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寵妻:嬌軟美人太撩人
糙漢寵妻:嬌軟美人太撩人 連載中

糙漢寵妻:嬌軟美人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勇敢啵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嬌 陸司遠

【年代+糙漢+寵妻+日常+雙潔女撩男1V1】身嬌體軟的阮嬌嬌穿成了70年代的下鄉知青,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雖然容貌嬌美卻被一眾人嫌棄「長這麼看好,一看就不安分」「瘦了吧唧的,一看就不好生養」村裡的老人:「這女娃子也是可憐,生錯了年代,這麼嬌,以後誰敢要呀?」阮嬌:???村裡窮的只剩下一身力氣的糙漢子慢慢伸出手:沒人要,我要!展開

《糙漢寵妻:嬌軟美人太撩人》章節試讀:

陸司遠幹完活,拎着他的蛇皮袋就準備往回走。

阮嬌也趕緊收拾自己的東西跟上。

她有些好奇陸司遠蛇皮袋裡裝的是什麼,可又不好意思開口問。

「啊」阮嬌突然叫出聲。

陸司遠被這突然的叫聲驚的一回頭,阮嬌好好的站在身後。

「怎麼了?」陸司遠皺眉,有些摸不着頭腦。

阮嬌被陸司遠盯的有些不好意思:「那個,袋子里的東西動了。」阮嬌說完略帶尷尬的垂下了眼睛。

陸司遠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就明白了阮嬌的意思:「別害怕,袋子里是我在上山獵的野兔,沒有危險。」

「哦哦,這樣啊。」

阮嬌聽陸司遠這麼說表情也放鬆了下來,隨後又有些懊惱,她剛剛真是太大驚小怪了。

陸司遠看着阮嬌既鬆了口氣又懊惱不休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繼續走吧。」

阮嬌只顧着自己懊惱沒有注意到陸司遠的微表情,陸司遠繼續往前走,她就尷尬的跟在身後。

一開始她還勉強能跟的上,可是後來距離開始越拉越大。

阮嬌乾脆放棄了,自顧自慢悠悠的走走歇歇。這不能怪她,她實在是走不動了。

陸司遠正值青年,體魄又比一般人精壯,走起路來更是虎虎生風。

他雖然在前面走着,可是耳朵卻隨時聽着後面的動靜。

小姑娘怎麼沒聲了?

他有些狐疑的回頭,

只見阮嬌毫無形象的蹲坐在橫在地上的鋤頭柄上,雙手不停的在給自己扇風,小臉紅撲撲的,不知道是累的還是熱的。

陸司遠停下等了一會,見阮嬌沒有要起身的意思,於是折返到阮嬌面前問道:「怎麼不走了?」

阮嬌心裏有些委屈:走的那麼快,誰跟的上呀。

面上卻掛着一絲勉強的微笑:「我走不動了,想歇一歇。」聲音嬌軟十分動聽。

陸司遠一怔,他都忘了小姑娘體嬌,走不遠的。

陸司遠就這樣站在阮嬌身邊等她,不催她,也不說話。

阮嬌有些不好意思再歇,起身準備繼續走路。

「鋤頭給我吧,水壺你自己背着。」陸司遠面無表情的接過阮嬌手裡的鋤頭,鋤頭是鐵制的,對於阮嬌來說還是有些重量的,水壺已經空了,她自己背着應該沒問題吧。

「謝謝你,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阮嬌的聲音有些甜膩,她是真心感謝這個對她處處照顧的男人,可以這麼說,自從她穿到這裡,她在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的善意最多,雖然這人看起來始終冷冰冰的。

陸司遠接過鋤頭的動作一僵,敢情他替人家做了這麼多,人家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莫名的、陸司遠有些生氣。

他沒有回答阮嬌而是扛着鋤頭繼續往前走,不過這一次他刻意放緩了腳步。

「咦,我問你話呢?你怎麼不回答呀?」阮嬌鍥而不捨的在後面追問。

許是阮嬌的聲音太過動聽,也許是陸司遠感受到了阮嬌的誠意,他突然就沒有那麼生氣了。他停下腳步回首看着阮嬌:「我姓陸,名司遠,字:子安」

「陸子安,你的名字真好聽。」阮嬌呢喃着名字,真心讚美。

陸司遠聽到阮嬌真心的讚歎神色閃過一絲恍惚,他年幼的時候也曾覺得自己的表字很好聽,於是與同齡人分享,可他不曾受到讚美,反而是各種謾罵,什麼地主崽崽,反動派,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跟誰提過自己的表字,阮嬌是唯一一個。

「既然覺得好聽,那就用心記住。」說完陸司遠就神色不自然的轉頭繼續走路。

阮嬌立刻拔腿跟了上去:「當然,我一定用心記住。」

陸司遠聽着阮嬌如此有力的回答,心中閃過一絲無以言狀的甜蜜,他沒有再繼續搭話阮嬌,而是紅着耳朵繼續往前走着。

穿過一望無際的農田,三兩戶農舍終於出現在兩人眼前,陸司遠長嘆了一口氣,他第一次知道從農田到回家的路這麼難走,原本該10分鐘的路程硬是讓阮嬌走出了半個小時之久。

若不是親眼見到阮嬌滿面通紅,全身力竭的樣子,連他都要懷疑這小姑娘是不是裝的。

「你還能走嗎?前面就要到了。」陸司遠再次停下看着身後的小姑娘,

小姑娘脖子上掛着水壺,雙手撐着膝蓋上彎腰喘着大氣:「我再歇會,馬上就能走。」

陸司遠點頭,若不是怕別人見到了誤會,他都想直接扛着小姑娘走了,也不知道袋子里的小兔子是不是還活着。他輕微掂了掂蛇皮袋,袋子里傳來了微弱的動靜。還好,還活着。

「前面就有人家了,你是直接回知青點喝水,還是先在鄉親家討些水喝?」

「我現在就想喝水,可是我不認識這裡的人家,我不好意思去要。」阮嬌又累又渴,可她也真的不好意思去不認識的人家裡討水喝,要不然,再挨一挨,到知青點再說?

「我家就在這附近,要不然,你先去我家喝口水?」陸司遠一說完,就有些後悔,他和阮嬌都是未婚的青年男女,他貿然開口邀請單身女同志去自己家中,雖然是大白天也是一種輕浮的行為,很容易讓別人誤會,陸司遠抿着唇等阮嬌拒絕。

「真的嗎?」阮嬌驚喜了,她實在是太累太渴了,如果能早點喝上水,休息一會,她簡直求之不得呢。

「我們現在就走吧。」望梅止渴最為有用,阮嬌起身不再歇息,希望能讓自己早一些喝到水。

陸司遠也有些發怔,他沒想到,小姑娘就這麼不設防的答應了,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