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步步撩妻
步步撩妻 連載中

步步撩妻

來源:google 作者:熊貓奶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羅莎 舒米

舒米嘴角一抽不過是上次捉姦後去酒吧買醉,與這人當了一夜露水鴛鴦李羅莎卻越加得意,「喲,舒米,長本事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男生對你表白,離開清晨才多久,就當人老婆了?」明目張胆的嘲諷,舒米眼角一彎,「彼此彼此,總比你搶閨蜜的男人好些」李羅莎聽她諷刺,臉色一變,又想動手,卻被秦非淮給攔下,他雖面含笑意,眸底卻凜射冷冽的光「這位女士,誰給你權利打我老婆?」展開

《步步撩妻》章節試讀:

  門診婦產科,正是周末,排隊看病的人卻不少。

  麻溜的蓋章撕票,再填好檔案開好處方。

  穿着白大褂的舒米在電腦屏幕前抬起頭,端起桌上茶水潤了潤嗓。

  「下一個!」

  診斷室虛掩的門打開,門外站着笑容明艷的女人,妝容精緻,一身寶藍連衣裙。

  腳下踩着高跟,小鳥依人倚着身旁溫文爾雅的男人。

  舒米一愣,眼底划過一絲晦色,卻隨即消失,「家屬請在外面等候。」

  「舒米,你別這樣。」

  男人搶先進來,扶着女人,臉色卻是波瀾不驚,「就快成為一家人了,你別這樣對莎莎。」

  就快成為一家人?

  舒米白皙小臉浮起一絲冷笑,眼皮一抬,輕飄飄看向從容不迫的女人,「哪兒不舒服?」

  彷彿兩人只是再普通不過的病人。

  旁邊護士略有疑問,卻不敢詢問。

  舒米心底清楚,說什麼一家人,一個是從小定親的未婚夫,一個是曾經視如珍寶的閨蜜。

  自一個月之前,她親自將兩人抓姦在床後。

  就再也不曾想過,從今以後,能再次掏心掏肺將兩人當成一家人。

  李羅莎一聽她問,連忙挺着腰身落座,眉宇間一絲愁色,「舒米,我好像,懷孕了……」

  執筆的手指略微頓了頓,舒米面色如常,心裏卻起伏不斷。

  按照正常孕期來算,一月左右就可算出是否受孕。

  這麼瞧,這兩人怕是早就勾搭上了。

  指尖略微顫抖,她卻強扯一絲笑,瞧也不瞧邊上傻站的男人,「停經多久?」

  李羅莎支支吾吾,瞟了一眼林清晨,這才羞澀道,「有半個多月了。」

  如新婦一般的嬌羞姿態,舒米最是瞧不上看不慣。

  饒是林家家境雄厚,李羅莎也不用如此着急吧?

  想起以前每次出行,李羅莎必定纏着她叫上林清晨同行。

  當時李羅莎美其名曰幫助她和林清晨培養感情,現在一想,她不過是替人做嫁衣罷了。

  沒有片刻猶豫,開好檢查清單,丟到兩人面前,「好了,檢查去吧。」

  公事公辦的態度,她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自然不願再理會兩人。

  李羅莎暗自撇嘴,朝林清晨使了個眼色,摸着小腹嘆道,「舒米,有沒有什麼注意事項啊?」

  她慢騰騰起身,身子斜倚在林清晨旁,面含笑意,眉梢卻是輕蔑的。

  「再怎麼說,這孩子以後都是林家的長孫,金貴着呢。」

  舒米啞然失笑,莫說現在都未確認懷孕,就算確認,她李羅莎又怎知一定是個男孩兒?

  「先去查血。」

  她不想廢話,淡淡看了李羅莎一眼,眉頭一挑,「檢查結果出來後再說。」

  分明是不想與兩人多做糾纏。

  林清晨嘴唇囁嚅,想解釋,卻在李羅莎白眼之下脫口道,「舒米,有時間回去看看吧,爸媽都很想你。」

  林家對她有養育之恩。

  縱然她再如何不滿,也不能對林家父母如何。

  她臉色緩和了些,點頭應下,「知道了。」

  依舊是波瀾不驚的語氣。

  李羅莎暗自生氣,瞧着林清晨那擔憂眼神,狠狠瞪向舒米,聲音卻是溫柔的,「過兩天我和清晨結婚,舒米,你可不要遲到。」

  本該是她的新郎,如今要她去觀禮,也不知李羅莎哪裡來的臉面。

  舒米眉眼一彎,耐着性子一笑,「到時再看。」

  本是不痛不癢一句話,李羅莎卻覺刺耳的很,面色一變,語氣也冷了下來,「舒米,你故意的是不是!」

  舒米揉了揉額頭,不願和她交纏,露齒一笑,淺淡梨渦格外迷人。

  「李羅莎,出門右拐下樓,趁着還沒下班,你去掛神經科的專家號吧。」

  淡淡語氣,完全不拿李羅莎當回事,瞧着電腦上的排號,眉梢一沉,「還有十個病人,別耽誤我工作。」

  林清晨心中有愧,想拉着李羅莎出門,誰料李羅莎咽不下這口氣,摸着肚子開罵。

  「舒米!你太不拿我當回事兒吧?!好歹我以後也是你大嫂,林家的兒媳!」

  「哦。」

  舒米站起身來,把病歷遞給護士,開始檢查下一個病人,「大嫂,現在是我工作時間,請不要打擾我,好嗎?」

  「你!」

  李羅莎衝上前就是一個推搡,無奈她踩着高跟,沒推倒舒米,自個兒卻跌坐在地上。

  「舒米,你欺人太甚!」

  從頭至尾,舒米都戴着醫用手套,沒碰她一下,但兩人角度太刁鑽,此時李羅莎倒地,倒像是她推的。

  見李羅莎自編自演,舒米眉頭深了幾分。

  林清晨扶起她,勸道「莎莎,別說了,我們走吧。」

  「我才不走!」

  李羅莎站起身,不管不顧,倒在他肩頭哭鬧起來,「你心頭還惦記着她?你要是還捨不得她,我這就去把孩子打了!」

  林清晨一陣頭疼,舒米卻鬆了口氣,「打孩子要開檢查單,大嫂,需要我為你開票嗎?」

  特意將大嫂兩個字咬的極重。

  果然,李羅莎紅通通的眼頓時冒着火光,怒視舒米,咬牙切齒。

  「你巴不得我把孩子做了是不是?!舒米,你好歹毒的心腸!」

  舒米眼角一挑,低垂着眼認真檢查,詢問病人,「哪裡不舒服?」

  病人被這場面嚇壞了,正想說話,李羅莎一把摔了她的茶杯怒罵,「像你這種毒蠍心腸的女人,不配當大夫!」

  門外病人不知情,見裏面爭吵,推開門想看個究竟。

  李羅莎紅着眼眶哭訴,「誰見過醫生慫恿孕婦打孩子?還把我推倒在地,也不怕把孩子給推沒了……」

  眾人一瞧,七嘴八舌開始議論。

  林清晨站在一旁,里外都不是人。

  「這是什麼大夫啊?一點醫德都沒有!」

  「我要去舉報!真是晦氣,還好沒有在這兒看!」

  門外一堆女人亢奮,不分青紅皂白,要為李羅莎討回公道「當什麼醫生?滾出去!」

  「就是!滾出去!」

  眾人聲浪高過一浪,舒米眸子一眯,正想說話,門外傳來一聲沉悶的笑,磁性低啞的男聲傳來,「滾哪兒去?」

  門口自動讓開了一條道。

  高個子身形魁梧男人倚在門框,峻顏如斧鑿般鋒利,尤其雙眸如星辰,咄咄逼人。

  他嘴角勾起一絲笑,漫不經心盯着舒米,讓舒米心頭一陣煩悶。

  「老婆,你做錯事了?」

《步步撩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