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彪悍王妃要稱霸
彪悍王妃要稱霸 連載中

彪悍王妃要稱霸

來源:外網 作者:南昭雪封天極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南昭雪封天極

什麼?被搶婚?從棺材裏爬出來也要奪回來!讓她和公雞拜堂?宰了,燉湯!要賜貴妾?湖裡的水什麼滋味了解一下。彪悍王妃,不是在虐渣,就是在虐渣的路上。某被搶來的王爺喜滋滋:她愛我敬我崇拜我……王妃:呵,男人!展開

《彪悍王妃要稱霸》章節試讀:

「雪兒,還不拜見母妃?」

南昭雪嘴角微微一抽。

雪兒,他叫的真是噁心。

不過,她還是堅持把這場戲給演下去,她微微一俯身,「兒媳見過母妃。」

珍貴妃的手就那麼呆愣在了半空中,眼神看着面前這個女子,目光複雜,眼底深處卻是啐着一股駭人的冷意。

「老七,喜服,你不脫,還等我給你扒下來嗎?」

封天徹一愣,聽到那個「扒」字,莫名就想起了南昭雪扒南若晴喜服的利落。

他渾身一震,連忙脫下了身上迎親穿的紅色喜服。

封天極往身上一披,那俊朗的容顏搭配上火紅色的喜服,越發的邪魅,南昭雪不禁感嘆,這男人生的,是真的不錯。

尤其是男人大手一勾,拉住了她的小手,霸道又邪魅。

「有什麼事,之後再說,本王現在,要去跟本王的王妃拜堂。」

望着那雙大手,南昭雪突然有點明白,原主為何到死都想嫁給這個男人了。

前廳已經鬧成一粥鍋,來的賓客們誰也沒想到,竟然能看這麼一出熱鬧。

申管家忙得不可開交,剛剛南家來人把南若晴接回去,他也沒有阻攔,反正給王爺沖喜的人有了,至於是哪個,他也不在意。

南若晴識趣,還省得他費事。

正招呼着賓客,忽然聽到有人低呼,但見抄手長廊上走來幾個人。

其中一對男女,都穿着大紅喜服,格外引人注目。

新郎烏髮如墨,膚色極白,如薄瓷般細膩,眉毛英挺,幽深的墨眸沉沉似隱了刀光,只一眼掃來,就讓人不禁摒住呼吸。

不是戰王又是誰?

老天!

這……戰王沒事了?

申管家愣了片刻,不禁老淚縱橫,匆忙跑過去行禮。

封天極沉聲道:「收拾一下,本王要和王妃拜堂。」

申管家抹抹淚,意味深長地看了南昭雪一眼,迅速去安排。

重新來到前廳,南昭雪心裏舒暢不少。

對着這麼好看的男人,比對着那隻公雞強多了。

珍貴妃上座,臉上盪起溫婉的笑意,美眸中滿是溫情,像極了慈愛的母親,看着自己的兒子成家立業。

南昭雪目光微掃,準確無誤的瞧見她廣袖下用力交握的雙手,指關節都有些泛白。

咦,這個女人,有點意思啊。

封天極臉上帶笑,平時不苟言笑的人,此時笑起來閃瞎人的眼。

看他這態度,像是很滿足這門親事。

看熱鬧的人互相對視幾眼,都覺得這個南家小姐可真是不簡單。

當眾搶婚不說,還真的被她救醒戰王,難得的是,戰王還親自來和她拜堂。

拜完之後,正要送入洞房,南昭雪卻站着不動。

「怎麼?」封天極微挑眉。

「還有件事沒辦,」南昭雪抬手掠了一下頭髮,眉目帶笑,卻透着清冷。

「剛剛那隻要和我拜堂的公雞呢?」

封天極:「……」

「有點餓了,宰了給我燉湯吧!」

眾人:「……」

封天極微微一怔,輕聲笑:「按她說的做!」

南昭雪這才滿意地去洞房,封天極也不想應付這些賓客,轉身要走,珍貴妃開口叫住他:「天極!母妃有話跟你說。」

南昭雪腳步停都沒停,對這個虛假的女人,她半點興趣也沒有。

回到房間,南昭雪微吐了口氣,自從醒過來,她一刻未曾停歇,剛才又給封天極治傷解毒,也是件極耗費心神的事。

這身體……總歸還是太弱了,傷也真不少,可見平時日子過得不怎麼樣。

想想也對,要是過得好,怎麼會落得被活埋的下場?

尤其這身體和她的靈魂還不能完全融合在一起,現在只是和封天極拜了堂,殺身之仇還沒有報。

看來,一切都得抓緊。

她從琉璃戒里取顆藥丸吞下,閉眼運氣,感覺到細小的傷被慢慢修復,她的氣色也肉眼可見的好起來。

封天極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麼一副場景。

女子穿着大紅喜服,黑髮散開身後,眼睛微合,嘴角微翹,從容又淡漠。

她的肌膚似雪,不再像剛才那般沒有血色的蒼白,而是瑩潤光潔,整個人似乎都在發光。

封天極眼底深處飛快閃過訝然。

「看夠了嗎?」南昭雪閉着眼睛問。

封天極輕笑:「沒有,本王的王妃,本王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南昭雪吐出一口氣,睜眼看他,那一剎那,眼中鋒利似冰凌。

「王爺最好記着,我和你,是合作的關係,做你的王妃也僅僅是合作的一部分,可別表錯了情。」

封天極差點氣笑,這女人真是過河拆橋的一把好手。

「王妃剛剛與本王拜過堂,這麼快就翻臉了?真是無情。」封天極聲音輕飄飄的,像雪花落入脖頸,激起一陣涼意。

「無情有什麼不好?」南昭雪挑眉笑,「無情才不會有貪念,不會傷神,利益才能更長久,王爺,不會連這個都不懂吧?」

她跳下床,對着鏡子束髮,古人的髮式她是不會弄,乾脆束個高馬尾,利索英氣。

封天極盯着她的後背,目光中滿是探究。

恰在此時,有婆子來送雞湯。

南昭雪坐在桌前,也不招呼封天極,自顧吃起來。

別說,這雞湯熬得非常不錯,香濃味美,喝下去身上頓時暖洋洋。

她喝得一滴不剩,轉身又到衣櫃前一陣尋摸搗鼓,隨即利索地解開之前用來代替盤口的回形針,取下腰帶,就要脫外面的紅袍。

封天極提着一口氣,看着她這一系列操作,實在忍無可忍:「你要幹什麼?」

,co

te

t_

um

《彪悍王妃要稱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