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超凡棄婿
超凡棄婿 連載中

超凡棄婿

來源:外網 作者:蘇淵江雲煙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淵江雲煙

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搶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錢雙手還被廢了;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卻突發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 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超凡棄婿》章節試讀:

第9章被潑髒水「這個逆子,敗壞我林家名聲,當初就不該讓他進家門!」

老太太怒拍床頭,厲聲道:「回去後,我要讓老三好好管教他,若是管教不好,我拿他們試問!」

林興學一臉笑容。

功勞他攬了,鍋蘇淵背了。

林初墨手裡的資源項目必然歸屬於自己。

簡直完美!不多時,外面來了電視台記者,採訪老太太,宣傳醫院。

林興學哪裡放過這等好機會,在林老太和林家親戚一致口徑下,將功勞攬到林興學一人頭上。

經過記者渲染、包裝,林興學立馬成了與劉老並駕齊驅的醫界新秀。

蘇淵下了樓,看在林初墨站在大廳。

蘇淵問:「你什麼時候下來的?」

「你和劉老在走廊說話的時候。

」林初墨神情複雜。

回想起那些醫生對蘇淵的尊崇,甚至劉老的敬重,林初墨很難接受這一切。

有一種被欺騙,被戲弄的感覺。

這個為了50萬,丟棄男人尊嚴,當上門女婿的男人,居然還會醫術?「你是想問,我怎麼會醫術吧?」

蘇淵猜到了女人心思,聳了聳肩道:「我說實話,你別怪我。

我所了解的醫術,都是從網上查來的。

」「查來的?」

林初墨瞪大美眸,就這?「是啊,我之前就說了,我姐姐重病後,我就經常去逛醫學論壇,看一些醫學方面的書籍。

曾經我在一個帖子里看到相關病例,跟老太太情況差不多,這才死馬當活馬醫的,你該不會以為我是什麼神醫轉世吧?」

蘇淵反問一句,立馬被林初墨否認了。

「怎麼可能,你這點能力我還是了解的。

」林初墨氣不打一處來,美眸流露幾分氣惱:「我說你膽子也太大了,隨便看個帖子,就用在奶奶身上,萬一出事了,你該怎麼辦啊?!」

蘇淵詫異問:「你在關心我?」

林初墨一怔,立馬撇過頭道:「誰關心你,我是怕你連累我!」

此時,她想起之前冤枉蘇淵,包括後續對蘇淵的不信任,內心頗為愧疚。

不過,心性高傲的她,是不會向蘇淵軟語,更不會道歉的。

「死丫頭,你怎麼在這兒啊?!」

一對夫婦衝進了醫院,正是丈母娘王翠蘭,還有老丈人林海東。

「死丫頭,你大伯大姑一家全在樓上,你下來不是被他們說閑話嗎,抓緊上去!」

王翠蘭嘴碎個不停,還回頭看着身上掛滿背包的林海東罵道:「讓你拿個東西磨磨唧唧的,快點啊!」

林海東抱怨道:「裏面都是你的化妝品和鞋子,你拿試試!」

「你還跟我頂嘴,要不是你媽添事,我現在還在馬爾代夫做spa呢!前天剛出門,剛下飛機就回來,真是晦氣!」

王翠蘭罵道,然後掏出口紅和小鏡子補妝。

蘇淵過去幫老丈人拿背包。

林海東態度還算和氣問:「蘇淵,你奶奶怎麼樣了?」

林初墨擔心蘇淵亂說話,搶先道:「奶奶已經脫離危險了,醫生說沒什麼大礙,這其中也要多虧……」林初墨想幫蘇淵邀功,卻被王翠蘭閑言碎語打斷:「老太婆有點病不正常嗎,一點小問題,大驚小怪的。

」補完口紅,王翠蘭瞥了蘇淵一眼道:「你,把東西放電梯上,別上去,省的給我丟人!」

蘇淵埋頭搬東西。

王翠蘭對他看法比其他親戚還多。

蘇淵入贅,讓她失去了一個招金龜婿的機會。

反觀大伯家女兒林雪麗,找了一個上市公司高管老公。

比較之下,丈母娘心裏更不平衡了。

王翠蘭在電梯口扇風,監督蘇淵搬東西。

上下打量蘇淵一身地攤貨,哪裡有半點貴族氣質,一看就是山溝里的窮人。

她嫌棄翻着白眼,回頭對林初墨道:「丫頭,我和你爸在外面認識一個高富帥小伙,家裡開油礦,一年最少七八千萬,回頭你好好聊聊。

」林初墨生氣道:「媽,你是不是又擅自把我照片和電話給別人了,你這樣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我怎麼沒考慮你,這廢物入贅沖喜快滿一年了,到時候你把他踹了,還不是要找個男人?」

「我說的不是這件事。

」林初墨十分抓狂。

蘇淵搬完東西,轉身要走。

王翠蘭問:「哎哎哎,你現在回去,把家裡地掃了拖了。

」「我要照顧姐姐。

」蘇淵皺眉。

「你說什麼?我50萬白花的?在我這兒你就是下人,讓你去你就去,還敢犟嘴?!」

王翠蘭掐腰尖聲道。

蘇淵攥緊拳頭,咬着牙,又緩緩鬆開。

他不想爭辯什麼,轉身離開了醫院。

來到對面等公交車。

忽然,一輛商務豪車停在醫院大門口。

江雲煙及唐風等人從車上下來,急匆匆跑進醫院大樓。

蘇淵微微一愣。

她來幹什麼?蘇淵也沒往深處想。

兩人不過一面之緣,談不上熟悉,沒必要打招呼。

到家裡蘇淵將屋裡屋外清掃一遍,忙到大晚上才停下來,坐在沙發上休息看電視。

「今天下午,在我市第一醫院搶救室發生奇蹟一幕,大學醫學教授林興學憑藉他卓越的醫學能力,將九十三歲老人從死神手裡奪回,而這位老人恰好是他的母親……」新聞畫面中,是林興學的採訪。

「姓蘇的窩囊廢,你個天殺東西!」

還沒見到人,王翠蘭尖銳罵聲已經傳來。

王翠蘭踢開門進來,林海東也是滿臉難堪。

林初墨跟在後面,她的臉色不太自然。

「你個狗東西,你想死,自己找根繩子上吊,別連累我們一家!」

王翠蘭看見蘇淵坐在沙發上,猶如煤氣罐炸了一樣吼道。

「老太太什麼人,你還敢招惹她?你不找死嗎?!滾出去,你這個喪門星,滾!」

蘇淵一臉迷惘。

自己救老太太,還有錯了?「媽,我都說了,是蘇淵和劉老救了奶奶,大伯不僅沒幫上一點忙,反而差點害了奶奶,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

」林初墨無力道。

看她疲累的樣子,路上解釋許多遍了。

「丫頭,你被灌什麼迷魂湯了,還為他說話?」

林海東低沉道:「你大伯是我們林家醫堂董事長,又是醫科醫學教授,他懂得知識最多。

反觀蘇淵,一無是處,右手還殘廢,你告訴我他能救你奶奶?」

林初墨啞口無言。

的確,若不是她親眼所見,她也不會相信是蘇淵救了奶奶。

蘇淵冷眼目視一切。

他聽明白了,他走後,那幫親戚把髒水全潑他身上了。

蘇淵完全不想解釋什麼,冰冷道:「說吧,你們想怎麼樣?」

王翠萍、林海東均愣住了。

平日蘇淵被罵,唯唯諾諾,完全不敢還口,如今怎麼換了個人似的。

「還問我怎麼樣?我看你腦子是進水了!你害老太太,簡直畜生不如,給我滾出去,滾出林家!」

王翠蘭猙獰吼道。

她心疼老太太?當然不是。

老太太見了他們,遷怒之下把林海東手裡產業收回去,一下子損失好幾百萬。

她是心疼錢啊!林海東放下背包,坐在蘇淵對面道:「不是我想怎麼樣,是老太太要把你怎麼樣。

等老太太出院了,會召開一次家庭會議,到時候你該離婚離婚,該坐牢坐牢。

」「爸……」林初墨欲要說什麼,被王翠蘭拽到一邊。

「怎麼樣?」

林海東敲着腿,喝着茶水輕蔑道。

他和王翠蘭料定蘇淵不敢應下。

這大半年相處,他們對蘇淵是了如指掌。

一無背景,二無本錢,還有個拖油瓶姐姐,他要是離開林家,撐不了半個月就會餓死。

至於坐牢,他更不敢了。

二人甚至已經看到蘇淵跪求他們網開一面,不要把他趕出家門。

蘇淵看着他們高人一等的姿態,說實話,他已經煩了。

「這林家,我也呆膩了。

」「如果初墨要離婚,我便離婚。

《超凡棄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