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被虐死後,她轉身嫁給渣總死對頭
被虐死後,她轉身嫁給渣總死對頭 連載中

被虐死後,她轉身嫁給渣總死對頭

來源:google 作者:沐茵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寒司夜 穿越重生 蘇沐

【虐心+重生+言情總裁】他說:「我們離婚吧!」她說:「可以,陪我一天」那場陰謀,讓她家破人亡,那場誤會,讓他們互相傷害,他把她當成儲血工具,只為給白月光續命就在他要摧毀她時,那個隱在黑夜中的神秘男子給了她一道光,殊不知他卻是他的死對頭,他寵她、愛她、她哭着說我不配為了活着,她擺脫他,轉身欲嫁給渣總死對頭他悔不當初,卻不料他的白月光欲圖燒死她為了生下孩子,她撕開整塊肚皮重生後,他看着她和他如膠似漆,他跪下求她,卻只換來四個字:覆水難收他們終究形同陌路……展開

《被虐死後,她轉身嫁給渣總死對頭》章節試讀:

那熱水整整沖刷了她一個小時,她才走了出來,胃也痛的難受,她已經整整三天沒吃飯了,全靠醫院裏的針水養着。

任由頭髮上的水滴在自己肩上,她也無心打理,梳妝台鏡子里,那個臉蒼白如羅剎的女人,憔悴到讓她自己也害怕,趴在梳妝台上,她看了眼手機,上面有三個未接電話,那是他的哥們,也是她的朋友南飛打來的。

赤月撥打過去,對方第一時間接通電話。

「南飛,你打過我電話?」她的聲音沙啞,帶着憔悴,彷彿有人掐住她的脖子,阻止她發聲一般,喉嚨痛的冒火。

南飛雖然是寒司夜的好朋友,可對赤月卻是極其好的,甚至有時候會讓她覺得,這個男人看她的目光無比炙熱,還帶着些許在情侶身上才能看到的寵溺。

她知道,他喜歡自己,那層關係她一直未捅破。

南飛被她的聲音嚇了一跳,擔憂出聲:「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啦?」

「我,我沒事,只是淋了雨有些感冒。」

話還未說完,便被他的聲音打斷:「赤月,我不想聽到你騙我,你的情緒不對,聲音不對,狀態更不對,別忘了我是醫生。」

他的話,讓她剛到嗓子口的話瞬間噎住,再也蹦不出一個字,淚水毫無徵兆的滑落,她有些可笑,自己身邊朝夕相處的枕邊人都看不出她的不對勁,而一個很少相處的男子竟然能這麼精準的看出她的不適。

沒聽到她的聲音,南飛急了,握住手機的手有些慌亂:「赤月,你就不能說句實話,求你了。」

赤月握住手機的手一緊,另外一隻手緊緊地抓住大腿,指甲鑲進皮肉,疼痛襲來,染紅了她漂亮的指甲。

「我真沒事,只是發燒了而已。」

「寒司夜不在?」

「他不在。」

南飛怔了怔,有些生氣,這個寒司夜,為何還是對她這麼冷淡。

「沒事,你先吃點感冒藥,記住門不要鎖。」

話落,他掛斷電話,朝着寒司夜撥打過去,「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南飛氣的摔手機,連忙起身打開電腦,查看今夜的飛機票。

當他看到凌晨一點有票的時候,俊美的臉浮現出笑意,從抽屜里取好護照,鑰匙,便朝着外面跑去,連白日里穿的西裝都未曾退下。

赤月頭痛欲裂,對他說的別鎖門有些不解,卻還是把門打開,並沒有反鎖。

今夜她頭痛的不行,一摸整個人滾燙,她知道自己發燒了,可沒力氣去外面買退燒藥,看了看時間,大概十一點,想着藥店也關了門,便只有躺在床上休息。

高燒讓她整個人都在抽搐,加上她三天未吃飯,弄得她胃痛的不行,就這樣蜷縮在床上,眉頭皺的緊緊地。

推開門,一身風塵僕僕的南飛走了進來,客廳里燈未關,他聽到一陣女人的哼唧聲,那聲音聽起來很難受,心裏一緊,連忙跑進屋子。

床上的女人蜷縮在角落裡,整個人開始抽搐,臉色蒼白,眉頭緊皺,還在顫抖,南飛再也忍不住,連忙跑過去,把她抱在懷裡,手碰到她滾燙的身影,他整個人瞬間陰沉。

那種燙,能燙到他的心裏,要不是他是醫生,估計他會手足無措。

把她放平在床上,連忙把自己帶來的退燒藥給她喂下,又檢查了一下她的眼皮,赤月閉着眼睛哼唧着:「痛,胃痛。」

南飛一緊,看了看她的舌頭,知道她是患了腸胃炎,又飛快的跑出去,去自己車上拿來吃腸胃的葯,他腸胃不好,加上經常手術,導致吃飯不規律,所以隨時帶着腸胃的葯。

餵了葯,她的身體漸漸不再抽搐,可高燒還是不退,抬來溫水,為她覆在頭上,一下就着一下絲毫不懈怠。

二個小時後,她燒退了,人也睡著了,看着她以往那張絕美的臉再也沒有往日的血色,還有一道結了痂的傷口,他氣不打一處來。

寒司夜那個廢物,都到此刻了,還跟情人卿卿我我,絲毫不管她的死活,還有臉上的傷口估計也是他留下的吧!

去到廚房,他給她熬制着容易消化的小米粥,然後才在床邊看着赤月。

這一看,滿眼寵溺。

自從寒司夜帶着他見到她那一眼起,他就知道他這輩子完了,直到此刻他還記得當時他的心跳的不行。

她如同陽光下的向日葵,活潑朝氣,愛笑,配着她梨渦下的臉,好看的不行。

見過了無數形形**的美人,她是最獨特的。

可是這個讓她一眼沉淪的女人,一門心思都在他朋友身上。

她大膽的對他說出:「我喜歡你,寒司夜。」

那一刻,他整整難受了一個星期,把自己鎖在屋裡,不去上班,不去手術。

他也一度以為,寒司夜是愛她的,便隱藏自己的心思,可寒司夜卻在得到她的時候,又想盡辦法折磨她。

他們的事他知道,無法過問,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他相信像赤月這樣善良的女人是不會做出那種事,可是他信,寒司夜卻不信。

看着她被他侮辱,他終於受不了跟他決裂,為了他寒司夜,赤月不惜乞求他離開洛城,他離開了,可卻得知她過得很慘。

握住她的手,南飛埋頭苦笑道:「赤月,這一次別拋棄我,別讓我離開好不好?」

赤月翻身嘟囔了一聲,緊蹙的眉頭有了鬆動。

「砰」的一聲,門打開,巨大的衝擊讓睡夢中的赤月蹙起了眉頭。

寒司夜看向床邊的南飛,眼睛猶如毒蛇一般緊緊地盯着他握住赤月的手,氣不打一處來,一股恥辱湧入心頭。

南飛下意識地放開了赤月的手,起身想解釋,卻沒想到寒司夜的拳頭就這樣鋪天蓋地朝着他打來。

「住手,寒司夜,你個瘋子,喝了酒回來,耍酒瘋。」

寒司夜早已經失去理智,如同獅子一般咆哮出聲:「南飛,你們這對狗男女,竟然背着我,給我戴綠帽子,找死。」

「誰是狗男女?你如此對赤月,你還好意思回來,我今天來是因為她生病了,打你電話你不接,我才過來看看。」

「兄弟妻不可欺,南飛你那點心思,老子清楚的很,我不要的破鞋,你也休想撿。」

「你罵她破鞋,你個混蛋。」

兩道身影撕扯起來,撞擊在床上,赤月受驚,猛然睜開眼睛,這才看到兩個人廝打在一起,她勉強翻身坐起。

「住手」一聲怒吼,用盡了她全部的力氣。

聽到赤月的聲音,南飛一喜,鬆開了手,卻還是被寒司夜踹在地上,拳頭絲毫不曾放下。

赤月連忙光着腳走下來,擋在南飛身前,眼睛瞪着寒司夜,氣的整個人都在打顫。

「寒司夜,我讓你住手」。

《被虐死後,她轉身嫁給渣總死對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