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病嬌公子腹黑妻
病嬌公子腹黑妻 連載中

病嬌公子腹黑妻

來源:google 作者:悲傷貓貓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南絮 古代言情 沐君瑾

傅南絮遇到沐君瑾,就像熱血漢子觸到了繞指柔她僅是靜靜地看着他一眼,便是柔情滿目——溫潤如玉心機深沉病嬌男主vs果敢冷情事業心女主雙潔男強女強1v1————青春傷感文學➕穿書奇遇,諸多副本,只待隨機抽取【簡介後期會修改,整體大意不變】展開

《病嬌公子腹黑妻》章節試讀:

「比賽開始——」

————

慕尚寒一直注意着沐朝雨的動作,但比賽開始後,着重點是團隊間的配合,只抓着單個人,隊友間的默契不如七中的好,且沐朝雨三分球拿捏得好,不一會兒,一中隊已落於下風。

休息時分,葉傾羽得知傅南絮着這提水是學校分撥給一中籃球隊的。傅南絮剛巧路過,只剩最後一提,便想着幫忙拎過來,遇到葉傾羽,沒說明白,比賽開始得早,這時候說明白了,葉傾羽拎着那水,準備交給一中隊員。

傅南絮瞧着她悠哉悠哉地走向慕尚寒他們。七中隊也不差水喝,她坐在這裡,沒有什麼可做的,有些無聊,便下意識的去看沐朝雨。

那人正在喝水,汗水已浸**球服,汗滴從臉頰上划過,繼而滑進衣衫里。

他沉默着,沒有跟隊員說話,目光迷離在籃球框底下。

好安靜的一個人……

傅南絮看的有些痴,沒有注意到慕尚寒不知何時走到她身旁。

他拿着一瓶水,遞到她面前。

「渴了吧。」

傅南絮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就接過。

「比賽馬上開始了,你怎麼來這裡了?」她看了眼周遭,她跟慕尚寒似乎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待會兒想吃什麼?!」

傅南絮一呆,她沒想到,慕尚寒對她吃什麼的這件事很執着,從場上過來,就為了問她待會兒吃啥。

「不是才剛吃了?」

「嗯……晚飯。」他就為了讓她多注意下自己,如此而已。

「我不怎麼喜歡吃晚飯。」傅南絮想了想。

「哦~那你覺得我打得怎麼樣?」慕尚寒一直站在她面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她有些莫名其妙。

「我們不是朋友嗎?比起七中那些陌生人,你不是更應該關心我嗎?」

傅南絮「……」

「我剛問了,8號他有女朋友——你們不合適。」

傅南絮心裏咯噔一下,有些失落,原來他有女朋友啊……

慕尚寒自然捕捉到她眼底的神色,面色有些不自然,「你喜歡他?」

「不喜歡。我是閑的沒事幹,才想着來看你們打球。」

這下慕尚寒心滿意足了,「後天是……」他話還沒說完,傅南絮便道「後天我有事。」

「我等你!後天是我生日,希望你能來,肖楚,葉傾羽也要去!」

嗯??

傾羽也要去?什麼時候的事她怎麼不知道……

傅南絮有些詫異。

「肖楚幫我邀請的。比賽快開始了,我先下去了。」

傅南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說實話,她現在還有點沒反應過來,但想到那人本就是優秀的,又怎麼缺少被人喜歡呢。

可是,心裏還是覺得空了一小塊。她挺好奇他的,並且正準備更了解他。

還沒等到比賽結束,傅南絮便離開了籃球場。

由於各項校級比賽,學校暫時取消了晚自習。

傅南絮背上書包,到校門口就打了個回家的車。剛租的那個屋子,一個人待着太無聊了,前幾日,父母親就催過,讓她多回家轉轉。

她想着沒什麼事,就打算回家看看。

————

傅南絮剛下了車,正在門口忙活的孫姨看到她,就朝着另一個方向喊了聲。

另一面,是一個花圃,一個女人正拿着修剪花木的剪子,彎着身子。

女人保養得很好,穿着得體,顯得知性優雅。

「夫人,小姐回來了!」

孫姨是請來為他們做早飯的廚娘,以前是跟着丈夫開早餐店的,廚藝很不錯。傅南絮一家都很愛吃她做的菜。

傅南絮不喜歡她叫自己「小姐」,說是覺着彆扭,孫姨卻堅持要這樣叫她,因為傅家對她多有照拂。

「回來了啊!」傅母停下手上的動作,笑着望了眼傅南絮的方向。

——

傅家,是h市比較有名望的,在各道都有一定的關係勢力。只不過是,相較於其他的家族,正當了不少,畢竟,各市**里,還是傅家的人為多,權力層級大,傅家有祖訓,身在各處的傅姓官員都需清正廉潔,對子女的要求也是嚴格的。

傅南絮回到偌大的家,傅母說她最近學了道菜,尤為好吃,便讓孫姨跟她一道去忙碌了。躺在柔軟的沙發上,覺得身子輕巧了一大半。

她抬起纖長潔白的手指揉了揉眉心,枕着沙發,不一會兒就入了夢鄉。

————

如夢似幻,她正睡得熟,突地被一陣寒意浸透,感覺身上濕濕的,伴着重重的風聲,愈發的冷了,她整個人蜷縮在一塊兒,周遭吵鬧的聲音讓她不由得皺緊了眉,想睜開眼,卻覺得眼皮很是沉重,怎麼也睜不開。

她聽到很多人的聲音,都是她沒聽過的,身上有種沉重的痛感,睜不開眼,她只得把耳朵放靈了。

「哎,真可憐!堂堂一個傅家大小姐,落到了這種結果。」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看她生得如此嫵媚,定是個狐媚貨色的。」

「聽說前不久,傅大小姐還當著眾目睽睽,跟慕家大少表明心意呢,可謂放蕩不堪。」

「可是慕家大少不是心悅傅家三小姐嗎?這……傅大小姐真是個沒眼色的。」

「可不是嘛,現在傅大人去了京里,傅大小姐又犯了事,莫姨娘當家,這被趕出來,料想,是再也回不去了。」

什麼慕大少,傅家三小姐的,傅南絮表示,她真的不明白。

難道她穿越了?

就在她意識四處散落的時候,整個被人輕柔的抱起,寬大厚實的衣袖一下子為她擋了不少的寒意。

眼皮微掀,她看到了一張瘦然清俊的臉龐,那人皓眉星目,高挺的鼻樑划過一絲陰影角度。

傅南絮只覺得這人很熟悉,但是腦袋裡卻不知為何「轟」的一下子,湧入了許許多多的信息。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這是沐家的公子吧,怎麼這般不知輕重,傅家驅逐的人都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帶走。」

「沐少爺跟傅大小姐青梅竹馬,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對傅大小姐的情意。只是,如今傅小姐臭名昭著,也不堪為妻……」

那就只能做妾室……堂堂的傅家大小姐,一身的好名聲被自個兒作沒了,現在家也回不去。

「只是可惜了沐公子這冠玉的容顏和品行,配了這麼個腌臢妾室。」

傅家大小姐的名聲真的臭,放眼這整個華縣,沒有任何一個官家的小姐有這樣臭的名聲。

少年不理會旁觀者的言語,徑直將人抱上了自家馬車。

雖是少年之姿,卻已是頎長高挑了,脫下了雪白的外袍,只剩那一身月白色的外衫,襯得膚色更加的白皙,透亮,也更虛弱。

馬車外兩名護衛大眼瞪小眼。

公子這是要怎的?抱了傅家被驅逐的大小姐……

「回府……」少年虛弱的聲音從車簾後面傳來。

「是,少爺。」

————

沐家,一個簡雅的屋子裡。

一個年邁的男子坐在床邊的凳子上,正在為床上的人把了脈,穿着正是醫者的打扮。

半晌。

鬆開手,一旁的少年便問出了聲

「陳大夫,傅……這位姑娘情況如何了?!」

「公子不必如此擔憂,這位姑娘就是受了點風寒,身子正虛,沒有什麼大礙。老夫為她開一個方子,公子讓人抓了葯給她服下,再好生休養幾日,便能好了。」

少年鬆了口氣,吩咐着讓人將陳大夫送出了房門。

原本跟隨着幾人離去的視線,忽而迴轉,正對上一雙皎潔清澈的眸子。

他不禁有些晃神。這個眼眸既陌生又熟悉,他很多年沒有見過了。

傅南絮瞧着這張跟沐朝雨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龐,失神片刻。

透過記憶碎片,她已然知道自己身處何地。

正是葉傾羽假期時沉迷不已的小說《絕處逢生逆天庶女寵王妻》,那時候,葉傾羽給她熱情地推薦了好久,她都以淡然帶過,也虧得葉傾羽說得多了,具體的人物情節,她還是記住的。

《病嬌公子腹黑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