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才不是仙人
才不是仙人 連載中

才不是仙人

來源:google 作者:關關雎鳩在河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關雎鳩在河州 奇幻玄幻 李楚南

大周末年,王室勢微,天子號令不出關中關外諸侯擁兵自重,互相攻伐,混戰不休,天下大亂,饑民,盜亂,流寇蜂擁亂世起,則妖魔現妖魔鬼怪開始頻繁現身世間,各地妖魔鬼怪傷人的事件頻發一時間流言四起,本就苦不堪言的百姓惶惶不可終日,不得不求神拜佛,祭祀各方,以求庇佑,生活更是民不聊生整個天下百姓流離,無心耕種,良田荒廢各地諸侯為維護統治,不得不停止相互攻伐,抽去大部分軍隊獵殺妖魔然終究杯水車薪,那些不世出的隱秘人士開始頻頻現身,以獵殺妖魔為己任人們將這些掌握了超越凡人力量的人群稱之為修士修士之中的佼佼者被人們稱之為修仙者……展開

《才不是仙人》章節試讀:

兩人轉身回屋,看着桌上銀兩和那壇雄黃酒,兩人爭了個你死我活。敗下陣來的徐來只能留下了那壇價值半兩銀子的雄黃酒,外加一兩碎銀。

對於香囊的里的黃色符紙,呂溫沒有說,徐來也沒有問。

呂溫小心跨過院門,回頭正準備說一聲謝謝,卻發現徐來站在門口張嘴欲言,兩人頓時心生默契,異口同聲:「走,一起去看划龍舟!」

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少年人不知不覺就遊走到了鎮中心的街上。

路橋皆由石頭打造,整個長街全由青石板鋪築,各式石板,或長或短,或寬或窄,縱橫交錯。

長街兩旁大大小小的巷子宛若一條條青龍,潛卧於古樸悠遠的高牆窄巷之間。

腳下的青石板路,果真跟村裡的滿是黃泥的土路不一樣,就算下雨天怕也不必擔心腿上沾滿泥漿,徐來如是想着,低頭看去,滿是補丁的布鞋露出了一個大拇指。

徐來掂量了一下懷中銀兩,走向一處高大門楣。

門上的油漆早已滿目全非,只有門框殘存着一抹朱紅還在昭示着這扇門曾經的風光。

門檻上坐着一位風燭殘年的婦人,腳下一個竹籃,手中捏針線,縫合著懷中布鞋。

徐來印象里,早年間不是這般景象。

十年時間,婦人懷中布鞋上被針線拉出的細細褶皺,不知怎的爬上了額頭。妙齡女子也成了滿頭銀絲。

就像門上粘貼的喜字,雖能認清卻早已泛黃,那扇依舊能被風輕輕挑弄就發出吱呀聲響的大門已是殘破不堪。

看到少年,婦人古井無波的臉上破天荒有了笑容,眼神里滿是慈愛,如枯木逢春,白雪遇陽。

婦人便是那個十年里不時往徐來院子里丟衣服鞋子的人,這是他晚上蹲在守在門口好幾個月才發現的秘密。

婦人的丈夫也是位兵卒,大婚當日被抓了壯丁。

一將功成萬骨枯,從來只有百戰將軍,哪有過百戰之士,婦人的丈夫或許早已成為其中一堆枯骨。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因戰爭而瘸腿的公公受不住白髮送黑髮人的打擊,緊隨而去。

雖說拜堂成親,卻是清清白白,這樣的女子再嫁自然不難,可女子卻是獨自苦候了十來年。

世間疾苦沒放過這心地良善之人,朱門內反多了位口不能語,只會納鞋織衣的老婦人。

悄悄將那塊碎銀子放進籃子,徐來從懷中掏出還帶着溫熱的粽子,也不見外,直接剝開遞給老婦人。

門外呂溫盯着相互依偎的一老一少,嘴上罵罵咧咧:「這風沙怎這般大,一下就迷了眼睛,你在這裡等着,我去洗洗,順變買幾個橘子!」說完頭也不回,出門而去。

此時老婦人已經沉沉睡去,徐來將其扶進屋子,拿起掃帚打掃起院子。

竹籃里,一雙沒納好的新鞋和一件青色長衫,尺寸大小跟徐來身材一模一樣。

和徐來分開的呂溫,揚起袖子擦了擦眼睛,似乎真被風沙迷了眼,一路頭也不抬,誤打誤撞進一間茶樓,一不留神撞倒了桌子。

「是誰在廁所里打燈籠,找……..」桌上坐着的正好是幾個街頭上的潑皮無賴,幾個混混滿臉怒氣,口吐芬芳,摩拳擦掌,正欲發作。

「小二,還不趕緊多加張凳子來!」,看到抬起頭有些失魂落魄的臉,竟是呂溫這個混世小魔頭,臉色大變,一邊滿臉諂媚的邀請呂溫入座,一邊大聲呵斥着。

呂溫也不多啰嗦,大馬金刀的一個人坐在上首,自顧自吃起花生,幾個潑皮趕走了店小二倒起酒來。

正當這時,茶樓里來了一位自稱是說書先生之人,衣着雖襤褸,可臉上神色盡顯得意,說是自己遊歷江湖幾十載,知那奇人異事不下千百,不過嘛,故事只說於那有緣人。

「這說書人好不要臉,一副年紀輕輕的模樣,竟敢說自己遊歷江湖上百載!」

「分明是想引人注目,好騙些茶水錢!」

茶樓里頓時響起一陣吁聲。

年輕說書人毫不在意眾人的鬨笑謾罵,眼神直勾勾盯着一旁一邊往嘴裏丟花生,一邊不停灌酒如喝茶的呂溫。

被這目光一瞧,有所感應的呂溫放下手中竹筷,打量着這個手上提着一隻鳥籠,裏面空空如也的年輕說書人,來了興緻,然後當著茶樓眾人表演起了囂張跋扈。

絲毫沒給同桌混混們一點面子,在他眼神示意下,幾個潑皮無賴安安分分將各自懷裡銀兩掏將出來,放在了桌上。

呂溫毫不客氣,將桌上一堆碎銀子捧在手裡遞給這年輕說書人,沒曾想眾人以為不要臉的騙子卻是搖了搖頭。

還以為是說書人嫌不夠,再次轉頭盯向幾個滿臉肉疼的無賴潑皮,幾個混混臉都黑了,還是規規矩矩將手伸進了懷裡,不過這次卻是只剩下一堆黃燦燦的銅錢。

「就這還出來混?丟人現眼。」

呂溫對着幾個潑皮一頓數落,卻是沒有繼續去拿桌上那些碎銀銅錢。

伸手入懷,拿出那袋和徐來爭搶了半天的碎銀子,轉頭對着一眾混混又一陣數落:「看到沒有,這才叫本事!把桌上你們那堆爛玩意兒收回去。」

年輕人暗暗稱奇,他已瞧見,那幾個原本已眼露兇狠,捏緊拳頭的混混們聽到少年這話時,身上惡念竟是消散殆盡,心頭反而升起了點滴感激。

「怎麼還嫌不夠?」見年輕說書人依舊沒接已遞到面前的銀子,呂溫面帶譏諷。

說書人依舊搖了搖頭,雖沒在手裡掂量,卻將那袋子估了個絲毫不差,心裏想着;不是說十兩嗎,另外二兩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