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級上門狂婿
超級上門狂婿 連載中

超級上門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醉清風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淵 秦若雪 都市小說

入贅三個月,被美女老婆嫌棄窩囊,被勢利長輩鄙視沒錢,被腦殘小舅子羞辱無能......他們不知道的是,我,武縱四海!醫冠天下!富,可敵國!展開

《超級上門狂婿》章節試讀:

第1章 廢物林淵

「老婆,休息會,來喝杯咖啡吧?」

「不喝!」

秦若雪啪地一聲合上筆記本電腦,臉上露出厭惡之色,「我說林淵,你除了每天在家打掃衛生做做家務,你還會幹什麼?你還能幹什麼?!」

「我這不是還會手磨咖啡嗎?老婆你嘗嘗,味道很不錯的。」

林淵腆着笑臉,絲毫看不出半分被罵的覺悟。

「你!」

秦若雪剛剛站起的身子差點打了一個趔趄,一口氣悶在心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不行,一定要離婚!

等明天爺爺七十大壽過完就離!

自從三個月前,林淵成了她的上門丈夫後,她就沒有一天順心過。

曾經她還在心中期盼着,雖然林淵看起來是個廢物,但或許只是沒能找對方向,自己沒準能夠將林淵給**出來呢?

然而結果很快讓她大失所望!

讓林淵去上班,他能夠將客戶給氣走!

讓林淵去開車,他能夠把車開河裡去!

甚至讓林淵做了一次飯,他差點沒把家裡給點了!

也就是洗洗碗,拖拖地,才能勉強做好。

換而言之,在秦若雪看來,林淵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如今,在秦家那些人的刻意宣揚下,整個雲州市上層幾乎都知曉了她秦若雪嫁了一個廢物,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本身秦氏集團就已經耗盡了她的心力,回來還要面對這麼個廢物,耳邊不時能夠聽到眾人的嘲諷,這讓她對林淵的態度實在是好不起來,若非家族原因,她早就離婚了!

可即便是家族的原因,她心中此刻也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離婚!

哪怕拼着在秦氏集團的所有股權都不要了,也必須離!

「好吧,不喝就不喝,老婆你什麼時候想喝了,我再給你現磨。那老婆你先忙吧,我繼續打掃衛生去了。」

見秦若雪臉色不太對,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林淵咧嘴一笑,打了個哈哈,轉身去找自己的抹布和小水桶去了。

秦若雪冷着臉不接話,默默地收拾了一下東西,拿着車鑰匙就要出門。

她一個閨蜜從Y國回來,要在這住幾天,她去機場接一下。

只是,邁步剛走到門口,她又忽然回頭,衝著林淵冷聲道:「記住,你的身份是一個鋼琴師,我跟我閨蜜講過你是學鋼琴的,你一定要給我假裝好了,露餡的話,這個月的生活費一分錢都沒了!」

丟下話,秦若雪轉身大踏步離去。

很快,外面傳來一陣跑車的轟鳴聲,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駛出別墅,朝着遠處疾馳而去。

別墅大門口,林淵端着那杯手磨咖啡,目光眺望着離去的跑車,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笑意,絲毫看不出半分氣惱。

對於秦若雪,他的確氣惱不起來,若非對方十年前無意中救下出了車禍的自己,恐怕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他林淵這號人了!

只是……

「鋼琴師么?」

林淵嘀咕自語,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哎,老婆啊,你對我還真的是一無所知啊,這還需要假扮嗎?」

Y國最著名的白廳會場中心,他都去彈奏過。

「算了,還是先把家裡給收拾乾淨吧,免得待會老婆回來,又得罵我給她丟臉了。」

轉身,林淵樂呵呵地拿起了抹布。

這套別墅位於雲來山莊邊緣,無論地段,還是價格,在雲州市都是數一數二的豪宅,面積自然也不小。

林淵花費了將近半個小時,這才收拾的差不多。

叼着一根煙,林淵走到別墅大門前的台階上坐下,休息起來。

還沒一會,外面響起一陣由遠及近的轟鳴聲。

緊接着,在整個雲州市幾乎都見不到一輛的蘭博基尼毒藥緩緩停靠在別墅大門前。

一位梳着大背頭,戴着墨鏡的英俊青年笑眯眯的從車內鑽出,朝着別墅門口的林淵快步走去。

到了林淵面前,那青年臉上表情瞬間嚴肅起來,恭敬開口道:「王爺,你讓我查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秦家眾人,恐怕會在明天家主秦天河的七十壽誕上對嫂子發起攻訐,到時候,應該就能夠徹底達到你的目的了!」

「知道了!」林淵淡淡點頭。

見到林淵如此淡定,絲毫不關心其他事的模樣,英俊青年有些無語:「我說王爺,你該不會真就打算徹底在這裡歸隱了吧?就在這當一個家庭婦男?這要是讓咱們那些老對手看到,恐怕得笑死啊!」

作為林淵的手下,暗夜的首腦級人物,英俊青年太明白林淵的身份了。

做一個家庭婦男?

那是他曾經想都不敢想像的事情!

見林淵無動於衷的樣子,英俊青年不得不補充道:「你失蹤的這段時間,整個地下世界已經徹底亂套了啊,若是繼續下去,恐怕全球都要產生一次大動蕩了,到時候咱們恐怕也得被波及,您還不打算出山么?」

這一次,林淵終於有了回應。

目光在英俊青年臉上看了看,笑着道:「動蕩就動蕩吧,我已經累了,現在我要守在我老婆身邊,調查的事情既然已經完成了,就趕緊滾吧,還有,腳別踩上來,我剛擦的地被你弄髒了啊!回頭老婆又要罵我了!」

此話一出,英俊青年臉上表情頓時一窒,隨即訕訕的將腳從台階上拿下來,無奈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有事招呼!」

丟下話,英俊青年乾脆的轉身,駕駛毒藥離開。

「唉,又得擦地,真的是!」林淵無奈起身,將方才英俊青年踩過的地面認真擦拭乾凈。

這一幕,若是讓那英俊青年看到,恐怕得跳起來怒吼:「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跪着求我過去,我都不過去,你竟然還嫌棄我臟?」

當然,這一切,那英俊青年是看不到了。

將地面擦拭乾凈,林淵默默等候着秦若雪歸來。

……

隨着夕陽落幕,外面終於響起一陣跑車轟鳴聲。

緊接着,秦若雪的那輛紅色法拉利緩緩駛入別墅車庫。

坐在台階上的林淵見狀,臉上頓時露出笑意,連忙起身朝着法拉利跑過去。

車門升起,秦若雪的身影鑽出,另一側同樣鑽出一道靚麗身影。

那是一個滿頭金髮的大夏國人,看上去似乎是個混血兒,長相倒是不比秦若雪差到哪裡去。

跟秦若雪點了個頭,林淵走到混血美女面前,笑着伸手道:「你好,我是若雪的老公林淵,想必你就是若雪的閨蜜唐怡吧?」

「嗯!」唐怡點點頭,看着林淵的打扮,不僅沒握手,反而眉頭微微皺了起來。