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玄尋道記
蒼玄尋道記 連載中

蒼玄尋道記

來源:google 作者:鷹雞廠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平安 鷹雞廠空

不聖母,不虐主,可放心食用迷迷糊糊從床上爬起,卻意外發現穿越異界外挂面板,詭異小鎮這是屬於超凡者的世界,在東方奇械與煉金科技的碰撞中我們的主角該何去何從蒸汽轟鳴,玄甲擎天,天生萬物供養生靈,生靈無物而報天地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何以為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詭異顯現,浩劫將至,命運的齒輪早已轉動,而今或將迎來終結大道在何方,舉目皆蒼茫——徐平安喃喃自語道展開

《蒼玄尋道記》章節試讀:

就在徐平安思索之際,門外再度響起了敲門聲,並傳來了秦師兄話語聲:

「徐師弟可曾考慮清楚了。」

「沃日你嘛喲,老子考慮你爺爺,我特么的是你爹嗎?你這狗東西孝順你爹有這麼勤快?」

徐平安內心嘛賣批,但是表面的笑容還是燦爛異常,畢竟人生在世演技是必修科目嘛。

別看我表面上對你友好非常,但是該賣還是得賣,該捅你十八刀就絕對不會少一刀,少一刀你都是在侮辱我。

就像此時:「唉喲,秦師兄您太客氣了,師兄再三邀請,別說區區水土不服跑肚拉稀。」

「便是是宗主大人親自前來拿把刀架在小弟脖頸上攔着不讓小弟與秦師兄一同前去,那小弟豁出這條小命也會和秦師兄同進共退。」

徐平安不知何時已經將房門打開,並以近乎諂媚的態度對秦師兄這樣說道。

各位讀者大大莫要以為我徐平安貪生怕死,此乃緩兵之計,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還是和之前的說的那樣,別看我表面對他異常恭敬,但我金手指可不是吃素的。

姓名:秦孝感

年齡:二十五歲

性別:男

身份:滄瀾宗外門弟子

狀態:已死亡

種類:人

功法:滄瀾秘典

修為:凡境(5%)

評價:剛踏入修行之路的菜鳥,你和他之間的差距或許並沒想像中的那麼大?已經死亡卻不自知,受莫名存在影響殺死所有違背規則的生命。

金手指不愧是金手指,要不是自己有面板這個可以看到他人狀態的外掛。

根本不會想到站在自己面前這個看起來和活人無異的秦師兄居然是個死人,屬實讓人瘮得慌,而評價里這殺死違背規則的生命或許是個重要信息。

「自己已經不在原來的世界了,這個世界是玄幻世界,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任何一絲意外都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我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

徐平安如此告誡自己道。

不過既然他的實力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無法抗衡,那其中的操作空間可就大了。徐平安心念一動自身面板浮現在眼前

姓名:徐平安

年齡:二十三歲

性別:男

身份:滄瀾宗外門弟子

狀態:健康

種類:人

修為:凡境(3%)

評價:剛踏入修行之道的菜鳥,欺負欺負普通人綽綽有餘,正面臨死亡危機。

不得不說這秦師兄實在怪異,幾個時辰之前還一臉陰翳,恨不得把徐平安吃了。

幾個時辰之後再來就被自己一通馬屁拍得找不着東南西北了,或許他的腦子爛完了?

徐平安這樣想到。

「哪裡哪裡,我二人哪裡有資格勞煩得動宗主那般天上之人。」

「徐師弟快快隨我一道,為兄發現了這天底下最美味的吃食,我這就帶你前去。」

秦師兄笑容滿面的說道。

「秦師兄如此盛情,那小弟就卻之不恭了,有勞秦師兄了。」

徐平安表面笑嘻嘻,但背地裡卻盤算着怎麼怎麼讓這姓秦的再死一次。

你說你人都死了還尼瑪的跑出來作妖,想弄我,那我只能再送你一程了。

就這樣徐平安跟隨着秦師兄離開了客棧來到了這熱鬧非凡的街道之上,不得不說這長河鎮雖然達不到前世現代化的城鎮的人流量,但也不遑多讓。

這大街之上人來人往,房屋林立,街邊還有各類小攤販在吆喝叫賣。

賣的東西那叫個五花八門,有賣胭脂水粉的,有賣冰糖葫蘆的,還有賣野獸皮毛的,更讓人吃驚的是連夜壺都有得賣。

屬實是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這熱鬧的場景再配上周圍這古風的建築當真給人一種別樣的韻味。

令得看慣了現代高樓大廈的徐平安感到一陣恍惚之感,彷彿在提醒着他自己已不在原來的世界了。

這秦師兄目的明確,帶着徐平安就來到街道拐角處小巷內的小攤之上。

「來來,老李頭,快給我與師弟二人一人上一份豆腐腦。」

秦師兄輕車熟路的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並對攤上正在忙碌的中年人說道。

那中年人聞言當即放下手中的活,屁顛屁顛的跑來,臉上彷彿都笑開了花。

「原來是秦爺駕臨,實在是令小人感到榮幸之至啊。」

那中年人諂媚的說道。

「好了,這客套話少說,趕緊干正事,先上兩份豆腐腦,我帶我這師弟嘗嘗味。」

「好嘞,二位爺請稍等。」

說罷那中年人又屁顛屁顛的去忙活了。

來,師弟快坐,秦師兄拍了拍身邊的凳子示意自己坐下

徐平安聞言心想到,都已經跟到這裡了,我倒要看看這姓秦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於是便拍了拍屁股坐了下來。

「師弟有所不知啊,這老李頭家的豆腐腦實屬一絕啊,我敢說師弟吃過一回便會永世難忘啊。」

秦師兄笑眯眯的向徐平安推薦道。

「哦,既然能得師兄如此誇讚,那想必自有其特別之處,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事到如今徐平安見鬼說鬼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不多時,那被喚作老李頭的中年人就拿着兩個瓷碗放到二人面前。

正當徐平安疑惑這老李頭為什麼上了兩個空碗時。

卻見那老李頭突地掏出一把刀子向自己腦袋右側太陽穴上扎去,然後這麼一轉一撬,如同切豆腐一般,天靈蓋就這樣被他給卸了下來,露出了裏面白花花的腦花子。

若仔細看去那腦花之上還有一些白白胖胖的蛆蟲在爬來爬去,令人好不作嘔。

即便如此這老李頭還跟沒事人一般,轉着沒了殼子的腦袋瓜子,對徐平安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邊說道:

「這位爺是要吃咸腦,還是吃甜腦啊。」

不知何時那秦師兄和周圍的食客也擺上了和老李頭一樣詭異的笑容,直直的盯着徐平安。

徐平安畢竟是從現代穿越而來,縱使前身身為凡境修者,自是經歷不少。

但前身記憶終究比不上自身經歷,況且如此詭異恐怖的一幕前世加今生怕是都治癒不了了。

沒有被當場嚇尿已經是兩世為人的成果了,但饒是如此也是令他如墜冰窟。

作者我認為對這種極端恐怖詭異,令人無比恐懼的情況下普通人大概被嚇破膽去領盒飯了。

但我們的主角可不是普通人(屁話他要是領盒飯了那這本書還寫個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