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被退親後我攀上了高枝
被退親後我攀上了高枝 連載中

被退親後我攀上了高枝

來源:外網 作者:沈清寧洛雲斕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沈清寧洛雲斕 都市言情

【這是一個精明女反覆薅羊毛,最後被羊吞入肚腹的故事】大婚當日,新郎帶着表妹卷包袱私奔,知府沈家二小姐淪為棄婦名聲盡毀,成為整個衢州城的大笑話。都市精英女法醫沈清寧一醒來,就被原主爹娘族親送來三尺白綾,勸說她自盡以保全家族名聲。沈清寧淡定一笑,開局不利,沒關係,穩住先不方。聽聞三皇子班師回朝,沈清寧騙吃騙喝卷錢跑路,藉著三皇子的東風,一路順利抵京。沈清寧:有醫藥空間在,治病救人照樣混得風生水起,你有病,我有葯!某皇子:京城的人都知道,本皇子從不吃虧,白讓你吃這麼久的紅利,不如以身抵債?展開

《被退親後我攀上了高枝》章節試讀:

沈家把沈清寧逼上絕路,吳善才是導火索,這廝不是個東西,但凡對她有一點愧疚之心,都不會在大婚之日私奔,給她難堪。
沈清寧絕不會放過吳善才,更加不放過詆毀他的機會。
「還有內情?」
沈清雨眸色微閃,懷疑地問道。
「當然,不然你以為那狗東西為何在大婚之日私奔,還勾搭了自家表妹?」
大婚之日,洞房花燭,吳善才不舉這件事就傳出去了,他當然得騙個自家親戚遮遮掩掩。
「不可能,就算吳公子不……不舉,怎麼會告知與你,難道你和他……」
沈清雨面色驚慌,沈清雪臉色通紅,二人情竇初開,還未曾及笄,聽到不舉二字,很是羞澀。
除非沈清寧和吳善才私相授受,否則咋知道的呢。
「吳善才曾經上過戰場,被異族士兵嚇得屎尿橫流,從此就失去了那個功能。

沈清寧胡說八道,她收買過吳善才的小廝,消息來源可靠,吳公子曾上過戰場這並不是秘密,為此吳家沒少吹噓,吹噓吳家子頗有將才,面對敵軍勇猛云云。
沈清寧見過那狗東西,一看就是軟腳蝦。
得知一個大秘密後,雙胞胎姐妹久久無語,吳公子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沈清寧必須死。
曾經,沈清寧珠玉在前,姐妹倆永遠是小跟班,黯淡無光。
衢州城談論的只有沈二小姐,卻很少有人得知沈清寧還有親妹妹。
而現下,沈清寧身上的污點洗不清,姐妹二人被牽連,影響親事。
「沈清寧,別怪妹妹心狠,但凡你有點良心,就不該拖到現在。

沈清雨伸出手,突然對沈清寧襲來,只要她發力,必定將沈清寧推下山。
可惜,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沈清寧閃身並且伸出一隻腳,沈清雨試圖推人未果,被絆得一個趔趄,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倒,滾下山去。
「沈清寧,你殺人了!」
沈清雪正在四處張望放風,看到這一幕,當即瞪大眼睛尖叫道,「賤人,我和你拼了!」
沈清雪腦袋嗡嗡作響,她撲上前,雙手就要掐沈清寧的脖子,她哪裡是沈清寧的對手,幾個回合便被推下山。
「二打一還這麼弱雞,就這水平還想置我於死地?」
沈清寧原地站立一炷香的時間,見下面沒有動靜,稍微放心些許。
她本是打算留下最後一絲情面,不和兩姐妹計較,畢竟她的計劃是脫離沈家。
沒成想這二人跟隨她來上香,有如此陰毒的計劃,那麼對不住了,她沈清寧最擅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至於雙胞胎姐妹的死活,沈清寧並不在意。
如果她不出手,掉落山崖生死未卜的人就輪到她了。
沈清寧給過二人機會,並且沒有主動出擊,最多算是個防衛過當。
「弱者未必就是弱者,主上,還是您看得透徹。

目睹全程,佟德摸着下巴深思,他沒看出來,看似柔弱的沈二小姐竟然這麼辣,出手不含糊啊。
兩方相隔有一段距離,佟德眼看沈清寧要離開,他的好奇心又佔據上風,問道:「主上,若是沈二小姐得知有目擊者,她會不會殺咱們滅口?」
雖然有些自不量力,不過佟德還是期待沈清寧的表現。
「走吧。

洛雲斕沒有回話,而是先一步離開。
佟德眼裡露出一抹狐疑之色,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
三皇子這人最討厭麻煩,一向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目睹一切後,最大可能假裝沒看見。
可現在,主上好像為配合他的疑問,先一步現身。
有大熱鬧可看,佟德如打了雞血一般激動,主上終於和他有一樣的愛好了!
沈清寧站在迎客松下,等了片刻後,估摸雙胞胎姐妹就算不死,短時間上不來,應該不會打亂她的逃跑計劃,正準備離開,就見山間小路里竄出一黑一白二人。
「你們……」
沈清寧一臉警覺,看這距離,二人應是目睹了全程。
沈清寧着急走,最怕和人糾纏不清,她一個弱女子,無法和兩個大老爺們抗衡,若是對方報官的話,麻煩大了。
「沈二小姐。

主上一臉冷淡,佟德已經習慣,他主動站出來點明沈清寧的身份。
沈清寧可以篤定,她未曾見過眼前的黑臉,黑臉認得她,倒也算正常,畢竟她現在的名聲可是響噹噹的。
佟德還未組織好語言,就被沈清寧搶先,她正色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若活着的人只能剩下一人,那必定是我自己。

雙胞胎姐妹有害人之心在先,沈清寧強調先後順序,而後,她一臉不舍地掏出荷包,塞到佟德手中,苦笑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我也只有這麼多了。

時候不早,沈清寧得趕緊和玉屏下山,用最快速度逃離衢州。
至於沈家的爛攤子,踢回給沈家好了。
塞好荷包,沈清寧一步不停,逃也似的跑得飛快。
等呆愣的佟德反應過來,沈清寧早已不知所蹤。
「主上,沈二小姐是啥意思?」
佟德晃了晃手上的荷包,綉工精緻,他低頭一聞,還挺香。
第一次收到女子送的東西,佟德捨不得打開。
「封口費。

洛雲斕望着遠處,冷聲道。
小丫頭聰慧,知道破財消災,看在銀子的面子上,他當做今日沒來過。
佟德回過味,打開荷包,裏面剛好有一張五十兩的銀票。
白來的銀子,是他兩個月的俸祿,佟德歡天喜地,早已忘記滾落山下的雙胞胎姐妹,琢磨離開衢州之前打酒喝。
臨近午時,日頭火辣辣地。
玉屏背着一個小包裹,正在廂房不遠處着急地轉圈。
她和小姐約定在小亭子里見面,現下已經過去小半個時辰。
「玉屏,走!」
沈清寧露臉,對着玉屏擺擺手。
她沒想到發生了小意外,為防止被認出,沈清寧找了一處僻靜之地換衣裙,可惜頭髮她梳不好,只得用一塊帕子包裹,打扮得普通人家的小媳婦無異。

《被退親後我攀上了高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