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好運神醫(書號:5116)
超級好運神醫(書號:5116) 連載中

超級好運神醫(書號:5116)

來源:google 作者:周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凡 奇幻玄幻 楊叔

簡介:他被欺壓得忍無可忍拿板磚砸包工頭腦袋,卻從板磚里掉出了一本生死簿!於是,一段蕩氣迴腸的裝逼之旅開始了!展開

《超級好運神醫(書號:5116)》章節試讀:

等周凡一走進去,吳嬌立馬轉頭道:「婉兒,我總覺得這人有些眼熟啊!」

楊婉兒點點頭,「他和我們是一屆的,就是那個畢業後和我爸一起在工地上做事的周凡。」

「我想起來了!」吳嬌激動得一拍手道:「我記得你爸每次故意讓他送你一起去上學,每次把你送到寢室後他就逃難一樣跑了!」

說到這兒,吳嬌臉上的笑容慢慢浮現起來,「當時看着他應該是喜歡你吧,不過他一直有些自卑,所以不敢追你吧?」

「不是自卑!」

楊婉兒一臉篤定地道。

她從小就和周凡一起玩,自然知道周凡是什麼人,不管面對富人權貴,周凡從來沒流露出自卑過。

其實是因為當時有一個富二代在追自己,周凡被那富二代威脅,才選擇了放手。

想到這兒,楊婉兒忍不住嘆了口氣,一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答應那個富二代,真不知道周凡能不能理解自己的心思。

吳嬌眯了眯眼睛,八卦之魂已經熊熊燃燒起來了,神秘地問:「既然不是因為自卑,那為什麼後來故意躲着你和那個富二代啊?」

楊婉兒白了他一眼,「我怎麼知道,沒準是人家看不上我呢?」

「你胸這麼大,誰不想追你啊!」吳嬌笑嘻嘻說著,伸手捏了一把。

「你討厭!」

倆個女孩說著便鬧了起來。

就在這時,周凡已經走了出來,看到吳嬌把楊婉兒的曖昧地互抓,忍不住輕輕咳嗽了兩聲,「我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

兩個女孩趕緊鬆開手,楊婉兒俏臉直接紅到了耳根。

吳嬌一臉氣憤地轉過頭來看着周凡,正想埋怨,卻發現周凡手裡端着一個盤子,疑惑道:「你把剩菜端出來幹嘛?」

「不是剩菜,洗完菜我順手把芹菜給炒了。」周凡笑了笑,把盤子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怔了一下,吳嬌很是疑惑地看着周凡,「一個大男人還會做菜?別浪費食材了吧!」

「是不是浪費食材,你嘗一下就知道了。」

周凡嘿嘿笑着道。

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不到十歲就把院長的炒菜功夫全學會了,在大學時因為沒錢也都是自己做飯吃。後來到工地上又經常做飯給工友吃,燒菜的功夫已經是爐火純青了。

不過,這兩個美女看着盤裡的芹菜炒肉,臉上儘是懷疑。

筷子和碗都拿來後,楊婉兒先拿筷子夾了一截芹菜放進嘴裏,眼睛瞬間放光,不住地點頭,「好吃!真的好吃誒!」

「你別演戲了。」吳嬌哼了一聲,很是鄙視地夾起一塊芹菜放進嘴裏。

接着便只見到他臉上的表情開始迅速變化,嚼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真的好吃……呸!好吃個屁!放這麼多肉,會不會省錢啊!」

說著,吳嬌站了起來,哼了一聲,「不罵你了,我去添飯了。」

周凡無奈地揉了揉腦門。

三雙筷子,吃了十分鐘,終於一碟子的菜見底了,便見到吳嬌一臉幸福地揉着肚子,「不得不說,這芹菜炒得還真是不錯。」

說到這兒,吳嬌突然道:「我要上廁所了!」

「剛吃完你就要拉啊?」楊婉兒一臉奇怪。

「你也要拉!」吳嬌說了一句,拉住楊婉兒便往廁所走,轉頭對着周凡說了一聲:「我們上廁所了,你看店。」

周凡正疑惑時,一轉頭忽然見到門外一個寬腸大肚的光頭走了進來。

那光頭向著診所裏面看了幾眼,大步走了進來叫道:「吳嬌呢!她怎麼躲起來了!讓她出來!」

周凡馬上反應過來,原來吳嬌是在躲這個光頭啊!

他趕緊放下碗筷,笑呵呵地站起來,對着光頭道:「吳嬌有事出去了,我是這的夥計,你有事和我說就行了!」

光頭甩給了周凡一個白眼,「一邊玩去,我找的是吳嬌!」

「你是看病的吧,來來來,大兄弟你先作坐下!」周凡說著,直接便把那光頭給拉着坐下了。

那光頭想站起,卻被周凡給硬摁了下去,頓時也有些哭笑不得,「我不是來看病的!我……」

「噓,別打擾我診斷!」周凡直接呵斥住了他,一隻手把在了光頭的手腕上開始切脈。

與此同時,周凡把生死簿在眼前展開,對着光頭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他媽不是來看病的……」

「我問你名字!」周凡瞪了他一眼。

光頭被周凡的眼神有些嚇住,本能地說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雞從良!」

周凡:「雞從良?」

「我是甄姬的姬,姬從良!」光頭咬牙道。

「咳咳,好!」周凡尷尬地點點頭,在生死簿的病簿上寫出光頭的名字。

一看到生死簿上寫的東西,周凡頓時樂了,「大兄弟,恭喜你,你得了痔瘡!」

「我去你大爺,老子得痔瘡你這麼高興!」光頭氣得又要站起。

周凡把他又給強摁了下去,一臉認真道:「我當然替你高興啊!今天就能治好,難道不應該高興?」

光頭道:「我去了這麼多家醫院都沒治好這痔瘡,別蒙我了!」

周凡一臉篤定,「大兄弟,你今天就在我這治了!要是沒治好,這店就歸你了!」

話音落下,只聽得從廁所里傳來一聲響,似乎有隻貓在竄,又似乎有人把那隻貓給摁住了。

光頭往廁所方向看了一眼,轉頭對着周凡道:「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讓你治,不過,沒治好別怪我把你店搶了!」

「好嘞!」周凡笑呵呵地點頭,終於站了起來,一臉認真地道:「治療痔瘡,主要有兩點!」

「第一點,那就是用施針,我一針下去,立馬見效!」

說著,周凡沒等光頭反應過來,直接掏出一根針,扎在了光頭身上。

「你想死啊!」光頭捂着自己被扎的手臂大叫起來。

周凡迅速把生死簿上姬從良後面「痔瘡」二字給去掉,抬起頭來看着光頭道:「怎麼樣,是不是已經好了?」

光頭驟然怔住了,呆了半晌,揉了揉屁股道:「誒……還真的好了!我屁股不疼了啊!我每次拉屎屁股都疼,我正好有感覺了,到你們廁所拉泡屎試試!」

「廁所壞了,我治完你回去再拉!」周凡把他拖了回來,一臉慈愛的笑容,「剛剛那一針只不過是我醫術的一點皮毛而已,接下來,我要說說最重要的第二點了。」

一針就治好痔瘡,光頭差點要把周凡當神醫,虔誠地看着他,「醫生您說!第二點是什麼?」

「第二點呢,就是葯補了,一針就只好你的痔瘡,你想想,會不會複發?」

「肯定會複發!」光頭忙頷首。

周凡笑了笑,「你說對了,為了防止複發,那就得葯補,我這有一隻痔瘡膏,你用了之後一輩子都不會複發。」

「醫生,實在太謝謝你了!」光頭抓住周凡的手用力搖着,簡直如同見着了親生父母,忽然又拍了拍腦袋道:「醫生,我懂了,您剛剛說的這雙點,叫做雙管齊下!」

「你說對了,看病呢就講究一個雙管齊下!」

周凡一臉篤定道。

就是雙管齊下才能要到更多錢啊!

不過這句話他可不敢說出來,微笑着道:「醫者仁心,這一隻痔瘡膏就成本價賣給你了,五千。」

「行!」光頭立馬就點頭答應了,笑呵呵地上來接過周凡手裡的痔瘡膏道:「吳嬌還欠我十萬,現在只欠九萬五千了!」

周凡:「……」

光頭手裡捏着一支成本五塊錢的痔瘡膏,激動得行路生風,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小夥子不錯,吳嬌竟然請來這麼棒的醫生。」

看着他的背影,周凡頓時有些欲哭無淚,合著自己忽悠了半天,一毛錢都沒撈着啊!

就當是給自己當個宣傳吧。

周凡也只能這麼想。

等光頭走了出去,他才對着廁所幽怨地道:「人都走了,屎可以拉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