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別鬧,這也叫異能?
別鬧,這也叫異能? 連載中

別鬧,這也叫異能?

來源:google 作者:江楓漸老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東方嫣然 田楓 都市小說

「田楓,如果你突然有了超能力,你最希望是什麼能力」「狂吃不胖」「不是,我是說那種比較特殊的能力」「那就隱身,吃胖了也沒人看見」……突然擁有異能的田楓,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氣上五樓,誒,不費勁兒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正派角色,光明的未來在等着我們!展開

《別鬧,這也叫異能?》章節試讀:

「老梁,廉頗上去開大,狗飛馬克轉進去,嘿嘿,接下來看我收割了」。

田楓看着四個隊友已經開團,拿着自己的本命英雄李元芳開啟收人頭模式「天空留下春意,那是風箏正在飛過」。

五殺!

眾人已經可以放下手機迎接王者榮耀里最悅耳動聽的一句話,victory!田楓得意的笑着,「我就問你們牛不牛逼就完事了,哈哈」。

「砰砰砰」!

就在田楓欣賞着自己22-0-7的戰績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暴力敲門聲。

「誒呀我去,誰啊,敲這麼大聲,別再給我家門板給拆了」,田楓一陣火大的起身去開門,拉開門的一瞬間冷汗唰的一下就下來了,只見門口站着幾個人高馬大的黑衣男,戴着牛頭馬面的面具,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特么拿着槍啊。

「卧槽」。田楓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什麼情況這是。」

「我們是Tyc華夏非自然現象聯合組織,現在跟你確認一下信息,田楓,男,25歲,單身,對吧,重點是單身!」。

「神特么重點是單身,你們是虐狗組織吧,單身怎麼了,吃你家大米了啊」。哪怕心裏害怕的要命,嘴上該懟的還是要懟回去,玩個王者別的沒學會,嘴炮功夫可是一流。

「信息沒問題就行,我們有個任務需要20-30歲的單身人員來協助完成,你符合條件需要跟我們走一趟」。

「憑什麼,我為啥要跟你們走」

「沒關係,你有自主選擇的權利,我們都是以德服人的」,說著打開了槍的保險。

要不是你們幾個整齊劃一的把槍指向我,我特么差點就信你們了,神特么以德服人,你們是以槍服人吧。

最後田楓還是跟着這幾個牛頭馬面面具男上了車,頭上戴着頭套什麼也看不見,田楓心裏害怕到了極致,到底是怎麼回事,20-30歲的單身也犯法了?

感覺車開了很久很久,直到田楓被拉下車的那一刻都還是個懵的,頭套被摘下,田楓更懵了,這是哪,附近除了一個懸崖啥也沒有,「大晚上你把我帶到這來幹啥」。

「看到懸崖了么,你的任務就是跳下去」。

「什麼玩意兒?跳崖?誒卧槽我求你們當個人吧,你們這是殺人啊」。

「別墨跡,趕緊跳」

「我不跳,這玩意兒有命下去沒命回來啊」

面具男好像已經沒了耐心,朝着田楓的屁股猛的來了一腳「給我下去吧你」。

「啊!!!!卧槽!!!!!」

田楓猛然起身驚醒,靠,原來是個夢,頭上身上全都是汗,看着手裡拿着的筆和寫滿旅遊攻略的筆記本,這才慢慢回過魂來,我不是在做去大理旅遊的攻略么,怎麼睡著了,還做了這麼奇怪的一個夢,關鍵是這個夢還這麼嚇人。

要了命了,田楓起身倒了杯水,先把機票訂了吧,十一黃金周的票估計不好訂,訂好第二天下午三點的機票便去睡覺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醒來收拾好行李,穿着一身鴻星爾克運動裝整裝待發,看了看時間才上午九點,還早着呢,便在一個名叫「一拖四」的微信群聊里喊道「我下午三點飛機去大理,先來開黑啊,王者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狗東西還要出去旅遊,等我上號」

「上號」

「上號」

「好」

不出意外,四個發小一炸就都能炸出來,四個人加上田楓,熟練的開遊戲,組隊五排,然後就開始在王者峽谷里徜徉,這一局打的可謂是相當艱難。

「上上,可以翻盤了,他們就剩一個瑤瑤公主,我們還有三個人,推高地,快上高地」。

隨着水晶的血量逐漸減少,田楓等人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突然「叮」的一聲,手機彈出來一條紅色的提示消息。

「誒卧槽,我手機彈出來一條消息,我卡了卧槽啊」

「擦,我也收到消息也卡了,誰發的消息啊」

「你們也收到消息了?誰有毛病啊這個時候群發消息」

「完了,我們沒了」

「草」

等田楓幾人重新切回遊戲界面的時候,屏幕已經黑了,一個大大的「Defeat」扔在了界面上。

「我特么服了呀,好好的翻盤局翻出來個鬼,我倒要看看誰發消息,這麼噁心。」

田楓罵罵咧咧的點開那條消息,臉瞬間就白了。

「重要通知,截止今晚24點之前,20-30歲的單身人員,不論男女,有義務協助國家完成排查任務,只限單身人員!」

昨晚的不是夢?!玩真的?可昨天明明只是一個夢啊。

這時候群里炸開了鍋,完全沒有人理會也看不到田楓煞白的臉色。「這特么是哪家婚慶公司設計的流氓廣告吧,我擦,害的我們遊戲都輸了」

「就是就是,一個婚慶公司還上升到國家高度了,這廣告也是沒誰了」。

這時候田楓哆哆嗦嗦的手機打着字「你們咋知道這是婚慶公司的廣告,別特么是真的」!

「這不很明顯是廣告么,讓單身男女趕緊結婚脫單,怎麼可能是真的,哪有這麼邪乎,別廢話了,趕緊接着準備開遊戲了,把掉的星補回來」。

「算了,你們先玩,我有點事」。田楓已經沒有心思再玩遊戲了,直覺告訴他這不太對,這事情已經有點不符合常理了,為什麼我跟我昨天的夢這麼像,會是巧合么,那這也太巧了一點吧。

田楓拿着手機,用各種瀏覽器搜索着「Tyc」,可得到的結果都是無訪問權限,還真踏馬有這麼個組織?唬人的吧。看着收拾好的旅行包,田楓搖了搖頭,真坑啊,這還讓我怎麼去旅遊,哪還有心思去旅遊。

微信,微博,博客上幾乎都被這條消息刷了屏,有不屑一顧的,有半信半疑的,還有個別人相信世界要毀滅的,散布謠言的形形**的各種人充斥在網絡上。有的人趁機對自己心儀已久的人發出組隊邀請表白成功的,也有的人依舊錶白失敗的,總之網絡上掀起了表白浪潮,大多數人已經相信了這只是一個惡作劇,甚至有人玩笑說把十月一這天當做世界表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