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蟬聲且送陽西在線閱讀
蟬聲且送陽西在線閱讀 連載中

蟬聲且送陽西在線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寧不凡葉辰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寧不凡葉辰 玄幻魔法

【武俠+劍道+權謀+腹黑+搞笑+扮虎吃豬】天下大勢為棋盤,世間眾生為棋子,一人執黑,一人執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眾生,抬手間天地顛覆。有人溫文儒雅,算計一環緊扣一環。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脈,一步不惑,引十數顆天外隕星燃放煙火。有人劍道剛正,卻俠客獨行......有人痛極大哭,有人暢懷大笑。有一腰佩木劍的少年從世外桃源走出,看這俗世,看那江湖。 葉落忽知秋意,蟬聲且送陽西。 你好,仙俠!展開

《蟬聲且送陽西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
「無妨,」寧不凡一臉傲然:「我相信那般風華絕世之人,不會為難我一個傻子,我最憂心的是若遇到了聽雨軒的女子,如何才能拐騙…咳…如何才能交上朋友,畢竟我也是愛好琴棋書畫的淡雅之人。

二人邊走邊說,朝着天風國最近的城池方向行進,身後小七緊緊跟隨。
剛越過了一片湍急溪流,躍然眼前的是一片空曠田野,殘陽如血,醉卧林深,迎頭趕來的是朦朧的月。
走了許久,這位尊貴的公主也有些累了,絲毫沒有顧忌禮儀形象,坐在了一片碎石上歇息。
「現在已經走出山脈,」姜格指着遠方的輪廓,「那兒,就是白玉山,柳村就是隱藏在白玉山腰處,當時我為了找到你們那個村子,可是用了許久的時間,不過,一人一生只能進去一次,若是出去,便再也沒有機會進入那裡了。

寧不凡抬眼望去,只見仙山巍峨,輪廓分明,夜空里剛降下的幾顆隕星更是將仙山襯托出一股超凡脫俗的氣息。
「排行第六的不可知之地呢,是什麼?」沉默許久後,他還是打算繼續探聽前面未聊完的話題。
「……」
沒有人回答,他轉身看去,美麗的女子悄然睡去,半趴在一大石頭上,秀髮遮面,呼吸均勻。
那頭名為小七的狼緊緊貼着她的身子,趴坐在腳下。
累壞了吧,他啞然失笑,將裹着的的外衣褪去,輕輕披在這位天風公主的肩上,後退幾步,尋了個小石墩坐下,托腮望着天空的點點繁星,若有所思。
天微微亮。
遠處傳來繁雜的馬蹄聲,驚醒二人一狼。
一股鐵甲黑色重騎踏着沉重的馬蹄聲迅速向二人靠攏。
約莫三十多人,這股騎兵行進整齊,遠處煙塵瀰漫,染上一股肅殺之意,即便以未見過騎兵的寧不凡來看,這也是訓練有素的精英死衛。
「公主殿下。

為首將領下馬單膝跪地,低頭高聲喝道:「末將來遲,請治末將死罪!」
這是一鐵血漢子,肌肉橫扎,臉上有一條從眼睛下方到嘴角的猙獰傷疤,着實令人心驚。
姜格面色柔和,連忙扶起漢子,輕聲道:「胡將軍,你自小看我長大,也知我並非刻薄之人,又何必這番作為,柳村畢竟是一個不可知之地,此間情況複雜,你能及時趕來!我心甚慰,怎麼能仍對你心懷芥蒂。

胡將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殿下,此地不宜久留,自殿下入柳村,不足半日,我們便遭遇三番伏擊,皆是作尋常強盜打扮,實則是訓練有素的軍中精銳。

「二虎,你帶一半精銳,護送公主先行離去,暫回江北城,我留一半人馬去探明敵情。

江北城是天風與北滄交界處一孤城,四周皆是伏兵,此時去江北躲避是最好的選擇。
「遵命!」
一個鬍子拉碴的大漢躍下馬,把馬牽到姜格身邊,恭敬說道:「殿下請上馬。

姜格轉身看了眼毫無波瀾的寧鈺,略帶思索,又向胡將問道。
「那些,強盜打扮的軍士,與我皇族玄甲黑犀營相比如何?」
「怕是不遑多讓。
」胡將冷聲回道:「這次公主殿下前來尋訪奇人,過往路途皆由皇族鐵甲黑犀營層層把守,明面上的守衛便有四五百人,暗地裡的一流高手人數也暗藏數十,可……就在這層層把手下卻有百餘人,忽然出現這荒無人煙之處,殿下必經之地,此事甚是蹊蹺。

他冷哼一聲,森然道:「此間事了,末將必深查其中緣由,殿下不必憂心,末將必將護衛殿下安危!二虎,牽馬過來。

寧不凡俯身將耳朵緊貼地面,仔細傾聽。
「胡將軍。
」他輕聲喊了一句。
胡將也是久經戰陣之人,自然知道面前的公子哥在做什麼,他揮揮手,二虎領會其意,連忙將耳朵緊貼地面,一些紛雜馬蹄聲入耳。
「這聲音,是輕騎!」
有輕騎在四面八方迅速靠攏,人數未知。
「若現在分散逃離,必死無疑,凝聚起來衝擊一處,尚有一線生機。

寧鈺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隨意說著這些話語,彷彿此事與他的性命毫無關係。
「不可耽擱。
」胡將喚來一人讓出馬匹交由寧鈺。
他深知,此番正是尋找此人,才會遭遇如此險地,此人很重要,必須保其性命無礙。
「寧公子不怕?」尊貴的公主並無絲毫畏懼之色,她騎在黑色鐵騎戰馬,並無生澀之感。
寧不凡撫摸着黑馬銳利的絨毛,他搖搖頭:「剛剛倒是不怕,畢竟事已至此,怕也無用,而現在,我確實有些怕了。

「為何?」
「我不會騎馬,若是等會兒廝殺起來,可能會摔死。

……
「在天風國境內,行刺姜王之女,天風國公主。
擾我天風邊疆,踏我國土,這是凌辱!」胡將鏗鏘一聲拔出佩劍,仔細用手磨砂,感受劍刃的鋒利冰寒,目光一閃:「好大的膽子!」場面寂靜無聲。
他揮劍向上聲音森然徹骨:「這群不知所謂的烏合之眾,竟然膽大包天的想合圍我玄甲黑犀營?哈哈!他們不知道我們各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勇士嗎?狹路相逢,勇者勝!唯有戰爭!讓我們便從絕路逢生,眾將士!可願隨我殺出一條血路!?」
「末將願死戰!」
「末將願死戰!」
「末將願死戰!」
層疊的壯言從數十人口中嗷嗷叫喊出來,他們胸懷激蕩,熱血激昂,恨不得敵人馬上過來將之殺的七零八落。
好傢夥,寧不凡眼皮微跳,這姓胡的將軍絕對是個不得了的狠人,雖深陷算計,卻想着用三十幾人包括他自己的生命殺出一條血路,眼下士氣已經被他廖廖幾句話燃起,即便現在有安全撤退路線,這群燒紅了眼的玄甲黑犀重騎兵也絕不會後撤一步。
三十幾騎聞風而動,朝北方衝去,那是江北城方向。
不多時,前方出現一股輕騎,約莫四五十人,為首之人衣裳敞開,坦胸露腹,臉帶猙獰之色。
「殺光他們!」
「嗷嗚。
」一群賊人怪叫着向胡將等人衝來。
輕騎速度極快,一晃眼,兩撥人馬相交,金戈交加,兵器近身交接,發出磨耳嘶響。
胡將一馬當先,一劍橫胸斬殺一匪徒,錯身半提馬韁,便與匪首交上了手。
似慢實快,兩批人馬剛交匯一處便有十數人倒下,每個人都悍不畏死,鐵甲黑犀重騎仗着防具精良,佔據着些許優勢,一衝之下,反倒讓被保護起來的寧不凡和姜格衝出了包圍,他們身旁的二虎急聲道:「二位向北走,此地離江北不遠,半日可到。
末將回身相助胡總兵。

說著,他招呼着衝出的人馬再次調轉馬頭回身衝去。
又一股塵煙升起,他們的後方再次出現一波輕騎,向兩撥人馬衝來,足有數百人。
姜格聲音略微顫抖:「寧公子,你我快走,不能辜負胡伯伯一番心意。

所幸,玄甲黑犀營的馬匹皆是經過訓練的良駒,渾身鐵甲束縛,套上馬鞍,便可供人驅使,即便從未騎過馬的寧不凡,也可穩妥駕馭。
「停下,」寧不凡雙眼微眯,他最後望了眼遠處已被朦朧塵煙里陷入重重包圍的玄甲黑犀營,這些熱血男兒不知經過此役能活下幾人,或許連帶那位剛猛的胡將和二虎也會一同命喪荒野。
「你可知為何,那些人緊緊咬住胡將,二虎他們,卻放任你我二人離去?」他意有所指。
「走,往西。
」他拍拍馬頭,黑馬領會其意,調轉方向加速前進。
「北方才是江北城,我們往西?那是北滄國領地。
」姜格望着漸遠的一人一馬,高聲呼喊。
「你若想活下來,就聽我的,稍後與你細聊。

《蟬聲且送陽西在線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