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長生龍婿
長生龍婿 連載中

長生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長生龍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玉忠 蘇昕靈

長生三千年,秦來本以為此生都不可能有孩子,就此孤守一生,卻不想五年之前的一次衝動,他竟有了女兒……看着妻女遭受欺辱,秦來怒了三千年來,世人皆敬我畏我,豈容你辱我妻子,欺我女兒?!展開

《長生龍婿》章節試讀:

 

    他的嘴角,始終掛着那份淡淡的微笑,仿若有一種魔力,能夠令蘇貝貝心安。

 

    他俯身,想要抱起女兒。

 

    貝貝張開雙臂,想要迎上去,可緊接着,卻好似想到了什麼,趕緊轉頭看向母親,生怕母親生氣。

 

    可此時,蘇昕靈卻被氣笑了。

 

    血脈相連,又豈是她幾句氣話,就能斬斷的?

 

    「往後餘生,我來護你。」

 

    秦來一隻手抱起貝貝,另一隻手,直接將蘇昕靈擁入懷中。

 

    蘇昕靈身子一緊,想要掙脫,可秦來的力量之大,令她無法抗拒。

 

    她,認命了。

 

    「誰、誰知道你,說不定明天,又消失不見,一走,就是五年!」

 

    蘇昕靈喏喏道,淚花在眼眶閃爍。

 

    「相信我,這一次,不會了。」

 

    秦來低頭看着眼前的女人。

 

    與五年前相比,歲月並未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迹,或許這正是因為她被臨幸的緣由。

 

    可,她的眼中,卻終究還是多了幾分滄桑,多了幾分哀愁。

 

    這些,都是秦來造成的。

 

    凡人一生,不過百年。

 

    於情於理,這一次,秦來也都該守護在她們母女身旁。

 

    「媽媽,跟……爸爸,和好了?」

 

    貝貝碩大的眸子在兩人之間徘徊,奶聲奶氣地問。

 

    蘇昕靈臉頰一紅,並未回應。

 

    「貝貝乖,過兩天,爸爸幫你慶生。」秦來寵溺地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

 

    他剛才出去,便是打電話給張儒,安排關於為女兒慶生以及自己前往蘇家拜訪一事。

 

    慶生?!

 

    蘇昕靈難以置信地看着秦來,她以為,秦來並不知道貝貝的生日。

 

    畢竟,這五年,秦來根本就沒回過消息。

 

    「謝謝、爸爸。」貝貝開心得手舞足蹈,「貝貝,有爸爸了,貝貝的爸爸,是超級英雄!」

 

    不久之前,就在這個病房中,貝貝渾渾噩噩之中,並未看清秦來到底對林玉忠做了什麼,但她知道,是爸爸救了她跟媽媽。

 

    「這些年來,你,將女兒教導的很好。」

 

    秦來目光轉向蘇昕靈,讚許道。

 

    蘇昕靈輕『哼』了一聲:「輪不到你誇。」

 

    「我的妻子,只有我,才有資格誇獎。若我都輪不到,那麼,誰又能輪得到?」

 

    秦來淡淡一笑,雖聲音平和,卻給蘇昕靈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蘇昕靈急忙迴避秦來的目光:「我、我什麼時候跟你結婚了?就成你妻子了?」

 

    「倒是沒有。」

 

    秦來怔了怔,想來,也是時候去蘇家提親,見見妻子娘家了。

 

    「那你,嫁,還是不嫁?」秦來直截了當地問。

 

    「我……我嫁……」

 

    蘇昕靈緊咬着牙,聲音從牙縫中擠出來。

 

    「那便是了,去提親吧。」

 

    秦來臉上露出笑意,與蘇昕靈分開,抱着貝貝起身。

 

    蘇昕靈愣了一下,提親?

 

    現在回家,怕是會有麻煩,畢竟蘇家都是仰仗林家,而林家……

 

    秦來剛才到底是把林玉忠怎麼了?

 

    她看着病房,沒有絲毫血跡,再加上自己之前受過傷,護士只是說,在她昏迷的時候,用激光癒合技術,配合醫美,已經幫她治好了。

 

    可蘇昕靈卻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這一切,會不會跟秦來有關係?

 

    「走之前,我想問你個問題。」蘇昕靈駐足道。

 

    秦來頓住腳步,等待着。

 

    「你把林玉忠怎樣了?別是也像五年前對付押運保鏢一樣,直接丟到河裡,林玉忠跟那些人可不一樣,林家……是個我們根本惹不起的龐然大物。」

 

    蘇昕靈緊張道。

 

    若真是招惹了林玉忠,甚至把林玉忠得罪死了,那麼別說是她們三人,即便是整個蘇家,都完了。

 

    「殺了。」

 

    秦來淡淡道。

 

    ……

 

    蘇昕靈一怔,但緊接着,卻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你能正經點嗎?我現在很擔心。」

 

    「那不如說……我把他送到了,他應該去的地方。」

 

    秦來料想,如林玉忠那般,死後應該是墮入無間煉獄。

 

    蘇昕靈嘆了口氣,不再跟秦來多說,在她看來,秦來可能也有分寸,至於殺人,她是做夢都不敢想的。

 

    殊不知,當年那五名押運保鏢,也是一招斃命之後,才被丟進了河裡。

 

    「那你、你想好了,如果真的要跟我回去,要重新買身衣服,穿的像樣一點。」

 

    蘇昕靈表面上還有些抗拒,可內心卻無比甜蜜。

 

    這些年,家裏面不斷做說客,想要讓她委身於林玉忠,她都一直在拒絕。

 

    堅持了這麼多年,如今秦來終於出現了,那麼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將秦來帶回去,跟秦來做一對有名分的夫妻。

 

    「這一身,陪了我許久。」

 

    秦來皺眉看着自己的衣衫。

 

    很整潔,幾乎可以說是一塵不染。

 

    「沒錯,五年前,你穿的就是這一身。」

 

    蘇昕靈苦笑,到底是窮成什麼樣,才會一身衣服穿了五年?

 

    於情於理,秦來今天出現,都應該算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可他卻還是穿着這麼一身破衣服,顯然是生活窘迫。

 

    不過,蘇昕靈並不在乎。

 

    只要能一家三口,過上平凡的日子,就是她最大的願望。

 

    「那,便聽你的。」

 

    秦來點了點頭,並未拒絕。

 

    貝貝牽着父母的手,五年來,她第一次這樣歡快地在地上自由行走。

 

    左手牽着父親,右手牽着母親。

 

    ……

 

    蘇家,今天格外熱鬧。

 

    「奶奶,我聽說,今天林家老爺子,要去醫院臨幸蘇昕靈那個小賤人了。」

 

    「不止如此,就連蘇貝貝那個小雜種,也簽訂了協議,一身器官都『捐獻了』,聽說林家很快就會把錢送過來給我們。」

 

    「哼,這些年,因為蘇昕靈那個不要臉的賤貨,咱們蘇家丟了多少人?林老爺子不嫌棄,還幫蘇貝貝那個雜種升到加護病房,真是蘇昕靈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蘇家別墅中,幾個年輕人,正圍在蘇月蓉老太太面前。

 

    蘇月蓉聞聲,滿意地笑了。

 

    蘇家,這些年也只是因為林家,才勉強躋身江海城的三流家族。

 

    若非是當年送蘇昕靈去林玉忠府上的途中出了問題,蘇家早都飛黃騰達了。

 

    蘇家上下,視蘇昕靈為敵人。

 

    奈何,因為林玉忠確實覬覦蘇昕靈美色,蘇家也就沒有對蘇昕靈怎樣,最多只是冷言相譏罷了。

 

    正說著,外面傳來汽車聲。

 

    眾人一看,為首的一輛奔馳S450,車牌號正是林家。

 

    在這車後面,跟着一輛廂式貨車。

 

    林家的人,這是來幹什麼了?

 

    奔馳車內,後排,林家總管正在與張儒通話。

 

    「明白,此事,我定不會隨意透露那一位的身份。」

 

    就在剛才,秦來打電話給張儒,特意交代了關於兩日後,貝貝生日的事,重要的是,提到了要去一趟妻子的娘家看看。

 

    師父極少有事要他幫忙。

 

    難得開口一次,他怎能不盡心儘力?

 

    生日的事,他已經決定,以蘇家名義,邀請當地名流前來見證!

 

    至於提親一事。

 

    按照師父的性格,定然還沒能與蘇家的女子成婚,而且據他這一路的調查,近些年來,蘇家這母女兩人過的並不如意。

 

    所以,這一份禮物,若是由他出面送出,勢必影響到師父,於是便把事情交給了林家去辦。

 

    很多人知道,張儒的亡妻林桂芬,所在家族便是林家,其侄子林玉忠,藉著張儒的名聲,這些年在江海城也過得不錯。

 

    這一次,讓林家出面送禮,最為合適。

 

    張儒這般想着,在趕往江海城的同時,便先聯繫上了林家。

 

在張儒的囑咐之下,林家總管將每一個細節記在心中。

 

他雖不知張儒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按照張儒的說法,只要將這些禮物送到,不需要他多說,對方也很快就會知道,這些禮物究竟是做什麼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