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北地龍魂
北地龍魂 連載中

北地龍魂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晚清末年,戰爭爆發,小鬼子覬覦東北的資源和土地,在龍興之地尋找大清龍脈,搗毀鎖龍井,引發天災人禍我石雷,與大清保龍組,從詭異的腐屍案入手,抽絲剝繭,識破了白蓮教妖人的陰謀,成功破獲了一起起詭案,降妖除怪,保住了青冢的鎖龍井陰陽師邪法頻出,保龍組眾志成城,邊陲斗邪神,大破無面教,陰陽路鬥法,長白山搏命,最終打敗了陰陽師,護住了長白天宮的九龍歸巢大穴然而,這一切剛剛只是開始……...展開

《北地龍魂》章節試讀:

  李紅說到這兒,趙青雲閉着的雙眼緩緩睜開,眼珠子轉悠了幾下,忽然看向了我。

  「石老弟對此事怎麼看啊?」

  我連忙擺擺手「趙觀主可別問我,我就是替衙門過來查案子的,只要不涉及盜、搶、傷人,就不是衙門該管的事兒了,這邪事兒還得您跟李掌柜拿主意。」

  趙青雲倆眼兒盯着李紅看了半天,正當我琢磨他看什麼的時候,這老道一蹦高兒嚷道「李掌柜,你真是命大啊!還好你及時將我找來,再晚點兒可就要出大事兒了。」

  李紅嚇得一哆嗦「道爺您看出什麼了?可別嚇唬我啊……」

  趙青雲看看我,見我沒說話,掐着指頭念叨了幾句說道「李掌柜眉心黑氣凝滯,而且這客棧也隱隱泛着邪氣,應該是被邪祟之物纏上了。」

  李紅一聽臉色更白了。

  趙青雲擺擺手「你先別害怕,我身為道門中人,降妖除魔就是本分,不過我觀這邪祟之物甚是兇險,若不馬上收了,恐怕不日李掌柜就要有血光之災了。」

  趙青雲胡說八道,我還真不能戳破他,我都說自己是替巡檢司來打聽消息的,就只能將這衙差裝到底。

  趙青雲的話音未落,李紅一把拉住了趙青雲「道爺,我從未做過缺德事兒,咋會被鬼給纏上?還請道爺救救我,花多少錢我都認了。」

  趙青雲嘴角微微上揚「我一個出家人,視錢財如糞土,就是你不給錢,我又豈能看着邪祟為禍人間?不過我是替祖師揚名,你捐的香火,可是代表你的誠心。」

  李紅連連道謝,把趙青雲誇成了天下第一人,趙青雲滿臉得意,扭頭看着我問道「石老弟今晚有什麼打算?是這就回去,還是想留下來看看熱鬧?」

  我哈哈一笑「我打小兒就崇拜您這樣的高人,可下有機會能看見道門高人降妖驅鬼,我哪能走啊?

  今晚我就給您打個下手,反正有您這道家真傳在這兒,妖魔鬼怪也翻不起啥大浪來。」

  李紅這時候臉色才緩過來,看天色也不早了,連忙招呼人安排酒飯,待我倆酒足飯飽,趙青雲就告訴李紅將人都歸置到一個樓里,領着我往水榭去了。

  天剛擦黑,我倆順着樓梯來到了水榭,趙青雲隨便找了間屋子往炕上一倒「老弟你也先醒醒酒,弄那些髒東西得到半夜呢……」

  話沒說完,這呼嚕聲就起來了。

  我笑着搖搖頭,站在迴廊上往下看,夥計早就把水榭和草廬周圍的燈籠點上了,我邁步順着樓梯往河邊走,邊走邊拿出銅鏡開始走托里。

  銅鏡轉得很慢,我皺着眉四下打量,這銅鏡旋轉的速度,顯示這裡還真不太平。

  薩滿走拖里,一是看病、二是問事兒,可不管是哪樣,這銅鏡的轉動都是有說道兒的。

  轉速快而平穩是吉兆,反之則是凶兆。

  查了一會兒我心裏已經知道了大概,趙青雲還真不是忽悠,這客棧的確被髒東西惦記上了,但並不是啥難對付的東西,就是常見的五鬼。

  我還有個更大的發現,就是這條水龍脈的鎖龍井,竟然就這水榭之下。

  青龍台是龍首,這龍頸距龍頭不足千米,操控這五鬼之人,應該不出五里之數,究竟是什麼人會做這麼陰損之事?難道只是為了害李紅?

  一陣呼嚕聲打亂了我的思緒,我不禁笑着搖搖頭,也不知這老道有沒有真本事。

  五鬼雖然比一般的鬼魂厲害,但如果真是道門中人,收拾五鬼並不難,我也省了麻煩。

  他萬一真是個大忽悠,等他出夠丑,我再出手收鬼,降妖捉鬼也是薩滿的職責之一。

  我最擔心的就是養鬼之人,如果養鬼的是襲擊我的白面人,趁着我收鬼躲在暗處給我來一下,那可是防不勝防。

  想到這我這心裏一陣煩亂,忽然小貂從包里鑽了出來,看到小貂,我立刻心裏就有了底氣。

  沿着樓梯往河邊走,我不禁讚歎客棧設計之精妙,水榭兩側,各有一條樓梯,龍頸就在木樓梯底下,泄下來的山水滋養了龍脈,而龍脈的地氣,又反哺給了周圍的花草樹木,所以這一片的果樹,掛果格外豐碩。

  沿着小溪前行,果然看見了李紅所說的那片湖水,湖邊上有個卧牛石,刻着相思湖三個紅字。

  此處距離四姨太上吊的屋子足有數十米,那屍首莫名其妙出現在湖中,應該就是用五鬼搬運之法弄的。

  順着小路往回走,還沒踏上樓梯,就從上面傳來了一聲悶響,像是什麼東西掉在了地板上,我朝那個方向一看,臉色立刻一凜,因為那聲音,居然來自上吊的那間屋子。

  此時正好烏雲遮月,不知為何廊上的燈籠一陣閃爍,燈光居然暗淡下來,那一趟水榭在我眼中變得晦暗不明,而且還透着一股子邪氣,就像一趟碼齊了的棺材。

  幾點跳動的燈火就像長明燈一樣,尤其是那個弔死人的屋子,被燈火晃得忽明忽暗的,原本鎖着的房門,居然發出了嘎嘎的聲響,緊接着屋內一聲驚叫,像是個女人。

  我幾步就竄上樓梯,剛到屋門口,就聽見屋內傳出了一陣令人窒息的聲音。

  有繩子負重發出的咯咯聲,有身體碰到傢具時的磕碰聲,有被掐住脖子,拚命掙扎的撲通聲,更有那種從嗓子眼裡憋出來的哀嚎。

  五鬼迷魂?孽障又害人了?

  我一腳踹開屋門,正看見一個女子吊在房樑上,雙腳痙攣似地亂蹬,我來不及思考,一把就抱向了那女子的雙腿。

  可我雙手竟然抱空了,那雙腿居然像空氣一樣消失,我一個趔趄眼前花,隨即一股淡淡的女人香,直撲進了我鼻息之中。

  眼皮一陣發沉,雙腳就像踩着棉花一樣,香風中一道妖嬈的身影在我眼前一晃,身子就不受控制了。

  一雙雪白的大腿就死死纏着我的脖子,勒得我喘過氣來,周圍哪還有座椅床榻?居然掛滿了紅色的幔帳,一張艷若桃花的粉面鑽出薄紗,**着吻向了我。

  我頓時火冒三丈,這不開眼的小鬼兒找死么?立即手掐法訣念了句禁鬼咒。

  隨即就覺眼前一亮,人又站在了樓梯上,剛才的一切只是幻覺。

  就在這時不遠處再次有了動靜,我一扭臉,正看見趙青雲在緩台上擺法壇。

  只見他拿出一塊黃布隨手一抖,竟然變成了一張三尺神案,隨後又取出香爐符紙,剛要起壇做法,草廬方向再次傳來了女人的尖叫聲。

《北地龍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