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崩亂時空
崩亂時空 連載中

崩亂時空

來源:google 作者:涼城青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墨 陳風

遠古,恐懼,無盡的恐懼,沒有人知道深淵的那頭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世界的真相是什麼,這一切的一切,更加像是一個早已敲定好的棋局,而我們,只是棋盤上的,一顆小小的棋子......展開

《崩亂時空》章節試讀:

「回家了你也就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男人開着車「咱們最近都太累了,主要的還是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了。」

「嗯,好。」林墨口頭答應着,但思想全然的放到了那口木盒上,畢竟那木盒和裏面的短劍都過分的精美。

過了沒多久,林墨到家就下了車,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那個木盒子放進保險柜里,因為他覺得這份禮物價值不菲,但事實何止是不菲。

與此同時男人的車漸漸遠離了林墨家,他換上了一副眼鏡,然後點開了手機的撥號鍵……

「怎麼,你找我?神父?」男人聲音低沉雄厚,彷彿有着驚人的力量穿透着一切。

「嗯,陳風啊,教會可能想請你來幫忙處理一些事情……」電話的那一端發出了一種別樣的聲音,那種聲音似焦急,似驚恐,就彷彿是有什麼東西逼迫着一樣。

「嗯……好吧。」陳風嘆了一口氣「神父您稍等,我這就往您這邊趕。」

……

鈴~~~

清脆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林墨趕忙從口袋中將手機掏出。

「喂,您好?請問是?」

「林墨?是我是我,我終於出院啦,你還好嗎?」

「夏可!」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林墨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興奮「你出院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嗯,林墨,家裡先安排人把我接回M市休養了,有時間來玩啊……」

「嗯嗯,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林墨嘴上說著沒事就好,但其實整個人都已經麻了,他現在就在想夏可究竟是什麼人,在學校里平平無奇,但是有事情就直接去了M市修養?那可是超級適宜度假的大都市啊。

不過林墨也沒管別的,掛掉電話後,便感覺渾身發熱,並且沒有什麼力氣,倒在床上便睡了過去。

在漆黑夜幕的掩蓋下,一束詭異的光反射到林墨的臉上,向外一望,一道瘦長的黑影赫然出現在窗前。

無人知曉這個夜晚究竟會發生什麼,這個世界的存在至今都是一個謎,在地下深層的洞窟里,潮濕,陰冷,時不時伴隨着滴水的聲音,一種發出微弱的奇異熒光的苔蘚的照耀下,才可以簡單的看見牆上居然會有壁畫,上面畫著一隻有着章魚腦袋,蝙蝠翅膀的怪物,被人們舉過頭頂供奉着,壁畫的另一頭,是一個長着奇怪的角的,類似於惡魔的生物。

陳風那邊,已經到達了一處類似於教堂的地方。

「神父,發生什麼事情了?」

「嗚……」看到陳風後,神父差點沒有繃住,他差點哭出來「陳風啊,這次……是出了大事了……」

「咱們不慌,進去慢慢說,怎麼樣?」

陳風將神父帶進房子內,只見房子內是極度的昏暗,零零星星的幾支蠟燭閃爍着瘮人的光芒,正對大門的牆面上,一個猩紅的六芒星高懸其上,就彷彿是用鮮血畫上去的一樣,六芒星前,則掛着一個克蘇魯的雕像。

「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弄得你這麼慌張。」陳風扶着神父坐在大廳的長椅上。

「你知道扎哈馬克嗎?」神父獃獃地看向陳風。

「扎哈馬克?你是說之前咱們認識的那位鍊金術師?」陳風摸了摸下巴,仔細的思索着。

「對,就是他。」神父緊閉雙眼,向後靠去。

「他怎麼了?莫非真的做出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他瘋了……」

「什麼?瘋掉了?」陳風滿臉的疑惑加難以置信。

「還記得上一次赫爾茲男爵帶領一群人去海洋中探索的事情嗎……」神父雙眼無神。

「記得啊,我記得教會裡還去了好幾個人,對了,其他人都怎麼樣?」

「其他人都好,只有扎哈馬克瘋掉了。」神父搖了搖頭,繼續說道「男爵的船回來之後,所有的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海上……瘋掉了……」陳風小聲的念叨着,並低下了頭,貌似在記憶中努力的思索着什麼。

「瘋掉了……」神父用空洞的雙眼看着陳風「據說,他在剛開始不對勁的時候,還大喊大叫着『垃萊耶城要浮出水面了』,『偉大的神靈克蘇魯已經蘇醒了』之類的話,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唉……」

「難不成他真的看見了克蘇魯,san值清零了?」陳風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雖然我十分的相信那些東西,而且最近幾年也出了許多奇怪的事情,但……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那些東西嗎……那只是一本書而已……書中的……」神父的眼眶滲出了淚水,要知道,扎哈馬克可是他最好的朋友。

「陳風……我拜託你……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查清楚……把真相告訴我,好嗎……」

「嗯,我會的,畢竟……扎哈馬克先生也是我的鍊金術導師。」陳風握住了神父的手「神父,您先去休息,我準備一下好去調查此事。」

「嗯,好,麻煩了……」

神父站起身,朝着後屋走去,陳風看着他年邁的背影,只能默默地嘆氣。

陳風走後便駕車去到了一座古堡,高聳的石牆有着滿滿的年代感,他來到了古堡院落的大門前。

「先生,請您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證明。」一位穿着燕尾服年邁老人走了過來,在他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氣質,讓人很難想像他是這座古堡的管家。

陳風拿出一件大衣穿在身上,並從內側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張黑色燙金的ID卡。

管家看到是黑色燙金卡先是一驚,然後很快的收起驚訝的神情,他接過卡片,在手裡的小方盒上掃描了一下。

滴!

「尊敬的托德索利克先生,您的到來是歐斯肯古堡的榮幸。」管家深深一鞠躬,並遞上了ID卡。

「謝謝。」陳風面帶微笑的接過卡片,又放回了內側的口袋之中。

他回身又掏出了一個精緻的黑色手提箱,便將車交給了管家,自己走進了古堡。

進去之後,滿眼所見之處可以說是盡顯奢華,大廳里站滿了人,這些人也是同樣的衣着華麗,互相交談着,舉止是相當的優雅。

「先生,請您隨我到這邊來,歐斯肯伯爵想要見您。」一個僕人看見陳風之後便快步跑過來,小聲且恭敬的對陳風說道。

陳風隨着他穿過重重人群,去到了四樓的一處僻靜的地方,他帶着陳風去到了一個圖書館,看了看四周除了他們再無旁人,便拉下了一本書,一道暗門隨即打開。

二人走了進去,只見一個男人背朝着他們,男人示意僕人退下,僕人便走了出去,並帶上了房門。

男人轉過身看着陳風,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略微有些激動,他站起身說到:「你終於……終於肯過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