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變身:少女涅槃計劃
變身:少女涅槃計劃 連載中

變身:少女涅槃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起飛的後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起飛的後浪 都市小說 鍾小彧

【日常+變身+搞笑+異能+邏輯嚴密(?)】up主鍾小彧作死嘗試傳說中的「易性大典」,居然魂穿了一個妹子!之後,她就在無數個平凡的日夜裡,死啊死啊死啊死啊……死上了人生巔峰……展開

《變身:少女涅槃計劃》章節試讀:

鍾小彧推開門,一進去就看到了一個膝蓋高的小機械人站在門口,它的胸口發出藍光,把她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遍。

「小管家在您的臀部發現了兩個安全漏洞,請及時處理。」

什麼鬼?

還沒來得及細想,小機械人便自顧自大踏步走到插座旁,給自己連接上了電源。

她走到書屋中間,讀書區寬敞明亮,大廳中間的U字形實木書架里擺放着大量書籍,一旁的吧台後有各種飲品甚至甜點提供,服務員還沒有上班。畢竟是靠近一環的繁華地帶,價格挺高,連一杯白開水都要6元。

「來二樓找到我。」樓上的聲音說道。

鍾小彧隨着聲音,輕手輕腳地踏上環形樓梯。

上了樓,視線里唯一在活動的,就是厚重的工作台上不斷操作的機械臂。

順着機械臂上連接的線路,便看到個跟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躺在一張摺疊彈簧床上,雖然感覺有些似曾相識,但她能斷定自己不認識這號人。

「科學家?」

「你好,宿主正在睡眠狀態,現在是圖靈工具在與你對話。」

說話的不是躺在床上睡覺的年輕人,而是工作台上的音箱。

「嗯……你好。」鍾小彧大概知道這東西就是人工智能之類的,跟終結者一樣。

「請幫我完成圖靈測試,我無法理解昨天18:06你裝扮成海底撈員工,在書屋門口佇立的行為。」

呃……

問得好,實實在在把我問住了。

完了完了,總不能說就是單純拖延症犯了吧?

她大腦開始飛速運轉。

理由來了!

「當時我看天色不早了,怕打擾到科學家,才打算今天來的。」

「好的,你認為18點已經是深夜,這個答案對我幫助很大,的確是從未在其他人類那裡得到過的。」

鍾小彧心中開罵。

我超!說的我跟神經病一樣!

我才沒有這麼認為!

你別造謠啊!

「不是……」

圖靈工具打斷她的解釋,繼續說道:「你為什麼要放一袋蘋果在門口的椅子上,它在兩秒前被一名不明人員拿走了。」

「…………」

她連忙走到窗前,果真看到樓下有個戴着鴨舌帽的老太太,拎着蘋果,小碎步興奮地像撿了錢一樣。

「阿姨,那是我的蘋果!」她朝樓下喊了一聲。

老太太如同慣犯,聽到有人喊頭也不回,反而直接小碎步開疾跑進入百米衝刺狀態,結果,在闖紅燈過馬路的時候,結結實實摔了一跤,袋子里的蘋果散落一地。

好嘛,沒事學蘇炳添幹啥,這是老年人能學的嗎?

她心中一陣苦澀,轉過頭老實說道:「本來是想帶上來的,給忘了。」

「好的,感謝你對我們作出的貢獻,本次測試內容全程保密,即將喚醒宿主。」

聽到「保密」,鍾小彧長舒一口氣,要是一開始丟三落四的性格就被發現,還怎麼被寄予厚望?

不多時,彈簧床上的少年眯着眼伸了個懶腰,看見旁邊有人,一骨碌坐起來。

二人對視一秒,少年揉了揉眼睛,表情又驚又喜,伸手牢牢扣住鍾小彧的手腕,着實嚇了她一跳。

「你是窩窩小學的鐘小彧嗎!」

「我應該是…………嗎?」

鍾小彧不敢苟同,原主殘留記憶在本書第一章就到此為止了,她並沒有關於這個人的任何記憶碎片,只是單純覺得有些眼熟。

「是你!真是你!你沒有再長高了!是我啊!我是陸懷尹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你就跟現在差不多高,但我直到離校了都才一米五五,那時候你天天掐我臉,還要我在我爸問起來的時候說是老師打的,抄我作業後還要我給你抄寫費,放學把我吊在單杠上說幫我長高,我一哭你就打我止哭………」

【科學家】如數家珍般,說著曾經被鍾小彧虐到死去活來的事兒。

她愣在原地瞳孔地震,原主特么的究竟是什麼惡霸魯尼?況且就算是惡霸魯尼不會整天盯着一個人欺負啊!

這個陸懷尹越說越哽咽,甚至讓鍾小彧產生了這小子要是不想方設法的報仇,就不是個男人的感覺。

但要是報仇,就特么報在我身上了啊!

鍾小彧啊鍾小彧,你能不能做個好人?瞧瞧給人家小時候造成多大的童年陰影啊!現在別說穿小鞋,穿仙人球都輕了!

真害死我了!

「我錯了!」

陸懷尹鬆開她:「小彧你怎麼跪下了?快起來快起來,我早就理解你的所作所為了,只是很想念當年你對我拳打腳踢的純潔友誼,我現在長到一米八了,都經常夢到你打我,畢竟我出生到現在還只有你打過我呢,那種感覺真的無法言喻……自從上個月開始我的預感就越來越強烈,沒想到真的能在靈山重逢,我們真是太有緣了,你現在是在靈山讀書嗎?我沒有你的聯繫方式,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男朋友,我為了等你都拒絕了兩個女生了,如果是我一廂情願的話就算了吧……對了你吃飯了嗎,我想感謝你給了我一個完整的童年,每當我靈感枯竭的時候就能聽到你曾經的聲音……」

淦!

鍾小彧杵在原地,心如亂麻,抿着嘴看着他叭叭講個不停,這傢伙真的太聒噪了,還科學家,科比打過的復活賽都沒他話多!

還說什麼……為了兒時霸凌自己的人拒絕兩個女生?這哥們兒被凌虐出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嗎!

我把你當傻子欺負,你他娘的居然想上我?

還聽到曾經的聲音,確定不是被大逼兜抽出耳鳴後遺症了嗎!

瘋了,絕對瘋了,比我病的還重!

「那就先去吃飯吧,我們AA就行。」鍾小彧忍不了了,連忙打斷陸懷尹施法。

以後還要相處至少一年,必須找機會跟他劃清界限,這斯德哥爾摩小子明擺着對原來的鐘小彧抱有好感,如果拖延下去,界限模糊起來,那就真的怎麼說都沒用了。

「這次就先讓我請你吧,附近有一家烤肉店味道很好,你肯定喜歡。」

還好陸懷尹沒有繼續發射連珠炮了,只是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

二人走在街上,鍾小彧一言不發眉頭緊蹙,想着怎麼拒絕這難纏的小子,她雖然愛好廣泛,但跟男的談情說愛?

馬上被車撞死算了!

去找大鬍子換人?但是我一個新來的就提這種要求,是不是不太有利於團結啊?

陸懷尹則時不時冒出幾句童年的陰影,說完還有意頻繁抓她手,感覺這人不是海王就是弱智電影看多了,鍾小彧心生反感。

「能不能別動手動腳。」她和氣地說道。

陸懷尹裝沒聽見,繼續嘮挨打事迹。

每個細節都記得這麼清楚,你丫還敢說自己不記仇?

麻了,真的麻了。

「就在對面了,我……」

他們等到綠燈,剛邁開步子踏上斑馬線,一道劇烈刺耳的剎車聲響起。

還沒反應過來,鍾小彧和陸懷尹原本站立的地方,剎住了一輛泥頭車……

二人則瞬間飛了出去,脆弱的神經甚至連痛感都沒有感覺到就停止運作,身體就被巨大的衝擊撕扯的四分五裂,站在一旁玩手機的無辜小學生看着落在屏幕上的紅瞳眼球,怔在原地一動不動。

鍾小彧、陸懷尹……

一起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