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吸血鬼的軟甜小嬌妻
病嬌吸血鬼的軟甜小嬌妻 連載中

病嬌吸血鬼的軟甜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野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祈燃 現代言情 裴琳

【雙潔+甜寵+團寵】【偏執霸道吸血鬼X甜美呆萌小血仆】她在夜店醉酒被同學兼死對頭救了,校草學霸竟是吸血鬼,還把她標記成了血仆「你是我的女人,如果再跟別人眉來眼去,別怪我不客氣」霸道的吸血鬼把她視為所有物,主人與血仆的甜蜜生活,就此拉開帷幕「你...你放了我吧!」她試圖反抗可血仆的印記去不掉,無論去哪都會被找到「琳琳要乖,不然我就吸干你的血,這個孩子必須生下來」她害怕極了,可看到自己隆起的肚子,只能暫時忍着仔細想想,孟祈燃對她寵溺到了骨子裡,可這樣是愛嗎?吸血鬼的病態與偏執,他強烈的佔有和掌控欲,總令她有些害怕她下定決心,帶球跑出了吸血鬼的領地,想偷偷生下孩子小嬌妻不見了,吸血鬼徹底慌了,追妻火葬場前路坎坷....前有狼人學長深情款款,後有惡魔學弟又奶又粘人,她再次陷入迷茫「琳琳,你跟我在一起吧,我帶你回狼人領地,保護你和孩子」「姐姐,你跟我走吧,我保證對你很好,對寶寶也視為己出」剛要做出決定,吸血鬼又追了上來,一改往日的霸道對她體貼入微「寶貝,你跟我回家吧,我愛你」孟祈燃跪在門口,深情的望着她,手中還捧着她最愛的花可她還沒答應,又被吸血鬼抱走了......展開

《病嬌吸血鬼的軟甜小嬌妻》章節試讀:

「呦,這不是醫學系的校花嗎?今天怎麼成笑話了?」

為首的高個,看到裴琳就笑的一臉浪蕩。

旁邊的小黃毛急忙附和:「這女人平時挺高傲,連孟祈燃都看不上,原來是這種人!」

站在最後的胖子,用力搓了搓手,邪笑道:「還真別說,校花就是校花,喝醉酒更好看了!」

為首的高個聽這話,照着胖子的後腦勺就來了一下。

「廢他媽話!校花不好看你好看嗎?上一邊去老子先來!」

裴琳不斷後退,威脅道:「姜寧,你今天要是敢碰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還這麼橫呢?真他媽夠味!」姜寧聽這話笑的更開心,伸手就去扯裴琳的衣服。

他眼饞裴琳很久了,但孟祈燃總在她身邊,今天撞見落單的不吃就是傻逼。

大不了給點錢,這事也就解決了。

「滾......滾開......你滾開啊.....」

裴琳氣的發瘋,恨不得殺了姜寧,可惜她渾身無力,現在和粘板上的肉沒什麼區別了。

「啊!!!」

正在絕望時忽然聽到一聲慘叫,姜寧兩眼一翻竟直接昏死了,額頭還滲出大片血跡。

「孟......孟祈燃?你怎麼在這?」

小黃毛猛回頭,他看見孟祈燃正站在幾人身後,手中還拎着一隻破碎的酒瓶。

孟祈燃穿着純黑的襯衫,領口處解了幾個扣子,修長的頸項微微揚起,居高臨下的望着他們。

微卷的墨發在腦後紮起一點,沒戴眼鏡看着更帥了,細長的雙眼微微泛紅。

這人他們都認識,醫學系有名的學霸,大長腿頭腦好長的特帥,多少女生的夢中情人。

可孟祈燃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會來夜店的,再加上這身打扮,他們也是看了半天才認出來的。

孟祈燃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裴琳,對眼前幾人冷聲道:「滾。」

剛說完,隨手掏出一沓錢,輕蔑的甩在地上。

小黃毛見狀,急忙同胖子一起扶起姜寧,拿着錢跑了出去......

裴琳見自己逃過一劫,終於鬆了口氣,可雙腿發軟根本站不起來。

孟祈燃面無表情,走上前扶着裴琳坐下,又掏出剛剛出去買的解酒藥。

「吃了。」說完就要往裴琳嘴裏塞。

「難受......我......頭暈.....」裴琳無意識的哼哼,嗓音又軟又膩。

因難受下意識的揮手,竟不小心就把瓶裝的解酒藥打碎在地。

「唔......」

孟祈燃還沒回過神,裴琳忽然抱住他,無意識的哼哼着。

「頭疼......」嗓音越來越柔軟,雙頰泛着紅暈。

孟祈燃心臟猛跳,他第一次看到裴琳這幅樣子,她是熱的不像自己只有呼吸和心跳。

這猝不及防的擁抱,險些令他失控,孟祈燃極力忍耐,這才強迫自己推開裴琳。

他不是不想幫,而是不敢碰裴琳,不然裴琳的一生都會隨之改變......

孟祈燃還在猶豫中,裴琳卻哽咽的懇求:「救我......救救我......求你了......」

她沒了意識孟祈燃也快瘋了,屬於裴琳的味道不斷傳來,一次又一次挑戰他的忍耐底線。

「你確定?」孟祈燃極力忍耐,還是咬着牙問道。

他見裴琳拚命點頭,又深吸了一口氣,啞聲問道:「不後悔?」

裴琳沒有回答,而是摟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孟祈燃渾身僵硬,腦中嘭的炸了。

他一把拉起裴琳,咬着牙說道:「裴琳!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剛說完,沒等裴琳撲上來,直接把她摁進了隔間,鎖上門親了上去......

可能是孟祈燃身上涼快,裴琳緊抱着不肯鬆開,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可這親昵的動作無異於點火,孟祈燃徹底瘋了,本想剋制但尖牙已經漏了出來。

周圍血氣濃重,男人的雙眼成了異瞳,一隻一切如常另一隻赤紅髮亮......

最動情的時刻,他狠狠咬住了裴琳的脖子,強忍着痛飲的衝動,怕裴琳被自己喝乾。

「啊!!!」

裴琳尖叫出聲,頭腦也在漸漸清醒,這劇痛不斷提醒着,有人在咬她的脖子......

裴琳剛睜眼,孟祈燃猛的用力,鋒利的尖牙瞬間刺了進去。

血腥味越來越濃,裴琳的身子也越來越軟,她感覺身旁的男人正在喝她的血。

「孟......是孟祈燃嗎?」熟悉的味道在她身旁擴散,裴琳無力睜眼顫聲問着。

男人沒說話卻喝的更加起勁,裴琳後背發毛覺得詭異極了......

她記不清自己為什麼和孟祈燃在一起,卻隱約想起自己遭遇了什麼。

憤怒的說著:「孟祈燃!我要殺了你......」

如果這句話不是帶着哭腔,應該會顯得更有氣勢......

聽到男人的輕笑,裴琳努力睜眼,甚至來不及深思異常。

孟祈燃碰了她,自己的第一次也沒了,這是事實根本改變不了。

想到以後,孟祈燃也許會用這事嘲笑自己,裴琳怒從心起狠狠薅了一下他的頭髮。

這一痛孟祈燃也終於清醒,他強迫自己鬆了口,還貼心的為裴琳止住血流。

「幹嘛這麼凶?我可是你的解藥。」

聽到這聲嘲諷,裴琳終於睜開眼睛,她看見孟祈燃成了異瞳,他唇邊也多了一對尖利的獠牙。

他正垂着眸偷笑,嫣紅的舌尖輕舔唇瓣,好像在回味鮮血的味道。

這傻逼不會有病吧?這是裴琳第一個念頭......

剛剛她清楚的記得,孟祈燃咬了她的脖子喝了她的血,現在又成了異瞳。

那就是有病!不知道會不會傳染......

裴琳想到這裡,只想把他的頭摁進馬桶里,好好逼問一下。

眼角忽然一撇,正好瞧見孟祈燃也在看她,他的神情特別冷靜,可能是入了賢者模式。

裴琳剛想罵人,卻又一次注意到,那對染血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