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連載中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方細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玉茗 孟承曄

傳言說昭榮貴妃囂張跋扈,連皇后都不放在眼裡,三更半夜更是大鬧皇貴妃的寢殿,簡直無法無天皇后:放眼裡?本宮是要被茶茶放在心裏的皇貴妃:本宮只是想和玉茗一起談談心而已,誰知道皇上居然想跟本宮搶人皇上:那是朕的寵妃!是朕的!傳言又說,昭榮貴妃喜歡折磨人,不是叫嬪妃親自下廚,就是叫嬪妃給她捶腿賢妃拔刀:來,傳言你再說一次!傳言瑟瑟發抖中……當能聽到別人心裏話的皇上搶人後再...展開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試讀:

  裏面打掃的很乾凈。

  聽雨閣的小院子里種了五株帶着花苞的山茶花。

  看底下的土,應該是這兩天栽進去的。

  內務府送過來的丫鬟太監已經把裏面打掃乾淨了。

  姜玉茗按着流程訓誡了一下宮女太監,又給大家賞了一筆銀子。

  比起那些虛無縹緲的承諾,真金實銀永遠比承諾更打動人心,尤其是御下。

  中宮沒有皇后,甘泉宮也沒有主位,也就不用她早起請安了。

  小華子是這兒的管事太監,不得不說他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下午小華子就把甘泉宮摸了個清楚。

  除了她之外,還有個白選侍也住在甘泉宮。

  她住東偏殿的聽雨閣,白選侍住西偏殿的憑欄軒。

  這都不算什麼,有心人便能探聽的事兒。

  關鍵的是,小華子還探聽出,原本這甘泉宮是皇上特地指給她住的,柳淑妃又把白選侍塞了進來。

  姜玉茗看着手裡的青荷藏魚的茶杯,沉吟了一會兒,賞了小華子一錠銀子。

  要不怎麼誇這小華子,那一錠銀子約摸有十兩,是他兩個月的俸祿了。

  小華子非但沒有領,反而撲通一聲跪下,誠惶誠恐道「奴才為主子做事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哪能受主子的厚賞,奴才原本是在楊公公手底下做事兒的,現在入了聽雨閣奴才就是主子的奴才了。」

  這話也算是投誠了,只是姜玉茗沒想到,小華子竟然跟楊公公有些許關係。

  楊公公打小就跟着皇上,那可是皇上跟前的紅人。

  能在楊公公手底下做事兒的,也是有幾分本事的。

  「既然是本小主的奴才,那本小主賞的還不拿着?」

  姜玉茗放下茶杯,又拿了一錠銀子,把那兩錠銀子遞了過去。

  小華子這才歡天喜地對接過銀子,開心的退下了。

  拿了銀子的小華子一溜煙的就轉身出了聽雨閣,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溜到了乾元殿。

  今日楊公公當值。小華子在外面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出來備茶的楊公公。

  看見那個貓貓祟祟的身影,楊福嘆了口氣「小兔崽子,不是求着去了聽雨閣,這會子怎麼又回來了?」

  回來回心轉意了?

  曉得本公公這兒好了?

  「師傅,奴才今兒個受了主子二十兩銀子的厚賞呢,特地過來給師傅看看。」

  小華子把兩錠銀子獻寶似的捧給楊福。

  楊福「……」

  呵,不就他半個月俸祿嗎,有什麼可炫耀的!

  「這不是惦記着師傅嘛,特地給師傅送過來十兩銀子,請師傅喝茶。」

  小華子話鋒一轉,塞了十兩給楊福。

  楊福也不推辭「算你有點良心,還知道有我這個師傅。」

  小華子走後,楊福摸了摸袖子里的十兩銀子,嘆了口氣「要不這怎麼說這小子有眼力見,聽雨閣的主子可不是個缺銀子的主兒。」

  等楊福端着茶水回到上書房的時候,孟承曄一抬眼就看見了笑的跟朵花兒似的楊福。

  「皇上請喝茶。」

  孟承曄端起茶杯,在心裏默念了一遍楊福的名字。

  哎呦喂,要不是我從小伺候皇上,我肯定也找個路子去姜常在那兒。

  這十兩銀子我等會兒換值了該藏哪兒去呢?

  再攢個兩年的,我指定就能在京城買房了。

  孟承曄瞥了眼楊福,又淡定的繼續批閱奏摺。

  姜家……的確挺有錢的。

  「朕記得庫房裡有套點翠頭面,你找找給姜常在送過去。」

  孟承曄頭也不抬的說道。

  想早點換值?加班吧你!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