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流放的巫神
被流放的巫神 連載中

被流放的巫神

來源:google 作者:羽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巫玥 林墨

【無女主,雙男主1v1文,遠古獸人文】巫神玥被主神流放到一個荒蕪的大陸上,當時的這片大陸一片混亂,天災四起生靈塗炭,巫玥不忍聯合幾大獸王耗費了僅剩的修為平息了災難,至此陷入了沉睡巫玥以為他會一直這樣沉睡下去直到死亡,畢竟他將自己的力量都分散了出去,如果就這樣死去那他也就解脫了,可是當某一天他從沉睡中蘇醒以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他以為是主神對自己的懲罰,沒想居然是因為他剛來大陸時種下的因,現在來收果了展開

《被流放的巫神》章節試讀:

「老師」姬橙跪在地上「老師,對不起我們沒有將藍禾帶回來」。

「大祭司是我的錯,是我求藍禾救姬橙,請大祭司責罰我吧」木陽跪下了布魯跟狼克也跟着跪下低着投訴說「我們也有錯」。

「姬橙說說事情的來龍去脈」大祭司站在高台上緩緩開口,「是老師,我們往西南方向走到了南山部落,在採藥的時候遇到了一種很像猿的動物。它的腳是紅色,其他地方都是白色。

我不小心闖進了它的領地,它看到我們就攻擊我們,木陽打傷了它沒想到又出來兩隻,比之前那隻還要大一倍的,我們五人根本不是對手,在跟他們纏鬥的時候我被其中一隻打成重傷。

在我以為我就要去見巫神的時候藍禾引開了白猿,我們才從那片森林跑出來,可卻遇到了一群風狼,等我們逃出來的時候我已經奄奄一息,後來木陽求藍禾救我,我當時已經陷入昏迷,不知道藍禾用他的命救了我的命。

之後那個叫林墨的人找到了藍禾的巫石,我們看到藍禾放下巫石以後便自己走入了河中,我們沿着河流找了幾天也沒有找到藍禾,而藍禾的巫石被個叫林墨的人帶走,老師我對不起藍禾,如果可以我願意用的命換回藍禾的命」姬橙眼淚斷了線似的滑落,向藍秋磕頭。

「不大祭司,都是我的錯,是我用曾經救過藍禾為由請求藍禾救阿橙的,阿橙她並不….」木陽擔心姬橙受懲罰,當時說到一半就被姬橙打斷。

「老師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招惹了白猿,大家就不會受傷」姬橙跪在地上大聲開口。

「阿橙」,木陽不忍,姬橙仍舊繼續開口「如不是因為我木陽不會去求藍禾救我」。

「夠了,木陽、狼克返回楓城,布魯返回圭城不提升一級不要來巫城,姬橙…」藍秋說道姬橙的時候有些猶豫,最後還是開口說道「你去抄錄巫文吧」。

「老師」姬橙有些不敢相信,這就是老師的懲罰,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就,不過心裏還有些暖心,看來老師心裏她還是很重要的。

巫玥看着一望無際的星海,心裏有些困惑,四周靜悄悄的,讓他感覺到有些孤單,似乎有人在叫自己,那聲音如此的熟悉。

巫玥尋着聲音找去,快走近的時候他終於反應過來那是什麼,趕緊跪下「主神」。

虛空中出現了一個虛幻的影像,畫面播放的速度很快,巫玥看了以後不知道到自己是該笑還是該難過,他已經這樣了還不肯放過他,他就那麼另他們討厭!

「巫神不會消散」,虛空中傳來虛無縹緲的聲音。

巫玥不明白,主神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讓他一次又一次的經歷世間的疾苦,心裏想着也就問出口「為什麼,這也是懲罰嗎?」

沒有得到回應,巫玥猛然驚醒,剛剛是做夢了,洗個澡都能睡着,巫玥輕笑若有所思。

起身穿好衣服往外走,今天剛好有興緻就去答應了藍秋的宴請,正好可以看看他的那些信徒。

巫玥眨眼間便下了山,並沒有直接去巫神殿,而是打算看看這城中的風土人情,千百年的時間這裡的變化還挺大的,以前這裡可是森林,一片荒涼,現在這裡居然成為了許多人嚮往的巫城。

巫玥走走逛逛,即使有有些人總是在他身上**異樣的目光,他也不是很在乎。

走着走着忽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火靈珠」巫玥轉身,就看到一個少年向他走來。

「藍禾,你既然沒事為什麼不早點回來,害得阿橙他們因為你受到罰,走跟我去見大祭司」少年說著就要去拉巫玥的手,卻被巫玥躲過。

少年有些不高興「你不要以為你是大祭司的弟子就可為所欲為,不要讓我對你使用武力」。

「在這裡沒有誰能命令我」巫玥一點也不給眼前的人面子。

「你…」少年有些生氣手上冒着火,巫玥不知道為什麼他也有些生氣,突然很想拿回自己的靈珠。

心裏這麼想着面上卻已經動手,「是你先攻擊的我的」少年心裏一喜,正愁不能出手呢,沒想到藍禾卻主動送上門來了。

火焰朝着巫玥襲擊,巫玥卻無視火焰直接直接踹了少年一腳,少年撲在地上,正要起來卻感覺背上一重,心裏頓時怒火中燒,控制火焰朝巫玥而去想燒退巫玥。

可是下一秒感覺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氣,巫玥左手成爪,少年只感覺體內的火靈珠正在一點點的剝離,少年發出痛苦的叫聲。

「神使,請神使饒恕火岩吧,火靈珠既然能被火岩使用,說明是巫神許可的,請求神使饒恕火岩」大祭司趕來趕緊跪着開口求情。

巫玥看着眼前跪着祈求自己的人,心裏有些不舒服收回左手「你起來吧」,說著收回了自己的腳。

「你走吧,下次若是對我不敬,我還是會強行取出火靈珠」,巫玥說完直接朝着到巫神殿而去。

藍秋看了眼火岩,火岩趕緊抱手行禮「是,謝神使」火岩心裏還是有些震驚的,沒有想到藍秋居然是神使。

「以後別這麼衝動」

「是,大祭司」

藍秋交代完就朝着巫玥追了去,巫玥走得並不快,藍秋很快就追了上來。

「其他十位祭司已經在四方殿等候」藍秋邊走邊說,巫玥嗯了一聲。

「以後沒什麼大事別在神像面前祈禱,聽着就很煩,求神還不如求己」,藍秋聽到這話一愣。

「是,神使,我會吩咐下去的」,巫玥沒再說什麼,現在他有些煩躁,他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也不知道這種變化是好是壞,難道這也是主神的懲罰之一!

巫玥前腳剛剛踏入殿中,殿中的幾位祭司下跪行禮「拜見神使」,巫玥輕皺眉頭,「起來吧,以後不用對我行跪禮」

幾位祭司都愣了一下,還是萬像反應快趕緊起身「謝神使」,其他人也跟着起身開口「謝神使」

巫玥走到主位置坐下,什麼也沒說拿起面前的食物就看是吃,幾位祭司也是面面相覷,不過還是在大祭司的帶領下入座。

「神使不知巫神這次有何遵旨」千咒率先開口。

「沒有,我是無意間被喚醒的,這片大陸出現異世界的人,能確定的是他們是來摧毀巫神的」,巫玥此話一出,除了藍秋和萬像其他幾位祭司都相當震驚。

「神使你不是開玩笑的吧」千咒笑嘻嘻的開口,「你說呢」巫玥眼神有些戲謔,讓人無法確定。

「哼,自不量力,偉大的巫神可不是他們小小的螻蟻能撼動的」火星祭司冷哼。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即是螻蟻也不可小瞧,神像上的裂痕不就說明了這些」巫玥說到這裡就沒有什麼說話的興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