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級狂兵
超級狂兵 連載中

超級狂兵

來源:google 作者:錢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芳 現代言情 錢峰

一代兵王回歸都市,本想安穩隱退,但,各路美女紛至沓來,於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兵王再次屹立,誓要踏上巔峰!展開

《超級狂兵》章節試讀:

某處銀行內,警方拉起了警戒線,利用警車作為掩護,嚴陣以待。在銀行內,一夥匪徒正持槍頂着人質的腦袋,兩個匪徒看守大門,還有一部分在逼迫着銀行的櫃員往袋子里裝錢。

外面看熱鬧的人群有很多,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一個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一手拿着電話,一邊衝著電話里大叫:「什麼,你說她在銀行里取錢?」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電話那邊,是一個遲暮卻中氣十足的聲音。

白色體恤的青年叫錢峰,特種兵王,這次來上京市是為了保護一個目標人物,同時調查蛇組織的存在。

「讓讓!」錢峰一邊往人群里擠,一邊尋找警方中的領頭人物。

很快,他看到了一個美女警花,似乎是指揮者,擠着人群走了過去。

走到美女警花身邊,他被兩名**攔下來,神色嚴肅:「無關人等後退!」

「哎,你別耽誤事,讓讓!」錢峰隨手將那名**撥到一邊,湊到美女警花面前。

警花轉頭看了他一眼,眉頭緊皺,聲音拔高了幾分:「鄭明,你怎麼回事,這人怎麼過來的?」

「哎,你別往前走!」

說話的功夫,錢峰已經越過了警戒線,兩名犯罪分子的槍口已經對準了這裡。

「老頭子,你和他們說吧,真麻煩!」懶得和他們廢話,錢峰把手機塞到美女警花手裡,趁機解開她腰間的槍袋,拿出手槍。

「砰砰」兩聲槍響,在警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門口的兩名匪徒倒了下去。

此時銀行內,領頭的匪徒疑惑的轉過頭,用着英文衝著門口大喊了一聲:「喂,老二老三,不是和你們說了嗎,這裡是中國,別亂開搶!」

門口沒有回答。

他有些疑惑,朝着門口走過去,剛推開門,就見到一個青年走了進來。

「你……」他的話還沒說完,青年直接抬起手,槍聲不斷。

彈無虛發,領頭的身後的五名匪徒腦袋上多了個窟窿,全都倒地身亡。

「咔嚓,咔嚓……」手槍沒子彈了。

匪徒的首領在經歷了短暫的驚嚇之後,抬起槍就要扣下扳機,可這個時候,他發現眼前的青年不見了。

「嘿,我在這。」錢峰拍了拍匪徒頭子的肩膀,一個槍托把他砸昏過去了。

銀行大廳內,人質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全都抱着頭。錢峰咧開嘴笑了笑,朝着一個穿着黑色職業裝的看起來二十四五歲的女人走了過去,問道:「你是吳芳?」

「是我。」吳芳頭髮散亂,勉強還能保持最基本的鎮定。

「你跟我來。」

帶着吳芳走出去,錢峰徑直走向美女**,一瞬間,所有的槍口都對準了他。

遞過手槍,從美女**的手裡接過電話,好像只是隨便做了一件小事,笑了笑道:「槍還給你,不客氣。」

在美女**發獃的時候,錢峰帶着吳芳穿過人群,消失在了街頭。

等美女**反應過來時,錢峰已經消失不見了,一名**湊上來,問道:「陳姐,要不要發佈通緝……」

「不用了!」美女**臉色煞白,剛剛電話中,那個人竟然是上京市軍區的總司令。

目光驚疑不定,又帶着好奇,美女**很好奇,剛剛那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來到上京市是為了什麼?

已經離開的錢峰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美女**盯上了,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他正坐在一家音樂餐廳內,對面坐着的就是他此次的目標任務,吳芳。

吳芳,性別女,二十四歲,製藥公司總裁,剛剛接了一個國家s級保密訂單,研製一批抗癌藥物。

這是錢峰之前從軍區司令那裡得到的信息,具體的,還要聽聽眼前的這位美女總裁怎麼說。

「什麼,你要做我的貼身保鏢?」在錢峰說完後,吳芳的臉色陰晴不定,貼身二字咬的非常重。

「當然。」點點頭,錢峰一手搭着後椅,一邊翹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不行!」吳芳想也不想的就拒絕,堂堂一家公司的總裁,這要傳出去,她的臉還往哪裡放?

對此,錢峰毫不在意,站起來拍拍手就要走人:「行啊,那你再遇到這種事,我可懶得去管。」

剛剛那起搶劫案,說是搶劫,不如說是打着搶劫的幌子,要帶走吳芳。在打暈匪徒頭子前,錢峰發現那些人的手臂上紋着一條蛇,和他要消滅的目標一致。

這樣一個組織,怎麼會為了錢發愁,仔細一想,就能發現其中的貓膩。

吳芳沒想到錢峰說走就走,她也是一個要強的女人,沒有去求,任憑錢峰離開。

從音樂餐廳出來,錢峰攔了一輛車,和司機師傅說道:「**局。」

到了**局後,美女**正好從現場回來,車上還壓着被打昏的匪徒頭子。

走過去,美女**發現了他,眉頭皺了皺,問道:「你還有什麼事?」

彎下腰,錢峰嬉皮笑臉的問道:「美女,給我兩個小時的時間怎麼樣?」

「公然調戲**,你想進去喝茶嗎?」美女**胸口劇烈起伏,這還是第一個敢和她說話這麼輕佻的人,但偏偏對方身份不明,認識軍區司令,她又不能輕舉妄動。

沒想到錢峰答應的很乾脆:「好啊,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你……」美女**一口氣沒上來,氣的把火發在了旁邊偷笑的同事身上:「笑什麼笑,趕緊幹活!」

短短的功夫,錢峰已經進去了,隨便找了個辦公桌坐下,手指敲着桌面,一副領導人的樣子:「美女,給我兩個小時和這個搶劫犯談談,如何?」

這個時候,美女**才知道他指的不是自己,氣憤的衝著錢峰叫道:「起來,這不是你坐的位置,犯人你也沒權利審訊!」

「是嗎?」錢峰嘴角彎起,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老頭子,我公安局了。對,是蛇,但他們不讓我審訊。」

電話掛斷,錢峰氣定神閑,這裡看看,那裡摸摸。

美女**很生氣,又拿錢峰沒辦法,更何況剛剛錢峰打出去的電話,讓她眼皮直跳。

果然,樓上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局長匆匆忙忙的跑下來,握住錢峰的手:「哎,同志,來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你要審訊犯人是吧,小陳,你去安排一下。」

小陳就是美女**了,她叫陳懷安,從業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錢峰這種不要臉又拿他沒辦法的人。

她賭氣的去了,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呢?

局長見錢峰年齡不大,背景卻這麼深,有些小心翼翼的旁敲側擊:「請問,你隸屬哪個部隊?」

「不該問的別問!」錢峰冷眼相待。

過了一會兒,審訊室那邊準備好了,錢峰趕走了所有人,關閉攝像頭,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匪徒頭子一眼就認出這個以一己之力擊殺自己全部隊員的人,他的小隊在僱傭兵界怎麼也算有些名氣,可這次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搶都來不及抬,人就死光了。

這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連帶着面對錢峰,都恐懼感十足。

錢峰渡着步,也不問話,沉重的壓力籠罩在匪徒頭子心頭。

終於,他崩潰了,哭喪着臉求饒:「大哥,求你別再走了,我說,我全都說!」

「是嗎,全都說?」錢峰表情玩味。

匪徒頭子用力點頭:「什麼都說!這次搶銀行是我一手策劃,我和我的兄弟們來自國外,是僱傭兵,排行第一百三十。」

「哦,我要知道的不是這些。」錢峰露出惡魔般的獰笑。

匪徒頭子怕了,問道:「該說我我都說了,再沒了……」

「是嗎,那不該說的呢?」錢峰臉上的笑容意味深長,指着匪徒頭子的手腕,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沒時間,你自己介紹一下吧。」

匪徒頭子臉色一變,慌忙解釋:「這個只是我們的紋身!」

「你以為我會信!」錢峰的臉色變冷,一把扯掉身上的T恤,露出滿是疤痕的身體。

在他的身體上,同樣紋着一個紋身,只不過不是蛇,而是一直禿鷲。禿鷲不止食腐,在食物短缺的情況下,他們也是吃肉的!

「你……你……你是……」匪徒頭子瞪大眼睛,變得結巴起來,身子不停的顫抖,抖得和篩糠一樣。

「是我,禿鷲,現在知道,為什麼我留你一條命了吧?」錢峰的目光逐漸變冷,思緒回到了兩年前的越南叢林,單活紛飛,隊員一個一個的倒在他的身邊。

最終,他一個人衝出重圍,踩着血與肉,食着肉和骨,帶着血與恨。

這次來上京,也是他自己要求的,在聽說蛇小隊出現後,他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仇恨。

他記得一句話,是蛇組織對他說的,現在他原封不動的還給了匪徒頭子:「你們說,蛇多了,是可以纏死鷹的。但老子不是鷹,是禿鷲,專門盯着你們這些滑膩的噁心東西,殺個乾淨!」

「不……不……」匪徒頭子怕了,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為什麼是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我記得當初我們搜尋了所有的戰場,一共正好五具屍體。」

「是嗎,五具屍體,呵呵!」咬着牙齒,緊握拳頭,錢峰的目光中怒火噴薄而出。

「老子的五個隊員,你們拿命來償!」

「砰」的一聲,一支筆穿透了匪徒頭子的咽喉,釘在身後的鐵質椅子上,撞得粉碎。

匪徒頭子腦袋後仰,脖子上一個血洞,喉嚨里發出咔咔的聲音,目光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

站在審訊室中,錢峰久久不能平靜,這不是結束,只是一個開始。

過了一會兒,心態慢慢恢復平和,錢峰拿出手機,撥通原先的號碼:「老頭子,找人處理一下,這些事不能讓當地警方知道。」

「你個小子,老子每次都給你擦屁股,情況怎麼樣?」

「是他們。」

電話那邊沉默,過了一會兒,老頭子嘆了口氣,聲音忽然變得肅殺死:「無論如何,給我剷除他們,我會讓當地警局配合你!」

「是!」錢峰立正,敬禮,聲音洪亮。

從審訊室中出來,錢峰特別找到美女**說道:「別讓人進去,一會兒會有人來處理。」

錢峰離開後,陳懷安終究沒忍住,推開門進去。

一陣血腥味撲面而來,匪徒頭子已經死了,她忍不住蹲在地上乾嘔起來。

吐了一會兒,她才提起力氣從審訊室中退出來,故作鎮定:「封鎖現場,禁止任何人入內!」

同時,她看向錢峰離開的方向,目光更加的驚懼和好奇。

從警局中出來,錢峰攔了一輛車,準備去看看美女總裁怎麼樣了。這次的任務是老頭子親自派發的,一生沒有求過人的他,這次給了錢峰莫大的特權。

剛上車坐穩,就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打來的電話,按下接聽鍵後,傳出一個很妖媚的女人的聲音:「禿鷲嗎,你再不過來,你的小情人可就要出事了。」

「小情人,是你嗎?」錢峰調笑道。

那邊語氣有些嗔怒:「哼,就知道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剛剛目標人物回到公司,我見到敵對公司帶着人來了,現在他們正在會議室,我進不去。」

「好的小情人,等我。」

電話掛斷,錢峰目光逐漸變冷,給司機加了雙倍的錢,讓司機以最快的車速開到芳華製藥公司的總公司大樓。

下車後,一個穿着職業裝的女秘書已經等在樓下了,朝着錢峰走過來,一手扶着黑色眼鏡框,屁股一扭一扭的:「剛剛會議室內有爭吵的聲音,好像是談合併的事,會議室在七樓。」

「好,我上去解決,你在這幫我看着。」錢峰伸手拍了下秘書的屁股,從樓梯直奔七樓,速度比走電梯要快上一倍。

到了七樓,就聽到會議室里傳出一個男人帶有威脅的大叫聲:「方晴,我告訴你,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一個國家級項目,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樣子,你有這個能力嗎?」

「王公子,我有沒有能力不是你說的,你想要吞併我們公司,想都別想!」

「一家小公司而已,老子看中的不過是你的項目,你應該感到榮幸。如果我是你,一定乖乖脫光衣服,爬到老子的床上,也許服侍的好了,還能讓你爽一下!」

「你!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