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敗龍主小說
不敗龍主小說 連載中

不敗龍主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香爆魷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不凡 奇幻玄幻 張從良

葉不凡從小就極具商業頭腦,長大之後他順理成章的走入了商界,並成功將自己的小家族做展開

《不敗龍主小說》章節試讀:

夜冷如刀。
此時的杭城莫家卻是燈火通明,大擺宴席。
今天正是莫家第三代長孫莫武榮升白虎軍校官的大喜日子,小半個杭城的世家都派出了子弟到場祝賀。
高坐主席台上的莫家家主莫良桐笑得合不攏嘴,自從五年前自己最疼愛的孫女莫彤做出敗壞門風之事,莫家被李家打壓,一直沉寂了五年。
今日幸得長孫莫武被白虎軍高層賞識,榮升校官。
從此以後,莫家是背靠白虎軍這顆大樹,重現昨日輝煌指日可待!
莫良桐手持酒杯,站起來,朗聲喊道:「感謝諸位今日到來,讓我莫家蓬蓽生輝,甚是榮幸!
為吾愛孫莫武榮升之喜,共飲此杯!」
「祝莫武世兄步步高升,飲勝!」
底下的百多嘉賓也是紛紛舉杯、口吐祝詞。
坐在莫良桐身邊的莫武嘴角含笑,也是站起來舉杯說道:「多謝各位今日光臨我莫家,我先喝三杯為敬!」
莫武的酒量也實在了得,接連滿滿三大杯連續下肚,面不改色,眾人是紛紛叫好。
「莫世兄,海量!」
「莫世兄不愧為從軍之人,好酒量!」
「莫世兄,我們牛家為賀你高升,獻上價值百萬的南海珍珠,我牛家也有子弟在白虎軍中,日後還望照拂一二。」
「……」 莫武看着眾人紛紛過來敬酒和送上的禮物,更是如沐春風,笑不攏嘴。
一旁的莫良桐更是得意不已,五年前,在李家的打壓下,自己六十歲壽辰,這些家族都不敢派人來賀。
現在自己的大孫子成為了白虎軍的校官,以後再也不用受李家的壓迫了。
然而就這個時候,人群之中忽然一個聲音響起:「莫武,我女兒不見了,求求你,看在一起長大的情分上,救救我女兒!」
眾人紛紛尋聲看去,卻見是一個頭髮凌亂,姿色上佳的年輕女子。
主座上的莫良桐和莫武見到這個女子,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莫良桐大聲喝道:「莫彤,你早已經被逐出莫家,居然還有臉面回來!」
眾賓客頓時紛紛議論了起來。
「她就是五年前鬧得滿城風雨的那個莫彤!」
「聽說就是因為她和一個野男人做了苟且之事,才讓李家大怒,動用勢力打擊莫家,讓莫良桐把她們父女一支除出了族譜。」
「這個莫彤真是不知死活,都是被除出莫家的人了,居然還敢上門求救!」
「可不是,今日是莫武大喜的日子,她跑來添堵,這不是自找麻煩!」
「……」 莫彤更是不管旁人的指責,撲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磕頭說道:「爺爺、哥哥,我真是走投無路了,才迫不得已回來,求求你們救救我女兒不悔吧!」
「不悔……不悔……」 莫良桐口中默念了數遍,忽然怒摔手中杯子,大罵道:「混賬東西,做出敗壞我莫家名聲之時,生下*,居然還不知悔改,氣煞我也!」
「爺爺,不必為這*生氣。」
莫武*了一下暴怒的莫良桐,對着底下磕頭的莫彤冷笑說道:「莫彤,你和三叔……你父親,早已經被驅逐出家族,你們一切都已經和莫家無關。」
「你女兒丟了,關我什麼事!」
「今天是我榮升之喜,我也不和你計較,你趕緊給我滾出去!」
莫彤今天去幼兒園接莫不悔,被告知已經被人帶走,她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人,已經是隱隱猜到是老虎幫所謂。
此時也只有藉助莫家的力量才可能救出自己的女兒。
面對莫武的指責,依然是苦苦哀求:「堂哥,不悔也流有我們莫家的血,她也是你外甥女……求求你了,看在一起長大的情分上,你救救她吧,她才只有四歲!」
「來人!」
莫良桐此時已經不耐煩,高聲喊道:「給我把這個*趕出去,以後不要讓她踏入莫家半步!」
家主震怒,底下一下子衝過來幾個家丁緊拽着莫彤出了大院。
莫彤不死心,還想要再次闖入莫家大院,卻是死死被攔住。
「求求你們了,放我進去,讓我再求求爺爺!」
家丁頭子不耐煩說道:「你以為你還是從前的大小姐么,想進去就進去,趕緊滾蛋,以後要是靠近莫家院子半步,我打斷你的腿!」
「我不走,放我進去!」
莫彤還是不甘心,掙扎往裡闖。
啪!
家丁頭子直接一腳踹出,把莫彤踹出兩米多,厲聲道:「還給臉不要臉了,非逼着我動手不可!
你再不滾蛋,就真打斷你腿!」
「你要打斷誰的腿!」
忽然陰暗的角落裡傳出一個冷酷的聲音。
只見一個抱着小女孩的年輕人,緩緩從黑暗之中走出來,雙眼如同利劍一般死死的盯着家丁頭子。
家丁頭子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犀利的眼色,彷彿是一把利劍射來一般,瞬間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你是誰!」
家丁頭子強作鎮靜,指着莫家大門上的牌匾厲聲說道:「告訴你,這是莫家的家事,你最好不要強出頭,否則你怎麼死都不知道!」
葉不凡對這番威脅視若未聞,目光落到了莫彤身上,只見她受了一腳以後臉色依然蒼白,原來冷峻的臉頓時變得猙獰了起來。
家丁頭子見葉不凡不出聲,還以為他被莫家的招牌給嚇住了,厲聲喊道:「知道怕了,就趕緊給我滾蛋……」 砰!
家丁頭子忽然倒飛出去,「轟」的一聲,後背重重撞在牆上,像一幅畫一樣足足掛在了牆上有三秒,才是緩緩的墜落下來,腦袋一歪,已然斷氣。
餘下家丁皆驚,紛紛轉身就要逃入大院裏面,但轉瞬間突然悶哼一聲紛紛倒地,子彈呼嘯間,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暗部校尉帶着一隊荷槍實彈的人馬從暗中出來。
「主人,這些屍體怎麼處理?」
「把他們的屍體和老虎幫的人一起吊到杭城老城樓上,我要讓全杭城的人知道,但有辱莫彤者——死!」
「是!」
暗部眾人自去拖拽走屍體。
葉不凡抱着莫不悔緩緩走向地上的莫彤,蹲下身子,柔聲問道:「你還好嗎?」
莫彤中了一腳,此時才是緩過勁來。
「謝謝……」 她抬頭一看,瞬間像是被定格住了一樣。
這個救下自己的人,居然就是五年前毀了自己一生的那個男人!
他居然回來了!
「麻麻,你還疼不疼?」
忽然一個痛稚的聲音響起,莫彤才是主意到自己的女兒居然在那個自己恨透的男人懷裡,趕緊一把把莫不悔搶回自己懷裡,怒道:「葉不凡,原來是你帶走了我女兒!」
「這不是我乾的,是老虎幫的人帶走了我們女兒……」 「閉嘴!」
莫彤打斷葉不凡,激動喝道:「不悔是我的女兒,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你不要以為救了我們一次,原來的事就可以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你給我滾!」
說道激動處,五年來受到的種種委屈一一在莫彤腦海中浮現,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發出來,抱着女兒不禁是抱頭痛哭起來。
這五年來,她飽受罵名,父母因為她而被逐出家族,身落殘疾,她一個人養着三個人,其中多少艱辛都不足為外人道。
這五年來,生活的重擔多少次都壓得她無法喘息,幾欲崩潰!
而這一切全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給自己帶來的傷害!
葉不凡感受到她淚水中的艱辛,黯然說道:「從前是我負了你,這次回來,我就是把欠你的都還了!」
「葉不凡,你欠我的一輩子你都還不了!
你能讓我爸、媽恢復如常嗎?
你能讓我爸重回莫家嗎?
你一樣都還不了!」
「要是我能,你是不是就原諒我!」
「哼!」
莫彤冷笑了一下,從來破鏡不可能重圓,覆水難收,她不認為葉不凡有這個能力。
葉不凡也不多解釋,對着暗部校尉說道:「派人先把夫人、小姐送到酒店休息。」
「是!」
待得手下人送走了莫彤母女,葉不凡抬頭看了一眼莫家大門上的牌匾,冷笑一聲,低聲說道:「我今晚就先讓你們父女重返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