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程爺的甜美嬌妻
病嬌程爺的甜美嬌妻 連載中

病嬌程爺的甜美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頤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槿湘 現代言情 程硯清

青梅竹馬,兩情相悅兩個人的背景都很強大,孟槿湘在程硯清面前軟軟糯糯,但是有事是真狠程硯清是首富,坐上這個位置只是為了不讓孟槿湘的生活水平降低程硯清的基因中帶着些偏執與瘋狂,這些都是孟槿湘知道的她說她不在意,哪怕他不治療了只要對他的身體沒有影響她都不在意,她願意成為他的金絲雀,哪怕被他囚禁在身邊一輩子,她也毫無怨言湘湘就是程硯清世界裏的一束光展開

《病嬌程爺的甜美嬌妻》章節試讀:

程氏的資金鏈出現了問題,需要程父趕回去處理,而程母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程父讓手下叫來醫生,給程母注射了一定劑量的鎮定劑,抱着程母上了車,而後從郊區趕回市區,處理公司的一系列事情。

等程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程父辦公室的休息室內,床頭柜上有一張程父留下的紙條,上面寫着:我還有幾個會需要開,六點半會有人把晚飯送過來,你先吃,我忙完了就來接你一起回去。

吃飯的時候,程母動作機械,她的腦子裡全是以前別人為了討好程父給他塞女人的場景,哪怕她在場他們也毫不收斂,程父私底下和她談過很多次,為的就是不讓她多想,可是時間久了這些事情在她心裏彷彿已經成了執念一般,久久揮之不去。

後來的程母越發不對勁,總是覺得程父早上出門是去見那些女人了,所以總是在中途整些幺蛾子,想讓程父回來。

有時候是執意下廚,把油一直放在鍋里燒,讓濺出來的油把自己身上弄些水泡,也不讓人處理傷口,除非程父趕回來親自給她處理。

有時候在花園裡給花除除草,「一不小心」就被刀子劃傷了手,連破口處混進去了泥土沙礫也不處理,就像沒有知覺一樣,如果下人不聯繫程父回來她就呆坐着,只要有人碰她她就揮着雙手去抓人。

她對程父總是有着近乎癲狂的佔有慾,而程父也不曾試着去改變她,總是任由着她鬧,只要她開心就好。

程父也請醫生給她檢查過,結果是帶着偏執型人格,同時也有躁鬱症,按她這個情況發展下去時間久了很有可能會有自殺傾向,甚至會傷人。

程父也想過和她單獨出去住,所以後來才答應她一起出去住,只有他們兩個人。

而這一次程母似乎是徹底爆發了,她看似安靜的吃完了飯,然後就開始在所有的電器上潑水,將辦公室所有的文件、資料都扔進了碎紙機。

等程父回來的時候辦公室書架上所有的文件夾都胡亂地躺在了地上,碎紙機的回收箱裝的滿滿當當,一旁的地上堆滿了雪白的碎片。

程母抱着雙腿縮在沙發上,頭髮披散下來,通紅的雙眼使她看上去像個厲鬼一般,她死盯着冒着煙的電腦主機,一會兒笑一會兒哭。

程父很是無奈,不過還好他辦公室的文件都有備份。

他心疼的看着妻子,從前那般愛笑的她此刻已經到了近乎癲狂的狀態,命運弄人啊!

此刻被潑了水的電腦已經撐不住了,冒出了絲絲火星。

「留在這裡,還是我們一起出去?」程父替她整理着頭髮問道。

「我們留在這裡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分開,讓我自私一次吧好嗎?如果你想出去的話就走吧……」程母小聲說道,不過這些話被程父聽的一乾二淨。

「我不走,我陪着你。」

程父給秘書打了個電話,他說,誰也別來救火,把員工都疏散出去,等他走後一切都按照遺囑執行,消息封死,把他和程母的骨灰混在一起,然後放在高原之上,他想讓程母看見那些美到極致的風景,補償她生前的遺憾。

……

「湘湘,我要是哪天變得和他一樣了怎麼辦?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可以親手殺了我,然後找一個更愛你的人共度餘生。」程硯清說話的時候帶着一絲決絕。

「不會的,你有我呀,你不會和任何人一樣,你就是你,是我最愛的程硯清!」

女孩的話就像是最有用的鎮定劑,男人依偎在她的懷中,貪婪的吸着女孩身上的香味。

地板上寫着「極潤」的包裝袋和裝着液體「小禮物」安靜的躺着,還有一盒未開封的「禮物」被他放在了床頭櫃的抽屜里,他終究還是捨不得讓自己的女孩太過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