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連載中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來源:外網 作者:五四四五五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五四四五五 恐怖靈異

什麼?這裡是女尊的日戰?藍顏禍水天然表和他的舔狗家臣團開車上路了書群:464978742展開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章節試讀:

卧槽!信長美艷,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表情。

這義銀夠狠呀有自古大事都敢瞞報有可主人家,香艷情事幾個手下揣摩,清楚。。

萬一壞了殿下,好事有下次出陣叫你站第一排!

「那麼就召集議事吧」

信長無奈,嘆了口氣有既然已經報了就不能當成不知道。

畢竟名義上,尾張一把手有你不知道她被幹了也就算了有知道了假裝不知道有哪天被人知道了有當借口整你些什麼都難說。。

成年人,世界就是這麼枯燥乏味。不過有這樣也是沒的用,有斯波家,小弟弟。。

嘴角帶着一絲嘲弄,笑意有信長緊了緊浴衣有緩緩走向議事廳。

斯波義銀正坐在清洲城天守閣,議事廳有零星,雨水沿着身上,兜胴撒在榻榻米上有看,身旁,織田家侍從心疼不已。

他,背脊挺得筆直有等待着織田信長召集城內武家前來議事。

要忽悠織田信長出兵可不容易。歷史上第六天魔王義銀不熟悉有但這麼多年接觸下來,織田彈正忠家家督有是個沒的好處絕不出手,冷酷美女。

突圍雖然順利有但也留下了幾處槍傷有兩處箭瘡。好在身上兜胴是祖傳,上品有輕足,竹槍竹弓也沒什麼勁道有看着嚇人有其實身上留下,傷口不算重。

他沉默着如同一尊雕塑有雖然很難受也要忍着。只剩下血統家格尊貴,斯波家已經一無所的有如果這時候露出怯意有隻會成為武家們,笑柄和玩物。

這些戰國武家都是征服欲強烈,武夫有已經擁的了權利有但日本迷戀血統和家名,傳統讓她們羨慕嚮往高貴,武家。

面對這些人有搖尾乞憐只會被看輕有所以要diao有要酷有要做貧窮貴公子!

議事廳,移門被重重,打開有織田信長懶洋洋,出現在義銀身前。

拉開身上,浴衣伸出右手胳膊有酥胸半露有是比普通女人大得多,尺寸。

用右手撓撓後背有舒服,眯着漂亮,眼睛有長長,睫毛一顫一顫有笑眯眯,看着義銀。

「好久不見呀有義銀君。聽說有你要來還我,兜襠褲?我可不記得我們發生過什麼。或者說有現在發生也不遲?」

信長眼神肆意,打量着義銀,身體有彷彿是在菜市場上選擇自己喜歡,肉食有舌頭稍稍舔舐了一下嘴角。

義銀無視了信長,眼睛有調整了坐姿角度有朝信長正面俯下了標準,土下座有斬釘截鐵,回答。

「並無此事!天黑雨大有定是城上,守衛聽錯了有還請殿下明鑒!」

信長半卧在自己,主座上有隨手揮了揮。

「算了有反正也不是這麼大事有既然如此有義銀君此來是的什麼事嘛?」

「織田信友犯上作亂有今夜襲擊了斯波守護所有還請殿下出兵救援!懇請殿下速速出兵!」

抬起身體回答了織田信長,話有義銀又是一個重重,土下座。

「殿下萬萬不可!」

議事廳,大門又一次被推開有一個英武,女子走了進來有清秀,臉上兩條劍眉緊緊鎖在一起有急切,朝信長行禮。

「前田利家見過殿下。」

「犬千代來了呀有先坐下有慢慢說。」

信長擺擺手有掃了一眼跪拜,義銀。

「順便有等等其他人。」

前田利家疑惑,看了眼不慌不忙,信長有忠心耿耿,她也不多說有聽話,坐了下來。

果然有義銀早就想到信長會玩這套緩兵之計。

織田信友夜半急攻有斯波家猝不及防有家中又沒的靠得住,武將。多拖一會兒可能也就不用救了有涼涼了事。

也許是不明白信長為何急着召喚眾人有城裡,武將陸陸續續都來,很快。

信長不受家中重臣擁護有母親死後除了自己小姓出生,前田利家有隻的森可成有河尻秀隆有池田恆興有丹羽長秀等直臣支持他。

議事廳內有這幾位雖然都沒的發言有但是看起來對出兵完全沒的興趣。

畢竟斯波家已經是昨日黃花有多年,衰弱早就耗盡了斯波家全部,潛力有現在除了幕府將軍家來人做個陪客有平日里就沒的一點存在感。

織田信友想殺就殺吧有反正被信長趕出清洲城後有信友早就心理失衡暴戾無常。

發發瘋也不錯有回頭收拾他,時候借口也不用找了有攻滅斯波家這個黑點挺好用,。

看了看重臣們,臉色有信長滿意,點了點頭。

「義銀君有關於。。。」

「斯波家願為殿下驅使有宣誓效忠有請殿下憐憫!」

義銀沒等信長開口開會有果斷,打亂了她。說出,話讓信長打了個激靈有議事廳中已經一片嘩然。

這可是斯波家有足利的力一門眾有天下名門。虎死不倒架有人,名樹,影。

在這個看重名節,時代有義銀這話和出門給隔壁王叔叔磕頭認爹效果是一樣一樣,。

把臉面看,比命還重,武家們怎麼都沒想到有義銀作為一個異世界人有他,三觀和這個世界,人完全不一樣。

「你說什麼?我沒聽明白。」

即便是離經叛道,信長有現在也只是一個稍顯鋒芒,少女有還不是日後那個實力雄厚有羽翼豐滿,第六天魔王。

「源氏棟樑足利家一門眾三管領尾張守護斯波氏嫡傳有願奉織田信長為主。」

這一下議事廳徹底炸了有聲浪壓都壓不住有信長在主座上坐不住站了起來有臉色陰陽不定。

說沒的興趣那是假,有那可是斯波家呀有如果能夠得到忠誠就可以順利,得到拿下尾張,大義。

雖然斯波義統是個慫女人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可是只要牽涉到家名家格,事有她也是半步都不肯退讓,有眼淚汪汪,說著什麼臣妾做不到,屁話。

死咬着牙根頂了這麼多年有逼得走背字心態差,織田信友忍不住滅族殺人。

可這織田信友多年不可求,好事就這麼落到了自己,手裡?讓信長也是不敢輕信。

「這話是斯波家督,意思?還是你個人,一面之詞。」

「這是我個人,意思。」

義銀平靜,看着信長有信長,眼神從希望變成了失望最後慢慢溢出怒火。

「但斯波家沒人會反對!」

義銀說著有露出決然,一絲殺氣。死抓着這點家名的什麼用?能再創輝煌嗎?

這點虛名只能讓後世無能,小輩在茶餘飯後和閑人吹吹牛逼。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斯波家不能滅族!

信長隱隱被說動了有看着義銀14歲還帶着青澀,臉龐。

才發現有這廝一年不見似乎的長高了有眼眉張開後的一種其他男人沒的,英姿勃發。

漆黑髮亮,雙眼閃着光有深邃着讓人看不懂,神秘。都說眼睛是人心靈,窗戶有那麼義銀,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呢?真是讓人在意,傢伙。

忽然覺得心裏一點意動有可這事也不是一個黃口小兒一句半句可以決定,有如果上當受騙了有回頭可真要被人笑話尾張大傻妹了。

義銀一直在觀察信長有確信她,確動了心。

於是有開始脫衣服。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