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布衣官道
布衣官道 連載中

布衣官道

來源:google 作者:三人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家良 胡淑雲 都市小說

一個農村小人物,長袖善舞,利用一切資源終於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布衣官道》章節試讀:

車開到半山腰天空突然下起毛毛細雨,張家良將車停在一邊吸了支煙,心想着左愛愛分明是拿着雞毛當令箭,有關雞靈山的各種數據**檔案室里非常詳細,還要自己親自來搜集,搜集個屁。
正想着突然一輛摩托車沖自己而來,車前的擋風玻璃轟然粉碎,張家良抱着頭趴在方向盤下,隨之而來的是一片寧靜,靜的可怕,摩托車沒了,更沒有任何聲音,張家良連忙推開車門,發現摩托車竟然趴在這輛桑塔納的車尾邊,旁邊留有一絲血跡,他起身向周遭觀察了一下,發現路邊的岩石向下滾落了不少,沿着路邊的岩石緩緩向下攀去,沒想到越向下越陡,正準備放棄迴轉時。
此時周圍竟然起了淡淡的薄霧,張家良無聊的原地跳了幾下,耳邊竟隱約聽到呼喊救命的聲音,他原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是仔細聽去,那聲音似乎從山崖下傳來,尖尖細細。
”救命……救救我…… ”聲音被山風吹得支離破碎,如果不是張家良聽力超好,這聲音一定會被忽略。
張家良走向懸崖,蹲下身去,腦海中排除雜念,努力分辨着夜風中的聲音,微弱的求救聲仍然在繼續: ”救命…… ”這次張家良終於可以斷定了,懸崖下有人,呼救的人肯定就是剛才撞自己車的人,想不到她的命居然這麼大。
山間的霧有越來越濃的趨勢,假如張家良不及時去救人,一旦霧色濃郁,尋找目標會變得更加艱難,最讓張家良顧慮的是,從這麼高的懸崖摔下去,那名摩托車手極有可能受了重傷,假如得不到及時的救治,或許會撐不到找到他的時候。
張家良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老子已經夠倒霉了,沒想到車自己過來撞自己,自己還得冒險救她!
”深深吸了一口氣,抓住懸崖的邊緣,利用雙臂的支撐,張家良慢慢徒手攀援着萬丈高崖,沿着陡峭的山崖緩緩下行,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信心能攀下,可是隨着對崖壁環境的適應,他的行動也變得越來越自如。
隨着距離的接近,那聲音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霧變得越來越濃了,這極大的影響到了張家良的視野,他小心尋找着每一個縫隙,大聲道: ”你在哪兒?
我來救你了!
” 聽到真的有人過來救自己,那聲音變得激動起來: ”我在你下面,被石頭卡到了!
” ”廢話,我知道你在我下面!
”張家良在霧氣中分辨出聲音傳來的位置,從聲音中他聽出說話的應該是一名少女,真是難以想像,剛才縱橫馳騁在盤山路上的竟然是一個女人。
此時的張家良已累得只有大口喘氣的力氣了,身上的衣服也被山崖上的荊棘和樹枝扯爛了多處,弄得張家良有些鬱悶。
”我在這兒!
快來救我!
”霧氣中那女孩有氣無力的叫着。
張家良不耐煩的回應了一句: ”知道了,起霧了,我他媽哪有那麼快啊!
”他一邊說一邊循着聲音攀援過去,下面似乎有光芒在一閃一閃,張家良順着光芒尋找,終於在一棵生在懸崖上的松樹下發現了那倒霉的女孩。
女孩頭上仍然帶着頭盔,手中握着一支手電筒一閃一閃的,幸好有這支手電筒發出信號,張家良才得以在短時間內找到她。
霧很大,兩人雖然面對着面,卻難以看清對方的樣子,那女孩駕駛摩托車撞轎車後被遠遠的摔下山崖,人幸運的摔到了這顆松樹上,然後墜斷樹枝,繼續落下,剛巧身體被卡在懸崖的石頭縫裡,她很幸運的保住了性命,可不幸的是,卡在岩石縫中的左腿一陣陣鑽心般的疼痛,恐怕是腿骨斷了。
「卡的很緊,弄出來有點麻煩,你忍着點!」
張家良觀察一番說道。
女孩機械的點了點頭,經歷了短暫的恐懼,她已經平靜下來,但卻更加不知所措了,張家良伸出右臂從女孩的腋下穿過,身體隔着她彈性驚人胸前物緊緊貼在一起,女孩面色兇狠的瞪着張家良不敢說話,她也知道張家良冒着生命危險爬下山崖就為了不會是為了占自己那麼點便宜?
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但她的心中卻極不舒服,在碰觸的時候心跳加速許多。
這個時候張家良還真沒有站她便宜的心思,右臂摟實了那女孩稍稍用力向上一帶,那女孩已經驚天動地的尖叫起來: ”你媽的,痛死我了,你是不是想把我害死……」 張家良莫名其妙的被她罵了一通,沒好氣的回敬道: ”閉嘴,再唧唧歪歪的叫喚,我就把你扔在這裡,懶得理你!
” 從未受過委屈的女孩不敢吱聲了,腿上痛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我真的很疼,裏面太緊了,出不來…… ” 張家良從女孩的手中拿過手電,對着卡住她的石縫上上下下照射了一下,然後他的手從縫隙中探了進去,輕輕從女孩的左腿根兒摸起。
女孩憤怒的抗議起來: ”你幹什麼?
拿開你的臟手!
我殺了你,啊…… ”張家良的手上稍稍加力,痛得那女孩又是一聲慘叫。
”左大腿斷了,真是麻煩!
”張家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他用手估摸了一下卡住女孩岩石的厚度,低聲道: ”你摟住我的脖子,我必須把你抽出來,才能幫你脫困。
” 女孩淚光盈盈的望着霧中張家良模模糊糊的面孔,無助的點點頭。
張家良低聲道: ”抱緊我!
” 孩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手臂牢牢摟住了張家良的脖子,現在的她就像一個溺水的人,而張家良就是那根倒霉的救命稻草,女孩心中想着,上天對她還算公平,至少沒有讓她孤零零的死去。
”你叫什麼?
”張家良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故意找話題道。
”幹什麼?
”女孩忍痛很警惕的問。
張家良淡淡笑了笑: ”一般情況願意說自己名字的女孩,她的名字都難聽!
” ”你媽的……!
”女孩憤怒的罵了一聲,剛出口才意識到眼前的狀況,連忙改口道: ”我叫黃妃兒!
” ”張家良!
”成功的轉移了黃妃兒的注意力之後,韓鵬猛一使勁,伴隨着黃妃兒一聲咆哮,成功移出了她的斷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