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不良人之二聖臨朝
不良人之二聖臨朝 連載中

不良人之二聖臨朝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的兩種生活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鹹魚的兩種生活 遊戲動漫 王宗

王宗意外穿越到五代十國,成為蜀王的兒子,本想在這亂世做出一番大事,推翻蜀國建立10多年就被滅的歷史,卻發現這個世界竟然不是歷史書上的世界,上有不良帥袁天罡,下有未過門的女帝,如何才能在亂世中苟且發育展開

《不良人之二聖臨朝》章節試讀:

王宗離開後,梵音天從側殿走出來,「女帝」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此子不像傳言中的那樣,雪兒這孩子聰明,機靈,和他年紀又差不多,會讓這條小狐狸露出尾巴的。」

「本來我昨天決定將他放在幻音坊,只是想不通他為什麼會留在鳳翔,以為是蜀王有什麼想法。」

「不過,今日一見,這人也不簡單吶,我現在倒是對他感興趣了,不過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他最後說什麼,你聽到了吧,你說他是怎麼知道的。」說著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一副手套戴在手上,遮住了紅色的指甲,抬起來放在眼前。

「要不是還有這雙手,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可現在有人在傳你和岐王不和,這對你掌管朝政有所不利。」梵音天說道。

「那你知道這話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嗎?昨晚我傳出去的,和女帝不合的『岐王』,不才是一個鮮活的『岐王』嗎?連這小子都知道了,你猜外面有多少人也是這樣想的。」女帝笑着說道。

「不過嘛,明面上還是要抓幾個人來處理。」

「屬下明白!」

「下去吧。」

空蕩的大殿只留下了女帝一個人,側躺在床榻上的女帝回想着王宗昨天和今天兩次見到「自己」,彷彿要把自己吃了的眼神,俏臉上泛出微紅。

即使手握岐國大權,她終究也只是不滿二十歲的少女。

「這到底是真的還是裝的呢,他來之前就知道了?蜀王不聲不響的,已經把密探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嗎?他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找王兄的蹤跡?」女帝暗自猜測。

王宗來到女帝為他準備的玉笛院時,小女孩頭綁着紗布,已經站在門口等他了。

看着這個不久前才擺了一道的小女孩,王宗決定逗一逗她,「愛哭鬼,你怎麼不哭了?」

「韓王殿下,」

「以後叫我智哥哥,來到岐國,便沒有韓王了。你叫什麼名字,不如一直叫你愛哭鬼怎麼樣?」

眼看小女孩眼眶又準備紅了的時候,王宗打斷了小女孩的話,心中嘀咕到,這女孩不簡單啊,一言不合就開始哭,以後有的受了。

「小婢叫姬如雪,大家都叫我雪兒。」小女孩回答道。

女孩的回答讓王宗瞪大了眼睛,那個敢愛敢恨姬如雪?

王宗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女孩會是姬如雪,你現在這麼愛哭,長大的你知道嗎,合著你一直在和我飆演技呢?

仔細看着眼前的姬如雪,不過也對,出場時姬如雪也才18歲,現在正是這個小女孩的年紀。

「小老婆到手,不過太小了,還得養養。有好幾年時間,這要是都能被你李星雲一手老套的英雄救美帶走,我乾脆就別混了。」王宗心裏想道,「還差蚩夢這個二老婆,這個日子就完美了,李星雲你還是去陪上官雲闕吧。」

「雪兒,你以後就是這個院的女主人了,什麼都不用干,知道嗎?」王宗抬腳跨進院內,伸手一指,對着姬如雪說道。

「韓王殿下,」

「我說了叫智哥哥!」

「智哥哥,女帝派我來是服侍你的,」

「你都叫我智哥哥了,就是我妹妹了,我能讓你服侍我嗎,能讓你幹活嗎?」王宗壞笑道,「以後你也不能叫女帝了,要跟着我叫姐姐。知道嗎?」

~~

「雪兒寶貝,來這裡,姐姐叫你什麼事啊?」王宗躺在搖椅上曬着太陽,看見姬如雪從門外進來,賤兮兮的問道。

「公子,九大聖姬都有事情,女帝給我安排了個任務,下午需要出去一趟。」姬如雪俏生生的走到王宗面前。雖然相處這麼些年了,姬如雪還是不習慣王宗時不時的這樣叫她。

自從王宗讓她叫女帝姐姐之後,便再也不敢稱呼王宗哥哥了,最後只能**成公子了。

「姐姐也真是不把我當外人,說了讓你伺候我,結果這些年,時不時就給你安排任務,這次又是去哪裡?」

「去渝州,傳言那裡有火靈芝現世,女帝命我去取回來。」

「終於要開始了嗎?也不知這些年的動作有用沒有。」王宗靜靜看着眼前的姬如雪,六年了,姬如雪已經從12歲小女孩長成了凹凸有致的大姑娘。王宗突然有了一種童養媳終於養大了感覺。

「去渝州,你是不是應該帶上我,渝州可是我們蜀國的地盤。」王宗接著說道,「我也有一段時間沒回去了,正好你也和我回蜀都一趟。」

「可是…」

「別可是了,姐姐把你賜給我,你就該聽我的,不然我可要家法伺候了。」說著王宗抬起手,看着姬如雪被短裙藏起來的..

姬如雪小臉一紅,直接跑進房間收拾行李。

王宗抬起的手在虛空中捏了捏,這些年肉一直沒吃,不過還是經常喝喝湯,過過手癮。

王宗其實完全可以不用跟着姬如雪去,也不用擔心李星雲一手英雄救美。現在的姬如雪可不是原本的姬如雪了。只是想見一見這個李唐遺嗣。

住進幻音坊的那個新年,王宗就將《幻音決*改》送到了女帝手上。王宗也不怕女帝以後翻臉不認人,系統送的功法,沒個後門,好意思嗎?

這些年據王宗觀察,所有人都是練得他送的這個版本。

剛開始女帝還沒有選擇修鍊,可隨着時間流逝,改良功法的好處顯現出來,也並沒有發現問題,女帝也開始修習了。

回想起那晚送功法的情景,王宗依舊有些想笑。

苟字當頭的王宗自然不會選擇真身去送秘籍,那就是找死,為了一個合適理由,王宗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一個人。

新年宴會過後,王宗在姬如雪的攙扶下回到玉笛院,為了一個完整的不在場證明,一直拉着姬如雪說話。

另一邊卻早早的控制着終結者機械人化作不良帥的樣子,悄悄溜進了女帝的寢宮。

女帝回到寢宮,剛踏進門,便看見一個人一身黑袍坐在桌邊,背對着自己,厲聲問道,「誰?」

「岐王不認識老夫了嗎?」不良帥緩緩轉過頭,聲音沙啞的說道。

女帝嚇得直接用內力祛除了殘餘的酒勁,「見過不良帥,不良帥深夜來訪,不知有何要事?」

「聽聞岐王前往苗疆十二峒,女帝一人支撐岐國艱難,特乘此新年之際,給你送上一份新年禮物。」不良帥說著,從身上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功法,扔向女帝。

「不對,你不是不良帥,你到底是誰?」接過扔來的功法後,女帝大怒。

「小女娃,挺不錯嘛,這麼快就被你發現了,你要不要猜猜我是誰?」王宗沒想到女帝這麼快就發現了,開始打哈哈。

「我王兄前往十二峒的事情,只有我知道,你是十二峒的人?」女帝疑惑道,

「不對,十二峒的人向來避世不出,說,你到底是誰。」女帝作勢準備出手拿下王宗。

「停停停,我這老骨頭可扛不住你來一下,你確定想要知道我是誰?何況我說了你就會信嗎?」王宗繼續賣關子,要是讓女帝腦補一個人出來,就不用自己瞎編了。

王宗的打算直接破滅了,穩住心神的女帝,走到他旁邊的凳子上坐下,然後說道,「慢慢想,我看你能編出什麼來,也想知道能安然走出我幻音坊的人有多少。」

要說王宗想離開也是很簡單的,化作一團水就流出去了,可這未免太驚世駭俗了些。

「暗夜拜見夫人!!!」只見黑袍人直接跪下向女帝行禮,「屬下並無惡意,請夫人不要怪罪,實在是主公交代非必要不要暴露。這本秘籍也是主公交代送給您的。」

這一拜,直接把女帝嚇得站了起來,看來她也不是像表面上那樣輕鬆。

女帝尷尬的揮了揮衣袖,咳嗽一聲,然後問道,「我還沒見過你的主公,就成夫人了,那你們主公是誰?長什麼樣?」

「屬下也沒見過主公樣貌,只知主公自稱黃冠子。」

「黃冠子?皇冠之?好大的口氣,是想把皇冠給誰就給誰嗎?」

「太史令李淳風?」女帝突然大驚失色,她突然想起黃冠子正是李淳風的道號。

她以前聽岐王說過,傳言不良帥在三百年間從未換過人,一直是由袁天罡擔任。

李淳風則是和袁天罡同時期的人物,李淳風更是在太宗時期隱約間壓了袁天罡一頭。

若袁天罡有辦法活到現在,李淳風活着也不是不可能。

李淳風的出生在雍縣,正在如今的岐國範圍內,傳言死後也葬在雍縣。

可若這是假死,這次來找她是為什麼,就為了送這本所謂的秘籍?一想到一個三百多歲的老怪物叫自己夫人,女帝就打了一個冷顫。

看着女帝有些失神的模樣,黑袍機械人趁機衝出了房間,邊跑邊喊道,「夫人,我走了。」

待女帝反應過來,黑袍人已經翻過一道宮牆,等女帝追到時,機械人早已化作一團,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