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豪強婿
超豪強婿 連載中

超豪強婿

來源:google 作者:葉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逍 尹冰蝶 都市小說

少爺,一年後便是族會,你若不離婚就無法回歸家族,這意味着什麼,你應該清楚多說無益掛掉電話,葉逍深吸一口冷氣,忽地一笑身份?名利?家產?這些東西,根本不及她的萬一展開

《超豪強婿》章節試讀:

在場其他人都精明的很,見陳文舉這一副激動的樣子後,全都紛紛湊上前細細觀摩起那副字帖。

能讓陳文舉出現這等表情的,可着實不多見。

”這是……王羲之? ”

”天吶!這,這該不會真是書聖王羲之的真跡吧? ”

”很像,真的很像!我對王羲之的字帖,尤其是草書也算略有研究,這幅即便不是真跡,那也絕對算是高仿中的精品!賣個十來萬不成問題! ”

”…… ”

聽着眾人的議論,馬文濤臉上笑容頓時一僵,心中也突然有種和巨額財富擦肩而過的空落落之感。

”這群人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 ”

而尹雲山此刻也反應過來,看着那字帖最後所書 ”王羲之 ”的三字落款,整個人都不淡定起來。

他忽地有種直覺,這幅字帖,很可能是王羲之的真跡!否則怎麼可能會被人用這種特殊手段隱藏起來?

真要是一副高仿贗品,還需要這般費周章地遮掩?

旋即尹雲山目光頓時投向那還在死死盯着那副字帖的陳文舉,在眾多人中也只有他最為權威。

”陳大師,您,您之前那句價值千金,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字帖…… ”

”呼…… ”

這時陳文舉也收回目光,輕吐一口氣,在又看了葉逍一眼後嘆道: ”恭喜你啊,你有個好女婿。 ”

”此番我也看走眼了,之前那副民國的仿真畫作不過是障眼法而已,真正有價值的,是這幅字帖。 ”

”如果沒看錯,這就是流落民間多年,且一直未有下落的十七貼中一段。 ”

嘩!

場中頓時一片嘩然。

十七貼,那基本代表着書聖王羲之草書的巔峰水準!

即便只是其中一段,那也絕對是國寶級別的文物!至於其價值更是無法估量,莫說十萬了,上百萬肯定是有的。

”哈,哈哈哈! ”

尹雲山自然也聽過十七貼的大名,頓時狂笑起來,直接死死抱住葉逍還不由分說地在他臉上狠狠親了兩口。

這女婿,簡直就是塊寶啊!

一噴嚏打出來一副十七貼來,這他媽是要徹底發達的節奏啊!而且自己的家庭地位也絕對會瞬間提高!

”錢退你,再給你十萬賠償金,我不賣了。 ”

一臉陰沉的馬文濤說著就要收回那副字帖,可剛一伸手就被早盯着他的葉逍擋下來,字帖也被葉逍麻溜收走。

”收了我們錢,給了我們發票,可就由不得你說不賣了,難不成還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耍潑皮么? ”

”說的沒錯!馬文濤,你但凡還要點臉就給我閉嘴,而且這啞巴虧你吃的可不冤! ”

”把字帖還回來! ”

馬文濤怒喝了聲,臉色更為陰沉,大有一言不合就徹底翻臉,動手明搶的節奏。

而且在他這種人看來,一副國寶級的字帖,也絕對值得他為此做任何事了。

然,就在馬文濤招呼着店裡夥計,關上門準備直接明搶之際,一道冷喝卻令其臉色又是一變。

”哼。 ”

”馬老闆的膽子可真大啊,當著我陳某人的面就想壞這一行規矩? ”

陳文舉,他馬文濤的確惹不起。

目光一陣陰晴不定後,馬文濤便沖陳文舉拱拱手想要說點好話,再許以重利讓他幫自己把字帖留下。

可還沒等他開口,陳文舉便率先開口打斷他: ”什麼也不用說,古玩行最講緣法,此物因這小夥子重見天日,況且這筆買賣也已然成交,那就理當歸其所有。 ”

”之前你有意坑人家,身為局外人的我不好多說,可現在你若想反悔,哼,那今後也沒繼續在這一行混下去的必要了。 ”

有了陳文舉率先仗義執言,其他人也都開始紛紛對馬文濤一陣口誅筆伐,完全站在了尹雲山一邊。

”簡直太過分了,連最基本的誠信都沒有還混個屁啊? ”

”就是,馬老闆,贏得起也得輸得起,可莫要小了氣量。 ”

”我看啊人家老尹之前說的很可能是真的,這馬文濤就是故意設計害他,這不,報應立刻來了。 ”

”…… ”

馬文濤見狀,一時感覺有些騎虎難下。

其他人還好說,可那位鑒寶樓第一品鑒師陳文舉,他可真心惹不起。

思量再三,馬文濤又道: ”行,字帖可以歸他,但再額外給我五十萬賠償,不過分吧?畢竟寶貝是從我這裡流出去的。 ”

”陳大師,您說呢? ”

原本這要求也算是合理,不過陳文舉轉念稍想了下,又看了葉逍一眼後,不動聲色道: ”過不過分,還要對方說的算。 ”

葉逍聞言,沖陳文舉感激一笑,顯然,這陳文舉是在幫場。

於是乎,葉逍連理都沒去理馬文濤,直接走到門口推開門,回頭沖尹雲山一笑: ”爸,咱該回醫院看一看媽了吧?畢竟馬上就要做手術了。 ”

”沒錯! ”

尹雲山當即應了聲也扭頭就走,看得馬文濤就跟生吞了一堆死蒼蠅一般,臉色鐵青一片,別提多噁心了。

而在出門後尹雲山又停下腳步,想起馬文濤之前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後,回頭又沖他冷笑了下。

”老馬啊,為表謝意回頭去我家,我請你喝茶啊! ”

”嗯,正好咱家還有點茶葉渣子,招呼馬老闆,應該正合適。 ”

葉逍笑着接話道,和尹雲山一唱一和,好不默契,氣得馬文濤直接抄起之前尹雲山所拿的那塊硯台怒砸在地上。

唉,人家好好一塊硯台,即便是贗品也沒招誰惹誰啊,着實可憐。

”小兄弟,等一等! ”

陳文舉後腳就追出去叫住葉逍,走上前後小聲問道: ”小兄弟,你之前是不是就已經看出什麼來了? ”

”這份眼力,就連陳某可都有佩服的份兒了啊。 ”

”哈哈,陳大師您過獎了,您還不了解我這女婿,在古玩行就是小白一個,這次也純粹是運氣爆棚而已。 ”

葉逍聞言,笑着點了點頭: ”是,我爸說的沒錯。 ”

”小白么? ”

陳文舉在心中又嘀咕了下後,也笑了笑,道: ”今天的事相信很快就會傳出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二位應該明白。 ”

聞罷,翁婿倆臉色都微變了下。

”陳大師這話,何意? ”葉逍不動聲色問道。

陳文舉連連擺手: ”小兄弟別誤會,只是給你們提個建議,可將十七貼放到我鑒寶樓,並簽署正式的代為保管協議。 ”

”這樣一來,我鑒寶樓會將其放在展廳,供諸多同行參觀,當然,每個月還會向你們支付五萬的展覽費。 ”

尹雲山一時有些心動,不自禁地看向葉逍,見他也點頭示意下後便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每月五萬,還能獲得鑒寶樓一份天大人情,這放在之前可是尹雲山想都不敢想的。

目送葉逍,尹雲山離開後,陳文舉不由地一笑。

”年紀輕輕,就能如此藏拙,不簡單,着實不簡單啊。 ”

中心醫院,特護病房區。

尹雲山一路走來,也誇了葉逍一路,並且還明確表示,今後誰要是再攛掇自己這吉祥物女婿和女兒離婚,他第一個不答應!

做人,不能不講良心不是?

走進病房,見何秀蘭正在追劇,尹雲山當即拿過遙控器直接關掉電視,直接把十七貼小心翼翼地展開來。

”來來,老婆,看這裡!這可比那破韓劇要好看多了,價值千金的寶貝! ”

”…… ”

接下來就是尹雲山一陣德瑟,還把葉逍好一頓誇,聽得何秀蘭一陣狐疑,不由地看向葉逍。

這個廢物,還有這等逆天氣運?

”媽,的確是真的。 ”

”今後您的醫藥費完全就不用發愁了,安心養病就是。 ”

說著,葉逍目光掃了病房一圈,卻見尹冰蝶不在。

”媽,冰蝶呢? ”

”哼。 ”

何秀蘭又白了葉逍一眼: ”都請了好幾天假了,再請下去就要被開了! ”

”要是你但凡爭點氣,蝶蝶都不用這麼辛苦!沒用的廢物! ”

……

金果集團。

打車趕回來的尹冰蝶剛一到公司前台,就見一群人正圍在一起看着一段視頻,一邊看還一邊議論着。

”這男的好吊絲啊,居然假扮富二代,而且還悲催地一開始就被拆穿了,看這意思,那女的應該是他老婆閨蜜吧? ”

”哼,要我說這拜金女才可惡,真他媽不要臉。 ”

”嗨,畢竟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嘛,來來來,一起留言聲討那個拜金女,還我大濱海一片凈土! ”

”…… ”

尹冰蝶一時好奇,也湊過去看了下,發現這是某手上的一段視頻,點擊量近億,已進入爆火小視頻行列。

然。

當尹冰蝶看清楚視頻中那對男女後,頓時杏目圓睜,檀口微張,整個人都石化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