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藏珠
藏珠 連載中

藏珠

來源:外網 作者:雲芨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雲芨 科幻小說

《藏珠》是雲芨精心創作的科幻小說,筆趣閣實時更新藏珠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藏珠評論,並不代表筆趣閣贊同或者支持藏珠讀者的觀點。展開

《藏珠》章節試讀:

相比起屋內的安靜,院子里卻是一團亂。
徐老夫人一來,看到大家哭成一片,當即暈了過去。
二老爺徐安急忙扶住,連聲喚着母親。
不多時,徐老夫人醒來,一邊抹淚,一邊強撐着要去看徐煥:「大郎,我的大郎……」
徐家老太爺早逝,她只有兩個兒子,猛然失了一個,只覺得嘔心抽腸,悲痛欲絕。
徐安跟在後頭哭勸:「母親要保重身體,大哥向來孝順,若是知道母親這般傷心,定會難過的。」
可一個母親即將喪子的悲傷,豈是幾句話能勸住的,徐老夫人怎麼也不肯歇,非要此時去見不可。
徐安沒奈何,只得扶起她,去見徐煥最後一面。
消息已經傳出去了,刺史府的諸多僚屬,此時紛紛趕到。
長史金祿抓着問:「老季,大人真的不行了?」
季經神情木然,點了點頭。
「方司馬不是回來了嗎?請的名醫呢?」
季經悶悶道:「他自己先回的,黃大夫還在後頭……」
這位黃大夫,未必能救命,但是已經到了絕境,試一下也好啊!沒想到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金祿恨恨捶了下柱子:「怎麼就這麼巧!」
都將萬嵩衝進院子,喊道:「大人呢?老季!你騙我的對吧?大人是不是好好的?」
季經看着他衝到面前,抓住自己的肩膀,儘管被晃得頭暈,卻一句話也無法辯駁。
還是金祿喝止了對方:「萬嵩!你以為老季不想大人活着嗎?沒有人不想救大人,只是……」
時也命也,誰知道好端端的,大人竟然會墜馬,就此昏迷不醒?這一個多月來,他們找遍了名醫,都沒救回來。
萬嵩被他這麼一說,虎目含淚,鬆開季經就哭了起來。
「大人,大人!我老萬還沒有報你的知遇之恩吶!」
徐老夫人被扶過來,強忍悲痛,對季經道:「開門,老身要見大郎最後一面。」
她這個樣子,季經看着擔心,就安撫道:「老夫人慢些,您這樣大人如何放心?且緩緩,叫大夫來看一看……」
徐老夫人正難過,哪裡肯等,悲而生怒,推開他道:「當娘的要見兒子,還要你同意不成?走開!別擋着我見大郎!」
季經不敢再攔,剛要放開,方翼過來了。
他很自然地頂替僕婦,接過徐老夫人另一邊扶着,勸道:「老夫人莫急,季總管也是為您着想。大人一片孝心,往常總掛心您的身子,我們這些為人下屬的,當然要為之分憂。您慢些,方才已經厥過了,千萬不可再傷身了。」
這話說得順耳,徐老夫人這才消了怒,說道:「這還差不多,怪不得大郎看中你,往後可得好好對阿思。」
徐煥為女兒選中方翼,這不是什麼秘密,但卻是第一次在公開的場合提及。
既然老夫人開口,那這門婚事十拿九穩了。
看着方翼扶着徐老夫人過去,長史金祿拉了拉季經,小聲問:「大人沒留下隻言片語,這後事要怎麼辦?」
季經抹了抹眼淚,說道:「若是大人走了,那小姐就是我老季的主子,自然是聽小姐的。」
他和金祿這些人不一樣,主僕名分在這裡,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
金祿看着方翼的背影,眉頭微皺:「兩位小姐畢竟年幼,許多事未必能看清。」
季經聽得詫異,問他:「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方司馬他……」
「我沒暗示什麼,」金祿解釋,「只是覺得,不要太着急了。」
季經盯着他看了一會兒,說道:「你會這麼說,也就是有什麼。金長史,如果大人不在了,我們可得齊心協力守好家業,你覺得不好,一定要直說,不然誤了小姐,你我如何對得起大人?」
金祿面露為難,道:「真沒什麼,只是瞧他遊刃有餘的樣子,像早有準備似的,有些不爽罷了……」
聽他這麼說,季經不由往方翼看過去,卻見他眼睛微紅,神情控制得很完美,帶着一點點悲痛,柔聲細語地安慰老夫人,連徐安都插不上手,就這樣叫他搶了主動權去。
「是啊……」季經喃喃道。
到現在為止,方翼都沒有做得不合適的地方。可看他表現得像主人一般,自己也有一點不舒服就是了。
方翼扶着徐老夫人,一路走過去。
沒有得到季經的命令,護衛還守在那裡沒動。
方翼目光輕輕一瞥,帶着莫名的威勢:「老夫人要去見大人,你們還不讓開?」
護衛遲疑了一下,向季經看過去。
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此刻方翼竟有些不順眼,不悅地質問:「你看季總管做什麼?難道老夫人的命令還不夠?」
主僕名分在,這話自然不能認,幸好季經沖他們點了點頭,護衛們便退開了。
「老夫人請。」
方翼這才滿意,低頭對徐老夫人道:「您小心。」
徐老夫人滿心悲痛,哪裡會留心這些,邁着蹣跚的腳步進入屋子,一眼看到床上無知無覺的長子,立時就哭了出來。
「大郎!我的兒啊!你怎麼能丟下為娘自己走了……你睜一睜眼,看一看為娘啊!」
突然闖進來這麼多人,床邊的徐思連忙站起:「祖母……」
方翼說:「大小姐,老夫人來了,且讓她見大人最後一面吧!」
徐思急了:「不是,你們等等,父親他還沒……」
方翼以為她傷心過了,柔聲勸道:「大小姐也別太難過了,我們都儘力了,可惜天從不人願,等不到那一刻。事到如今,你們都要保重自己,好好陪大人走完最後一程吧。」
話音落下,剛剛替父親裹好傷口的徐吟站起來,冷冷說道:「走什麼最後一程?父親沒死,用不着!」
這話說出來,屋內哭聲一歇。
徐老夫人抬起頭,愣愣地看過去:「阿吟,你說什麼?」
「我說父親沒死。」徐吟讓開位置,讓他們看清楚徐煥的樣子,「祖母您看,父親呼吸平緩,血也不嘔了,已經大好了!」

《藏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