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超凡兵王俏總裁
超凡兵王俏總裁 連載中

超凡兵王俏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超凡兵王俏總裁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康明陽 柳錦顏

超級兵王洛川為保護美女總裁回歸都市,本以為收拾幾個阿貓阿狗後就可以過安逸、平靜的小日子了卻不想,更大的危機像一張張斬不斷的巨網將他籠罩展開

《超凡兵王俏總裁》章節試讀:

洛川一陣無語,這妮子真是夠剛烈的,一言不合就開打。

皮鞭毫不留力的抽打過來,勁道十足,原本寬敞的大卧室瞬間就顯得狹小了,若是尋人,這般距離、這般鞭速,根本就反應不過,這要是劈頭蓋臉的來幾鞭,不毀容也得留條疤。

但洛川到底是萬里挑一的超級戰兵,面對過的兇險遠比這要強百倍,他身子一歪,輕鬆躲過柳錦希的兇悍一擊,與此同時,單臂一揮,直接抓住鞭子,手腕一抖,柳錦希就感覺身子像被吸盤拽了一下,不自覺的朝洛川撲去。

相隔不足三四米,只是轉瞬,柳錦希就落入了洛川的懷中,她竭力想躲,卻根本就掙脫不開洛川的這份「邪惡」。

眼看美人入懷,洛川更是樂的眉飛色舞,嘟起嘴巴就沖柳錦希親去了,嚇得這妮子着急伸手去擋,卻不想洛川壓根不含糊,直接就親在她的手背上了。

「嗯……嗯。」

洛川一臉陶醉的摟住柳錦希,吧嗒着小嘴,「好香的纖纖玉手啊。」

「你……混蛋。」

柳錦希氣的臉都紅了,揚起手就要煽洛川,卻不想,他一把攥住柳錦希的手腕,稍稍加力就疼的這妮子直哼哼,「喂,喂,喂,疼。鬆手。」

「鬆手可以。叫聲哥才行。」

洛川一臉跋扈的哼道,「我跟你大哥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見了我你得客氣點。」

「好,好。哥。哥。」

柳錦希倒是一點也不犟,瞬間就變了好臉,「哥,你把我弄疼了。」

洛川鬆開手,正要跟柳錦希重新握手言和,卻不想這妮子直接就提起了膝蓋,試圖攻擊他的要害,如此近的距離,迅猛之勢如過山虎狼,即便是洛川也只是蹡蹡錯開身,用大腿外側擋住了她的襲擊,若是尋人,恐怕早就被廢了。

當然,如果這是外人,洛川也不會只是單純的躲閃,恐怕手刃會瞬時出鞘,直砍向她的脖頸。

洛川的抗擊打能力自然是毋容置疑,雖然大腿有點小疼,但對他來講,壓根連眉頭都不需眨的。

他單手直接將柳錦希推到床上,煞間壓了上去,牢牢按住她的雙臂,這妮子幾次試圖起身都被洛川死死掐住了。

「你,你放開我,你個混蛋,我哥要是知道你欺負我,他定會打殘你的。」

柳錦希幾近咆哮的喊道。

床上的柳錦顏睡的很死,壓根沒有蘇醒的跡象,洛川又對柳錦希如此舉動,這讓她真正感覺到了恐懼,「你想對我們姐倆幹什麼?」

「你,雖然好看,但內心齷齪。打一見面你就認定我是壞人,我到底怎麼著你了?我長的就那麼讓你起戒備?」

洛川壓低了身子,那姿勢自不必說,如果倆人沒穿衣服的話,這可是常規動作呦,當然,洛川騎在這妮子的腰身處,俯視着那起伏不定的胸口,加之酒勁的催化,自然是有一絲罪惡的想法的。

男人嘛,面對如此誘惑,誰都會有所悸動。

雖然洛川不會亂來,但思想的閃現還是存在的。

他作勢要親柳錦顏白皙清透的脖頸,嚇的她瘋狂搖頭,聲腔中略帶幾分嘶啞,聽得出,她已經有些崩潰了,兩條小腿死命的擺動,但壓根對洛川構不成一絲的威脅,如此下去,她定是要被欺負了。

當然,在行將親上的時候,洛川戛然而止,貼近柳錦希的臉龐,輕嗅了幾下,「嗯,渾身散發出的幽香,真是迷人啊。哥都要醉了。」

「呸!」

柳錦希狠狠的瞪着洛川,罵道,「你個色狼,有本事就別鬆開我,否則,我一定將你大卸八塊。」

「拜託,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好嗎?如果我想欺負你,還會這麼磨嘰?此刻恐怕都已經得手了。真是的。」

洛川白了她一眼,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動作,起身便坐在了床邊的休閑椅上,翹起二郎腿,抱着膀子,一臉的得意,眼看柳錦希又要反撲,他索性將腿提到半空,作勢抵擋,「我勸你別做無畏的反抗了。我的身法你看不出嗎?真要收拾你,哪有你還手的機會。」

柳錦希的拳頭已經迎在半空,聽到這番話,她猶豫了下,恢復了冷靜。

她可是被倫敦劍橋破格錄取的天才,但去那待了兩個月就水土不服的回了山河,原本還可以上國內最好的大學,但她偏偏看中了山河本地的院校,沒人知道緣由,就連姐姐過問的時候也被她一概搪塞。

「行,我不跟你打。」

柳錦希也抱着膀子,重新打量着看上去邋裡邋遢的洛川,「就算你是我哥的戰友,你也沒資格住進這裡。在附近租個房子就是。大半夜的跟我們姐妹同居一個屋檐,我可不放心。就你剛剛的種種行為,我已經對你有了芥蒂。」

這妮子比姐姐性子要直,看不慣的從來不含糊,當場就打臉。

洛川生氣的斥道,「有你這麼跟哥哥說話的嗎?你姐好歹還讓我住你們負一層的保姆間呢。你倒好,直接把我往外趕。實話跟你說吧,如果我不住在這,你們姐倆可能都活不過這個月,信嗎?」

雖然話說的有點重,但洛川清楚,首當其衝要做的就是要讓這姐倆意識到危險的嚴重性,藏在暗處的敵手之前之所以沒動手,就是一直在觀察時機,現在錦繡集團包括她們背後的柳氏家族在整個山河都岌岌可危,背後有人想侵佔巨額財產,醞釀了一個大局,一切準備就緒,只等最後拉弦。

「嚇唬誰呢?」

柳錦希自然不信,這麼多年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哪有人敢對她和姐姐下手?

真不明白,這段時間姐姐也疑神疑鬼的,非要招聘什麼保鏢,招就招吧,整點戰狼2上的那種又帥又厲害的哥哥也行,非搞這麼一個貨,看着就礙眼。

「行,你跟我來。」

洛川沒再廢話,直接朝柳錦希的房間走去,「待會你就知道了。」

卻不想,推門而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床上散落的小衣物,白色的、黑色的蕾絲花邊,甚至還有一條是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