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凡煉仙
超凡煉仙 連載中

超凡煉仙

來源:google 作者:江湖小蝦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彼南 都市小說 黃毛

平凡的少年趙彼南在一次偶然間獲得一對玉鐲,從此他的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神話里的故事都是真的,人還真可以羽化成仙,御劍飛行不在夢想,眨眨眼便可日行千里,簡直刷新人生觀展開

《超凡煉仙》章節試讀:

林間小徑,趙彼南和吳盈雪並排走在石板路上,兩人沉默無語,產生了莫名詭異的寂靜。

還是趙彼南率先打破了寧靜,看着手上的玉鐲說道:

「這東西真的那麼神奇?竟引得有人願意拼盡性命來搶奪。」

「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法器本就是無價之寶,更何況是可以隨意改變自身屬性,如此貴物,真是前所未聞。」

吳盈雪轉頭看着趙彼南說:「你認識我?」

「對啊。」趙彼南用手轉動玉鐲,從裏面流動出複雜的咒文,「前年有個校園選美大賽,我可是投出了寶貴的一票呢。」

轉眼對視着吳盈雪迷惑的大眼睛,笑道:「你難道不知道?」

吳盈雪好像想起了什麼,氣的鼓起了臉,但最終還是沉住了氣,雙手背在身後。

「算啦,還是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

「趙彼南。」

「哦!」

隨後又陷入無盡的沉默當中,兩人從小徑的岔口走出,步入涼亭,面對面安靜的坐着。

趙彼南通過一路的躊躇,終於下定決心對着吳盈雪說:

「修仙者真的存在嗎?」

「當然,凡有所記皆成現實,如果說沒有,那又怎麼解釋未知的現象呢。」

「那麼,像我這種凡人也可以修仙嗎?」趙彼南充滿期待的盯着吳盈雪,對於答案的渴望從未如此強烈。

「這……」吳盈雪在趙彼南滿是期盼的眼神中敗下陣來,隨即回復道:

「也許吧,但要堅持,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既然錯過了最好的修行年紀,往後的路就會變得更加艱辛了。」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趙彼南瞬間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沒想到自己童年所幻想的一切也有能成真的可能。

「那我應該怎麼做?才能變得和你一樣厲害。」

「這個嘛,罷了,我就好人做的底吧。」吳盈雪從肩上的小包中掏出一幅羊皮紙,遞給趙彼南。

「此引氣入神章就轉送給你了,不是什麼太高級的秘籍,別嫌棄就行。」

「這怎麼可能!」趙彼南手握此紙如獲至寶,雙手戰戰兢兢的收下,激動的心情連俏臉都浮現紅暈。

見趙彼南如此激動,吳盈雪也變得不知所措起來,這真的是最基本的入道法門啊,怎麼像是得到絕世秘技般興奮。

「只要勤加練習將你的法器激活,或許就可以事半功倍也說不定。」

「真的嗎?」

「真的吧。」

吳盈雪也沒有底氣說道,畢竟自己才修鍊十幾年,有許多事情自己也不懂。

「那真的是太感謝了,等哪天我一定要請你吃頓大餐。」趙彼南收好秘籍,恰好聽見手機的鈴聲。

接通後,便聽到李木染焦急的聲音。

「都兩點五十了,你咋還沒到學校,不會去找黑心作坊硬摘玉鐲了吧,別干傻事,我會想辦法的。」

「沒事,我一會兒就到,你先去考試吧。」

掛斷手機,趙彼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想問的東西還有很多,但還是跟吳盈雪告了別,轉身向學校跑去。

等到達考場還差一分鐘開考,監考老師見趙彼南氣喘吁吁,汗流滿面,擔心的問道:

「這位同學沒事吧?」

趙彼南擺擺手,他感覺從未有過如此的清爽,彷彿感覺自己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回到座位,滿腦子都是有關玉鐲與秘籍的事,導致時間很快,考試便結束了,走出校門,迎面便撞上百無聊賴的李木染。

「我滴老哥,你可算出來了,來,試試新的電鋸療法,保證玉鐲完整切斷。」

趙彼南笑着搖搖頭,伸着手給李木染看,不看不要緊,一看便瞬間被李木染的雙手抓住。

「沒了,全沒了。」

「什麼沒了,我的手還在這啊?」

「那麼帥氣的鐵手竟然消失了,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去你大爺的。」趙彼南拍了一下李木染的小腦袋瓜兒,「走啊,今晚上那快活呀?」

「唉,我就不去了,家裡還有點事還沒處理完。」

「啥事啊,這麼嚴重,緊急不,要我幫忙嗎?」

「也就收購一個公司吧,讓我回去漲漲經驗。」

「焯,你走,你走,別讓我看到你。」

李木染沖趙彼南做一個白眼,說道:「那我走了,明天見!」

「拜拜!」

兩人在揮手後告別後,趙彼南獨自走在黃昏的餘光下,眼中仍看着那透着綠色幽光的玉鐲。

「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激活呢?還真是費腦筋啊。」

伸手想把它拔下來仔細觀察,卻像是吸在手腕上一般,無論怎麼用力都拿不下來。

「到底還是個邪門玩意兒啊。」

趙彼南無奈的嘆口氣,突然聞到小吃街的香味,就暫且把這煩惱拋在腦後,向著美食進發。

等回到公寓已經是傍晚六點,拖着疲憊的身軀走回家中,坐在沙發上剛想打開電視消磨時光卻想起一件大事。

伸手從褲兜掏出皺皺巴巴的羊皮紙放在玻璃桌上,上面用紅字標出的繁體中文令人眼花繚亂,關鍵還是文言文,讀起來好生不自在。

但好歹自己內心強大,終於靠着翻譯軟件理解的一部分,立馬盤腿而坐,控制周身氣流吸入腹部又呼出濁氣更新,隨着血液流經全身脈絡,趙彼南感覺自己彷彿得到升華一般,體驗到莫名的清爽。

在手腕玉鐲詭異的綠光照耀下,淡淡星光逐漸彙集丹田,形成不斷的脈衝碰撞着自身,加固中心氣場。

「呼。」待趙彼南再一次睜開雙眼,已經到了半夜,通過這次的修行,自己終於懂了古人為什麼一閉關就一年半載,原來時間還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脫下輕薄的外套,走進淋浴間,享受着水流在體表徘徊,不知為何,自己的雙手好像與水流融為一體,有一種回歸本源的熟悉感。

趙彼南緩慢的睜開雙眼,透過濃密的睫毛,看到自己的雙手的同時差點被水嗆死。

我的手怎麼變成水了?

趙彼南急忙拉停水閘,卻沒有力氣,雙手軟趴趴的垂立跨間,像是從沒有長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