛下的龍榻上,還不滾下來。」

那個嬤嬤說著,上前就要把雲淺兮拖下來。

看來這女人連裝都懶得裝了呢。

「啪!」

雲淺兮心底冷笑,反手就給靜嬤嬤一巴掌。

這一巴掌不輕,毫無防備的靜嬤嬤一個不穩,直接摔在地上。

「反了天了,來人啊,一起上。」靜嬤嬤被摔得不輕,從地上爬起來,開始找幫手。

「打狗還要看主人呢。」

看着撲過來的幾人,雲淺兮不屑開口,「你們主子還沒開口呢,你們這些奴婢瞎咋呼什麼。」

「你還知道貴妃娘娘在啊。」

靜嬤嬤一聽這話,不怒反笑出聲,「見到貴妃娘娘,還不行禮,你這就是大罪!」

「來人啊,把這小賤蹄子拖下來,狠狠地打!」

雲淺兮看施玉兒不說話,她也懶得搭理施玉兒,一腳踹到靜嬤嬤,踩在腳下,「本姑娘還以為你多厲害呢,張牙舞爪的給誰看呢。」

「自然是給本宮看的。」

一直沒開口的施玉兒,終於開口,「你一奴婢,見了本宮就該跪下,磕頭。」

「是啊,我就算是個奴婢,也是陛下的奴婢,還輪不到貴妃娘娘來指手畫腳。」

「貴妃娘娘,你該給本姑娘道歉。」

「貴妃娘娘,快給老奴做主啊。」

靜嬤嬤爬在地上哀嚎。

看着一坨肥肉在自己腳下扭動,雲淺兮立即嫌棄的移開了腳。

而靜嬤嬤見此,以為雲淺兮是怕了,「娘娘,這小蹄子怎麼對奴婢沒什麼,可她連貴妃您都沒放在眼裡,簡直該死!」(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