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別慌,我帶着空間物資一起穿越了
別慌,我帶着空間物資一起穿越了 連載中

別慌,我帶着空間物資一起穿越了

來源:google 作者:鹿窈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洛白 夏歡

【成長型,介意者勿入!】夏歡意外魂穿成慘遭極品親戚賣掉的農女;開局她就斷親狂虐渣渣,護弟妹;好日子沒過幾天,趕上百年難遇的寒潮,天寒地凍,糧食匱乏;難民南下,村莊遭搶掠,亂成一團,宛如人間煉獄;不慌不慌,穿越前她得到預警,花光積蓄囤了物資;躲過寒潮,南邊發生兵亂,不得已地去逃荒避難;一路上她披荊斬棘,各有本事的一行人齊心協力地迎擊重重困境,凡是擋路者一律斬殺,不留後患;且看逃荒路上被寵成團寵,有一空間寶藏富可敵國的她如何帶領所有人在亂世中找到安身之處展開

《別慌,我帶着空間物資一起穿越了》章節試讀:

「小賤蹄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夏歡眯眼準備接招,今日她非要當著眾人的面兒好好教訓教訓夏家人,讓他們知道她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丑丫,還要打得他們心生畏懼,不敢再欺負弟妹。

正當她準備出手,夏興跑出來擋在身前,「不許打姐姐!」

看到寶貝孫子,王桂芬急忙剎住腳,「興兒快讓開!」

趁着這個空檔,夏歡先下手為強,僅憑一隻手猛捉住王桂芬的手腕,再用力狠狠捏住,聽得對方嗷嗷叫出聲後,她輕推開弟弟,一腳踹中王桂芬的腹部,把對方踹出去好幾米遠。

「今日,當著這麼多鄉親的面,我想說幾句:以後誰要是再敢動我家裡的人,下場絕對會跟夏珍珠和王桂芬一樣,誰來都不好使,能動手的我絕不動口逼逼,誰要是不想要命就來試試看!」

村民們聽得一愣一愣的,現場陷入死寂,夏歡無視掉那些異樣的眼神,牽着弟妹的手離開。

他們走出好一段距離都快到家了,身後傳來程子陽的聲音,「丑丫,你剛才怎麼?」

夏歡停下腳步,內心暗叫一聲糟糕,她迅速換了個表情,掉過頭,笑臉相迎,「程大哥。」

她牽着弟妹往側邊一站,讓出道路。

程子陽抬腳走過去,神色略帶疑惑,看向她的眼神就像看陌生人一樣。

據他所知,作為長姐的丑丫一向不待見弟妹,極其自私自利,只有夏興會護着妹妹,姐弟妹三人的關係也不怎麼好,正是因此,他對丑丫沒什麼好印象。

可如今怎麼卻變了,丑丫會護着弟妹不惜跟夏家人作對,弟弟夏興也會為丑丫挺身而出……

他不過是去山上待了幾天打獵,怎麼一下山就遇到這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他不在的日子裏到底錯過了什麼。

夏歡知道程子陽在想什麼,剛才她的舉動對於外人而言的確是過於突然和奇怪,因為這跟原主的性格正好相反。

略想了想,她直視着他,目光誠摯,「程大哥,如今我已經想明白了,一味的忍讓只會讓夏家那些人更加變本加厲,只有敢於向施暴者反抗,才能保護好自身和所在乎的人。

我知道自古以來孝道重於天大於地,但夏家人只是我們名義上上的親人,尤其是王桂芬,心腸歹毒!

或許你會說我方才當眾打人會有損於我的名聲,名聲固然重要,但在活着面前不值一提,王桂芬都這麼對我們了,無疑於是把我們逼到了死路,我要是再不做點什麼,就是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死路!」

夏興感受到夏歡情緒起伏有點大,抬手拉着她的衣袖,雖然沒有說話,但睜大的眼睛裏布滿急切與擔憂。

夏樂也拉着夏歡的手,疊聲兒地喚着,「姐姐。」

程子陽看到夏興夏樂的舉動,吃驚不小,現在不止丑丫變了,連他們弟妹倆對丑丫的態度也變了。

他仔細琢磨夏歡說的話,說得很有理,換做是他,他也會做出跟她相同的選擇,沒有什麼比自己比親人更重要。

雖然她說得有理,但他還是覺得奇怪,她怎麼突然就想通了?

程子陽抬手撓着後腦勺,說:「丑丫,你能這麼想就對了,時間不早了,我娘他們還在等我回去。」

他禮貌性的朝她點點頭就朝自己家的方向走了。

程子陽一走,夏歡呼出一口氣,「呼,這天兒真冷,咱們趕緊回家生火取暖。」

夏興夏樂看着她笑了,不由自主的都跟着笑起來。

趁着太陽還沒下山,夏歡趕緊把撿回來的柴放到院壩里曬着,晒乾了好燒一些。

看着還算寬敞的院子和幾間青瓦磚房,她不得不感嘆一句:還好夏長建跟李梅英有點腦子,不是一無是處。

這裡的地加上房子就是他倆一起打拚買下並修起來的,算得上是村子裏數一數二的好房子。

當初,夏長建因賭博欠債被夏長進從中攛掇,使得他們這一房的人被迫趕出來分了家。

那時的夏長建心裏憋着口氣,勢要證明單過絕對會比夏家人過得好,於是他痛改前非,重拾起木工絕活,在鎮子上給人上工,他的手藝是出了名的好,只要認真做,做出來的東西又快又好,幫傢具鋪子里招攬了不少生意。

而李梅英見丈夫回心轉意,也重新見到了希望,夫妻倆一條心,決定把日子越過越好,她也有手藝在手,去綉樓幫人刺繡,多勞多得。

夫妻倆就這樣勤勤懇懇地忙活了兩年,用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積蓄還債買地修房,還買了兩畝地,在此之前他們是住在夏家荒廢的祖宅,那裡夏不能遮雨蔽日,冬不能御雪抗寒。

新房子修好後,夏長建見人就炫耀,漸漸的被人吹捧得多了就又開始不安分了,跑去賭博,最終把余錢輸光,連家裡的地也拿去抵債,他越漸消沉頹廢,拿妻子孩子撒氣。

正是因此,李梅英才會不顧一切地跑掉。

好在夏長建死要面子沒把房子拿去抵債,那可是他最值得炫耀的東西了。

下午的日頭沒持續多久就被漫天的烏雲所遮擋,姐弟妹三人剛把柴回來,空中斜雨絲絲,沁涼的冷風襲來,從褲腳袖子里直灌,冷得三人一起打了個噴嚏。

「好冷好冷,快進廚房燒火取暖。」

廚房門剛關上,外面和屋頂上傳來砰砰聲,像是有什麼重物掉下來一樣。

夏歡打開廚房門一看,院子里的地上掉了不少跟雞蛋一樣大小的冰雹,「我去,居然下冰雹了。」

坐在灶前已經點燃了火的夏興跟夏樂聞聲跑過去看,他們的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夏歡察覺到他們的情緒,把門關上,一手攬一個,「沒事的,咱們在家裡不會被砸到。」

「姐姐,我是在擔心咱家地里的菜。」夏興說得有氣無力。

對啊,她怎麼把地給忘了。

根據原主的記憶,她想起來地里種着些馬鈴薯蘿蔔,但平時很少有人去打理,長得並不怎麼好。

原來兩個小傢伙是在擔心以後的吃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